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荣华富贵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5页     千寻
  梦中,他很烦,烦到说不出话,他从屋前逛到屋后,走过屋里每个角落,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连冰箱、垃圾桶都逐一翻过,突然,灵光闪过,他终于记起来自己要找什么……

  他醒来,用弹跳的方式,在床上坐直!

  他在找艾筱枫,找那个虽然没彻底离开他的生活,却让他思念到不行的女生。

  他无法忍受空气里闻不到她的气味,耳朵听不到她的脚步声,厨房里没有她的锅铲声和食物香气,他无法忍受看不到她的睡颜,听不到她的聒噪声。

  他懂了,朋友是一种随时会中止的关系,再好的朋友都一样。而他……不想她离去。

  品桦的话像当头棒喝,打醒对爱情鲁钝的他。

  他明白了,艾筱枫对他不只是友情,他不要让她消失在生活里,他无法在失去她的情况下,活得安适愉悦。

  他了解,彻底清楚了。

  所以和艾筱枫扮演男女朋友的时候,他那样自然顺手,潜意识里,他早就当她是女朋友;所以他喜欢艾家大大小小,胜过罗家那对有家教、有学识的父母亲;所以就算后来,艾筱枫一样送饭过来,但没了她的陪伴,他食不知味。

  原来,最棒的不是她的手艺,而是她的真心,原来,他最想要她的感情,要她的真心真意,他要她,绝不把她让给表弟。

  拿起手机,他自私地不管现在几点钟,直接拨过去。

  凌晨三点十七分,艾筱枫接起电话,她以为在自己「喂」一声之后,他又会把电话挂掉,像过去十几天做的那样。

  因此她迟迟不说喂,只把耳朵贴在手机边,倾听他细微的呼吸声。

  「筱枫,你在吗?我是叶子……你睡了吗?如果你睡了,那我只跟你说几句话……」

  几句?不要,她想说很多很多句。

  慌慌张张地,她开口,「我没睡,我很清醒。」

  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是这样,睡到半夜,忽然清醒,想到猪肉没腌,明天来不及给叶子做烤肉……然后,失笑,她再也不必为他做早餐了。

  电话那头,传来松口气的长叹声。

  「筱枫,你仔细听,我不想跟你当朋友了。」

  乒乒乓乓,她本来要走下床的,可是没站稳,摔倒!

  膝盖痛,她没发觉,只一心想着,和叶子,连朋友都不能当了吗?

  是他自己想的,还是罗品桦的要求?

  这个人怎么那么绝对啊,人的一生又不是只有婚姻家庭就足够,还要许多朋友来支持啊……她开始掉泪,闭上嘴巴,拒绝沟通。

  「我想清楚了,朋友是一种不可靠的关系,随时随地可以断、随时随地可以离去,我不想你离开我,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

  嗄?她有没有听错?他说不当朋友,是想更进一步,而不是拉开距离,女朋友啊……她继续掉泪,这回不是因为伤心,而是为着高兴。

  她找到拖鞋,穿上,打开房门,走出去。

  「不对、不好,不要当女朋友,女朋友也会离开,你可不可以当我的妻子?我们一起上班下班,我们一起睡觉吃饭,我们一天在一起的时间要超过二十个小时,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对这种关系感觉厌烦,但是我不会,我想和你在一起,每天、每个钟头、每分钟……」他茅塞顿开,越说越欢欣。

  她还是在哭,哭得很凄惨,但泪水里挂着笑容。她让手机紧紧贴住耳朵,不肯放。

  「是我不对,我太慢想清楚,品桦说我是爱情残障,我承认。我只会发脾气,从没深思自己的愤怒是源自哪里?告诉你,我知道了,看不见你,让我愤怒;你送便当来,却不进来陪我说话,我气到想抓斧头砍人:以励的手搭在你肩膀,让我气得跳脚;还有,他不应该亲你,因为……」

  她屏住一口气,静静等待。

  「因为那是我的专利,我是尤加利树,无尾熊不可以乱乱吃别种食物,你是我的……」

  叶子开始语无伦次,说的话完全没有逻辑组织,但是她好爱听。

  「我真的想你,却不知该怎么说起,我对品桦很坏,是因为你不在。你不在,我对谁都很烂,我知道他们在背后说我更年期提早报到,错了,我是情绪失调:你不在,我就乱了套……筱枫,我好想你、好爱你、好想见你……」

