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荣华富贵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3页     千寻
  她想要的男人连再见都没说,她仍死心场地,为他保存那罐满满的巧克力,舍不得拿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她为他保留日记,为他保留记忆,为他在每个共同走过的角落暗自哭泣。

  午夜梦回,她念着他、想着他,她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始终相信,有一天,他们会再相遇。

  终于,重逢被她盼到了。

  他们没有半分距离,才见到他,那个早已长大的女孩纵容自己变回无尾熊,攀在他身上、他心上,她拚命说明两人之间是友情,而事实真相却是——她不愿意再度分离,而她深信爱情只是肤浅关系。

  她要深刻、要永久、要一种不会断绝的情谊。

  虽然现实无法教人如愿,但她不后悔,认清真正爱的男人,就算没有结局她也甘愿。

  听完艾筱枫的话,乔以励轻声问:「真的甘愿?」

  「目前为止,不是太甘愿,但只要他能够幸福,我会努力说服自己甘愿。」

  「你很笨。」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聪明过,就像从来没有美丽过。」她进步了,可以拿自己的容貌来开玩笑。

  他叹气,伸出手轻轻顺着她的发,顺过她的心。

  爱情这种东西实在乱得可以,你爱我、我爱他、他爱她、她偏偏谁都不爱,就爱路人甲乙丙……乔以励笑开,笑容里隐藏了一丝无奈。

  「笑什么?」艾筱枫问。

  「笑我纡尊降贵、将就你,还被你嫌弃。」他试着开玩笑。

  「我哪有嫌弃,我是太有自知之明。」她也还给他一句幽默。

  「你不聪明,但你很善良,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安慰我。」

  「乔以励,笨蛋也有笨蛋的哲理,相信一次笨蛋的预言,好吗?」

  「什么预言?」

  「你会碰到正确的女人,早晚会。」她说得认真、笃定。

  他们互视一眼,同时笑开,转过头看着远方星辰,两个人的友谊在月下酝酿,他们相信,两人会是长长久久的关系。

  第八章 炸过的叶子才会甜

  「筱枫,你在吗?我是叶子。你睡了吗?如果你睡了,我只跟你说几句。」

  「我没睡,我很清醒。」

  「筱枫,你仔细听,我不想跟你当朋友了。」

  她本来要走下床的,可是没站稳,摔倒……她开始掉眼泪,拒绝沟通。

  「我想清楚了,朋友是一种不可靠的关系,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不对、不好,女朋友也会离开,你可不可以当我的妻子……」

  在关上车门的时候,叶新恒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压电梯按键时,他心烦意乱,成串成串的按压,好像没把按键给按坏不甘心。

  他知道,自己在生气,而且气到不行。

  那天,艾筱枫笑嘻嘻对他说:「叶子,我要搬走了。」

  他反问:「为什么?」

  她想也不想的回答,「因为我找到新公寓了啊。」

  他以为她只是随口讲讲,他有自信,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比他家里更舒服的住处,没想到,她真的向公司请半天假,然后昨天,他只有早餐,没有午、晚餐。

  今天,他怒气冲冲,跑到她的办公桌前,好死不死,以励就在那里。艾筱枫忙着打字,而以励在旁边说着五四三。

  「你不工作,在这里做什么?」他没想到,光是以励待在她桌边,就让他气到想吐血。

  「表哥,你有没有说错话,我是乔以励也,乔以励什么时候工作过?」他嘻皮笑脸,把一朵玫瑰摆在艾筱枫桌边,问:「晚上去看恐怖电影好不好?」

  「不行啦,晚上我要去买床垫,昨天睡地板,睡到骨头都快散掉。」她说着,敲敲自己僵硬的肩背。

  「说得也是,我陪你去。」他的手搭在她肩上,看得表哥好刺眼。

  叶新恒想也不想,一手挥掉乔以励的咸猪手。

  「你知道哪里的床比较便宜?我要最便宜的,不要太昂贵。」艾筱枫完全没发觉,火花在两个表兄弟中间摩擦产生。

  「要买黑心床垫啊。」乔以励也假装没发现表哥态度异常。

  「哪有那么多黑心床垫可以买,你想太多。」

  他们就在叶新恒面前,你一言、我一语聊了起来,无视于他的存在。

  他的火气越积越高、越积越高,终于,火山灰喷出火山口。「干么买床垫,我那张床不好睡吗?」

  他一开口,旁边几个拉高耳朵偷听的同事倒抽口气。

  乱啊、乱啊,那个艾筱枫顶多热心、顶多好义,明明长得不怎样,居然能在两个大老板中间游刀有余。

  新的谣言在办公室里爆开——大老板争风吃醋,表兄弟为女人阋墙。

  「叶子,不要破坏我的名誉哦,我们是朋友嘛,你收留我那么久,我已经很感激了,难道要让你一直收留下去?你那里又不是游民收容所。」艾筱枫笑着拍拍他的手臂,又转过头,继续跟乔以励说话。

  他有当她是游民吗?他有说不能一直收留她吗?她干么自作主张,干么去找那个鬼出租公寓?

