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千寻
  正襟危坐,慕容郬恢复一张无分毫表情的棺材脸。

  他生气了?宫晴的目光落在慕容郬身上,他没说话、没多余动作,可她就是明白,知道他在生气。

  为什么呢?她讲错什么话了吗?

  这是萧瑛第一次被人无视,他冷淡一笑,扬声问:“贺心秧……本王好奇,不知大人是怎么认识贺姑娘的?又怎会在短短的几日内决定婚配?”

  说到“短短几日内”,萧瑛的口气之酸,酸到慕容郬都忍不住侧目看他。这家伙,也在妒嫉?。

  “秧秧是下官的邻居,两家交情很好,我与秧秧往来密切,华儿几乎是秧秧陪伴长大的,她是个好姑娘。邑县相逢,她只身一人,便留住下官家中,朝夕相处,两人渐生感情,秧秧不介意委身于我,于是进京之前,我们成了亲。”

  她说的句句实话,可听在萧瑛耳里却是满篇谎言,因为他早已用枫余居的桂花糖测试出贺心秧并非京城人士的事实,于是认定宫节与贺心秧两人是套好了说词。

  只不过有一事他始终想不通,宫节一生未离开过京城,而贺心秧不是京城人士,他们是在哪里、又是在什么时候建立的深厚感情?

  想到“深厚感情”四个字,一把无明火迅速窜起,萧瑛咬牙说道:“既是如此,本王在此恭喜宫大人新婚志喜。”

  “多谢王爷。”

  “既然宫大人已经有了新妇,想必很快就会有孩子。”

  这是什么问话?难不成他知道什么了?宫晴抿了唇,她弄不清萧瑛的意图,不知该怎么回话。

  “想来公事、家事定会让宫大人忙得不可开交、分身乏术,既然如此,就把萧霁交还给本王亲自管教吧。”

  这话是赌气、是幼稚、也是失了沉稳,可这当头,一个制止不住的冲动,话就这么不顾后果的说出口了。也许萧栤说的对,他这个人,太容易被感情左右。

  帝者,有欲无爱、有情无心,因此是最不可信之人,而他如同萧栤所言,确实成不了一个称职的皇帝。

  此话出口,萧瑛错愕,急急想收回,可泼出去的水怎么收,没想到宫节一句——“萧霁是谁?”让他的错愕更甚。

  他不知道谁是萧霁?!

  所以……他根本不是宫节?!

  第五章  真相(1)

  盛夏,天气热得人快要熬出油,幸而杏芳斋前头种了好几棵大树,枝叶茂盛,冠盖云集,遮天蔽日,浓荫覆地,遮去了霸气的日头,带出几分凉意,在外头当值的风喻和小四说笑了两声,擦了擦额头汗水。

  “方才王爷回来,我见他的脸色不大对劲。”小四用袖子扇了扇凉。

  “这些日子以来,王爷的脸色几时对过,他啊,肯定还在介意贺姑娘嫁给宫大人。喜欢就抢呗,王爷权大势大、钱又多,还怕抢不赢吗?干嘛闷在心里头发大火。”风喻不以为然的咕哝着。

  “跟你讲过几百次,王爷不喜欢贺姑娘。”

  至于在意……多少有一点吧,前两日他刻意绕到“那边”找何竞说几句话,终于见到闻名已久的贺姑娘,乍然看见那张脸,他狠狠的吓了一大跳,像看见鬼似的,连连倒退好几步。没想到天底下竟有这么像的两个人,王爷真该去查查,她和关倩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你不懂啦,真正喜欢一个姑娘,就会像王爷那样,患得患失、神不守舍的。”风喻挺挺胸,说得很懂的样子,虽然他没什么经验,但男人喜欢女人那套,他看过很多。

  小四没好气地瞥了风喻一眼。他不懂?天底下再没人比他更懂他们家王爷了,王爷才不喜欢贺心秧咧,他只是、只是……旧情难忘罢了。

  “不说这个,宫家那个华哥儿好像已经进去挺久了?”小四问。

  “是挺久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过是个小屁孩,但王爷和慕容公子好像挺看重他的,嗯……不必怀疑,肯定和贺姑娘有关,爱屋及乌嘛。

  风喻傻笑两声,小四知道他在想什么。真是的,他这人有病啊,明明讲过那么多次了,王爷不喜欢贺心秧,他怎么老讲不听?

  算了算了,他又问道:“你有听说吗?王爷不娶惠平郡主了。”

  “讲到这个,”风喻精神来了,他站直身子,往小四那里靠了靠。“今儿个晚上你要不要去参加庆祝会?”

  “什么庆祝会?”