  声音低了,他从来没这样纷乱过,原来这就是爱情,他果然鲁钝得很,搞了那么久,都弄不清。

  「真的那么想见我?」她的声音里带着哽咽。

  「很想、很想,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你在房间里面吗?」

  「对。」

  「那你走出来,不要走得太快,先打开电灯,再进客厅,然后打开门……」

  她说了不要走太快,但是他没听她的,他开电灯开得很快、走路走得很快,在她说到打开门时,咻地,门就被打开了。

  四目相对,一张惨白的脸对上泪眼婆娑的女生,他们都穿睡衣,都穿拖鞋。

  他拿下她的手机,一并收进口袋里,下一秒,无尾熊又攀上尤加利树……

  他把她抱进屋,用脚勾门,把门关上,他把她抱回自己房间,他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她的颈窝间。

  「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是因为太想他吗?和他一样想?

  「我住楼上。」

  「楼上?」他抚着她头发的手掌停顿。

  「嗯,以励那里。」

  「什么?你住在他那里?他是淫虫、他是色鬼、他是活动精虫机,他会让每个靠近他三公尺以内的女人在他身下躺平,你、你、你……」他又气到说不出话了。

  「并没有,他是绅士。」他要是知道表弟为他做了多少事,就不会这样伤害他们的血缘关系。

  「我相信太阳会打西边出来,我相信母猪会跳芭蕾舞,我相信黑狗会开捷运,就是不相信乔以励是绅士。」

  叶新恒懊恼极了。早知道外面的世界很黑暗,当时不管自己再生气,他都不该让筱枫离开他的,早知道外面的单身公害多到捕抓不完,他不应该放心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艾筱枫失笑。叶子对自己的表弟评价还真低。

  见她低笑,他更恼火,「说,他真的没对你做什么坏事?」

  「没有,我发誓!」她对着他伸出五根手指头。

  他认真看她,看了很久很久,然后像相信她似的,吐了口大气。「幸好……」

  「幸好什么?」

  「幸好你长得很丑。」

  「什么!」她尖叫。「叶新恒,你说我一点都不丑的,你说我的眼睛很漂亮,笑起来很可爱:你说我的嘴很红,红得像樱桃;你说我的头发乌黑亮丽,可以去拍洗发精广告;你说我的身材很棒,比那个『杀很大』还屌……」

  冤枉啊,他可没说过这种话,所有的话,有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从她嘴里吐出来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不急着和她辩,低下头,他封住她动个不停的嘴唇。

  这一次,不是偷偷摸摸,不必把她丢到水里泡昏她,他吻她,吻得光明正大。

  尾声 让叶子当枫子的翅膀!

  「我快饿坏了。」

  「这样啊。」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条七七乳加巧克力,剥开橘红色包装,递到她嘴边。

  「这次,你不会又要用巧克力跟我说再见吧?」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年,我没忘记你,因为你的笑脸就像这巧克力,我吃它、想你。」

  为了孙子的婚礼,叶家父母、爷爷奶奶从美国回到故里。

  因为老家太旧了,来不及翻新,他们决定在艾家举办婚礼,而新娘住在她阿姨家里,等待新郎来迎娶。

  从阿姨家出来,坐一小段汽车,在富贵站搭火车、在荣华站下车。新娘、新郎坐上被打扮得娇俏艳丽的载卡多,由新娘老爸开车,坐一趟三十分钟的云霄飞车之后,就双双来到新房。

  在云霄飞车上面,艾筱枫缩在叶新恒怀里,笑着说:「算命师说得没错,我这辈子啊,注定要荣华富贵。」

  「你都从富贵嫁到荣华来了,不是?」他轻笑。

  「不是,是有了叶子,我就是世界无敌宇宙大富翁了。」

  他亲亲她的额头。会的,他对工作那么努力,迟早会让她变成世界无敌宇宙大富翁的。

  叶家、艾家合办婚礼,席开百桌,办的是流水席,政商名流来了,乡里好友来了,所有想来吃大餐的人,慷慨的叶家、艾家通通欢迎。

  坐在新房里,艾筱枫安份地等着新郎来带她出去「吃桌」。

  很饿也,新娘不是人干的,半夜要起来化妆,连半口水都没得喝,然后迎娶、拜祖先、拍照……做了一大堆事情,就是没有人想先给新娘吃点东西。

  外面热闹喧腾,有几个人跑进来看新娘,大概新娘真的长得不怎么样,大家觉得新郎比较有看头,又一窝蜂跑了出去,留下新娘独守空闺。

  乔以励进屋,笑问:「很无聊呴?」

  「嗯,陪我说说话。」她拍拍床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