  他气到肠子打结,她还在跟以励哈拉,聊得开开心心。

  「是不必买衣柜啦,买了也是浪费,我打算买一个晒衣架就行了,反正我没多少衣服。」

  「那种东西要去哪里买?」

  「就大卖场啊,听说几百块就有了,上次我有个朋友要搬家,说要把晒衣架送人,那个时候我还不需要,不然现在就可以省下来了。」

  火山灰遮蔽天空,叶新恒不由分说,猛地抓起艾筱枫的手,将她往楼上带。

  她没甩开他,只是不解他的情绪反弹。在电梯里的时候,她扯扯他的西装外套问:「叶子,你在生气哦?」

  「对。」

  「为什么?工作不顺利吗?」

  「闭嘴。」

  他额上青筋冒出,太阳穴隐隐跳动,他握住她的手,力量很大,几乎要将她的手骨弄碎,但她没喊痛,由着他握。

  「你不想听我说话,干么带我上楼?」

  「我叫你闭嘴!」他又大喊一次。

  不知道她的嘴巴红吗?不知道她的嘴唇甜吗?不知道她的嘴巴一张一阖有多诱人吗?她再不闭嘴,他会给她一个用力亲吻,会在电梯里面演出上司性骚扰工作人员。

  被他一吼,她真的闭嘴了,低下头,强忍鼻间酸楚。

  他们只是朋友。她再次提醒自己。

  艾筱枫不说话,他更烦了,没有她的声音,他全身筋骨都不对劲。这几天,他受够了幻听,每次听见她的声音,猛地回身,以为她在那里,没想到,他回头看见的只有空气、只有满室清寂。

  电梯门打开,他一把将她拉进办公室里。

  门关上,对上她无辜的表情,他才发觉自己很不讲道理。但是……顾不得了,反正他从来都不会做人,他的公民礼仪只拿到丙。

  他瞪她,半晌不说话。

  嘟嚷半天、委屈半天,艾筱枫还是决定先开口。

  她走到他身边,又拉拉他的衣袖,轻声问:「你在生气什么?要不要说出来听听?」

  生气……对,他气到快死掉,气到想打电话到艾家告状,叫艾爸艾妈艾阿公艾阿嬷跳出来主持公道。

  他想也没想就说:「我中午没吃饭。」

  「啊?秦秘书没帮你准备吗?我有提醒她的。」

  那个日本便当?难吃,丢进垃圾桶了。「你为什么搬家?」

  「这件事,我已经告诉过你了。」

  「我有说好吗?」他没同意的事,谁说她可以擅自进行?

  「可是我又不能一直住在你那里,听说,你很快就要结婚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他结他的,谁规定她不能继续住下去?

  艾筱枫眉沉了。怎会没关系?难不成要她开开心心看他娶美女,为他们亲密的小夫妻准备三餐外加水果宵夜,在他们的家庭生活里面插一脚?这种事,别说罗品桦,她也没办法容许。

  「当然有关系,哪个妻子能接受丈夫的好朋友和自己住在一起?」

  不能接受吗?那就不要结婚啊,他从来就不勉强别人,如果品桦不行,他不介意换个人选。

  见他不语,艾筱枫主动拉开他的双臂,把自己埋进他的胸膛里。

  动作不大,但她的举动弭平了他满肚子的不开心。

  「叶子,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啊,你不要气我好不好?往后,你有心烦的事还是可以告诉我,我闲闲没事做,而你老婆不介意的话,我们就约在外面踩街,等我住的地方安置妥当,偶尔,我做饭请你来吃,好不好?」她说的,全是好朋友之间会做的事。

  「不好。」他否决她的提议。

  他要一天吃三餐,不要只是偶尔,他要在书房工作的时候,看见她躺在床上翻翻滚滚做瑜伽,而不是闲闲没事做的时候,才拉她的手去踩街。

  「你在无理取闹?」

  「对。」但他不介意无理取闹。

  「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要你搬回来。」

  「那是不可能的事。罗品桦她……」

  她离开他胸口,瞬地,他胸前空了,一阵凉意染上,他的眉头打死结。

  「不要拿品桦当藉口,她不会是你可以利用的理由。」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