  “庆祝大伙儿死里逃生啊,一人出一两银,厨房要开大灶,满府下人要热热闹闹替咱们逃出生天庆祝一番。”

  小四笑了,王爷养这群下人真不晓得做啥,没有成王这条快捷方式,王爷不晓得还要多费多少精力才能把局势给扳平回来,偏生大伙儿高兴成这样,还办庆祝会,真是……不过,虽然很没良心,他还是笑着凑上去,低声问:“一两银子要交给谁?”

  杏芳斋外头虽热,但小四和风喻两人心情好得只差没哼小调了,但杏芳斋里头,表情凝肃的萧瑛可是让站在桌前的宫华背心微凉。

  他怀疑,让气温下降的不是屋里四周摆放的冰块,而是萧瑛那张寒脸。

  回到王府,萧瑛就让人把宫华给找来,慕容郬原本想退下的,萧瑛却几句话把他给留下。

  他说:“郬,你不必避开,这件事原本早该让你知道,瞒着是因为时机未到,现在皇帝益发枯槁,也许三年不到,朝堂就要变天,你心里早一点有底也好。”

  因此现在慕容郬就坐在萧瑛身侧,看着自己的徒弟,满脸羞惭、低头不语。

  “还不说实话吗?”

  萧瑛轻哼一声,宫华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六皇兄……”

  宫华扯扯嘴唇,半晌才喊出一句多年不曾唤过的称呼,这称呼却让慕容郬惊讶不已。

  宫华唤王爷六皇兄?难不成宫家与当今皇帝有亲戚关系?不对,他联想起如意斋里王爷与宫节的对话——把萧霁交还给本王管教吧。

  萧霁?他就是没死成的萧霁,是先皇一心想立的东宫太子、未来的王储?慕容郬看着宫华,目不转睛。

  “当年我亲手把你交给宫展,嘱咐他,好好照料你长大,便是他手段再高,也不可能欺瞒宫节和吴氏,自他们眼皮子底下换了儿子,却全然不知,何况当时真正的宫华已经死去。说,那个宫节到底是何人假扮?”

  宫华……不,是萧霁,他面有难色地看着咄咄逼人的萧瑛,这种事他要怎么说才能解释得清楚,可眼下不解释哪成?

  “他的确不是宫节,她是宫晴,宫华的小姑姑。”

  这几句话让慕容郬的心湖掀起万丈波澜。宫节竟是……女子?

  难以言喻的情绪一古脑儿涌上,像前仆后继的大浪,打得他头昏脑胀,满脑子里只容得下一件事——宫节是女子、宫节是女子……

  同样的震惊也压上萧瑛的心,他不是宫节而是宫晴,那么……两个女人怎能成亲?换言之,成亲只是临时之策,不管是为了替宫晴隐瞒身分、为帮苹果隐瞒怀孕事实,都能达到效用。

  说不出胸口那个感觉是什么,是失而复得的欢喜,还是事实迫人的震撼?

  可是不对……不通,还有哪个部分是接续不上的……

  萧瑛举杯,喝光满盏茶水,他转着杯子、闭上眼睛,细细分析……半晌,他放下杯子,沉声问:“难不成你打算说服我,当姑姑的会认不出朝夕相处的小侄子,还是要让我相信,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竟能通古今、知政事,断案如神,见识远远超过大部分男人?”

  萧霁死死咬住下唇,实情如果能够讲得清楚,他早就将一切都招了,哪会两边瞒、双方骗,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不想说?你这是在维护谁?宫家吗?你真把自己当成宫节的儿子、宫展的孙子了?”

  萧霁苦了舌根,不是不想说,是说不清呐。六皇兄又没穿越过,这种事没亲身经历,谁会信?

  萧瑛的耐心很好,但事关贺心秧,先前他会对宫节冲动,现下自然会对萧霁咄咄逼人。

  “也好,你就当自己是宫家人吧,好好去念你的书,考你的科考,安安分分当个官儿,终此一生。”说着,他转过头,再不看萧霁一眼。

  “六皇兄,不是……”萧霁被他急得想跳脚,问题是,跳脚萧瑛也不会放过他。

  “不是什么?这几年来,我冒着生命危险为你谋画,为父皇留下的一纸遗诏,倾尽全力要扶你登上大位,没想到你连几句实话都不肯讲,我这是何必呢?何必让自己腹背受敌,一边应付萧栤,一方面还要应付你这个白眼狼。”

  这段话又让慕容郬再大吃一惊,之前所做、所布局之事,他竟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萧霁铺路……

  消息虽震人心,可这么一来,许多他想不通的谜底全揭开了,难怪当初一个区区七品县官迟迟未上任,萧瑛会派出大批暗卫找人,因为他在意的不是那个七品县官,而是萧霁。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