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荣华富贵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千寻
  这一餐结束于哺哺叫的话题中,叶新恒捧场地吃了三碗饭,五座叠成高山的菜,和两碗公鸡汤,让艾妈对他非常满意,而艾阿嬷则欣赏地点点头,说:

  「能吃的男人,一定可以给我们筱枫幸福。」

  能吃和幸福可以画上等号?艾筱枫不懂、叶新恒也不了,不过,幸福都可以和流星挂勾了,「能吃」算什么。

  晚上,艾阿公、艾阿嬷早早睡下,艾爸艾妈在房间里看电视,两个小弟到活动中心和人尬篮球,艾筱枫和叶新恒没事做,躺在丝瓜棚旁的水泥地上,双手支在后脑勺,看着远方的星星和半圆的月亮。

  几千年了,月亮静静挂在天边,尽心地守护着月下恋人,不管他们懂不懂得感恩。幸好有诗人、有作家,记录了它的温柔皎洁,记下它见证过无数人的爱情。

  「叶子,你记不记得你跳到溪里去救我的事情?」她问。

  「记得。」

  那次,他也是千百个不愿意,附近没有人,而这个笨蛋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游泳,他只好脱掉衣服鞋子,跳进溪里救她。

  救上来时,她没气,他忙着给她做人工呼吸,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但当她能自行呼吸之后,他突然发觉刚刚碰触过的红唇又软又甜,再突然,他的费洛蒙大量分泌,再再突然,迅雷不及掩耳的念头攻得他措手不及……他吻了她,吻很久,吻得差点儿不想放手——在她尚未恢复知觉之前。

  想到这里,他联想起稍早之前,在车上的「冲动」,联想到以前……她软软的嘴唇,让他有一吻再吻的欲望。

  「我怕回家挨骂,你把衣服脱下来给我,还替我把衣服烤乾,记不记得?」

  他救过她两次,一次她从秋千架上摔下来,一次她掉进溪里,前面那次让他们成为最好的朋友,后面那次,让她确定了他是男不是女。

  「嗯。」他是为了隐瞒自己的罪恶感。

  「我啊,还记得你衣服上的味道。你在游乐场把衣服借给我时,闻到了那个味道,我好像回到那年的夏天,没变,一切都没变。」她耸高双肩,笑得满脸甜,她的笑像七七乳加巧克力,又香又甜。

  下意识地,她的手指抚上他眉梢小痣。

  被叶子救醒后,她没哭没叫,只是直觉想碰碰他眉梢的痣,他硬生生把她手抓住,不让她达阵,就像再重逢、在车上、他做的那样,但这次……她摸到了,他没握住她的手腕、没有企图阻止她。

  微微的凸起,说不出的顺手,她像征战沙场、凯旋而归的将军,手舞足蹈、眉飞色舞。

  「Yes!摸到了!终于摸到了。」

  叶新恒忍不住好笑。有这么得意?他不过是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碰?她好像从来没少碰过他,而他好像渐渐习惯、渐渐认同,无尾熊本来就该巴着尤加利树不放。

  风吹来,廊下的昙花静静地在月色中绽放光华,那是只开一夜的芬芳,艾妈本来要摘下它们,明天餐桌上菜,艾筱枫阻止了,她说都市耸没见过昙花一现,叶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一定要让他开开眼界。

  他看见了,三、四朵白色的花,在月娘露出笑脸时,一点一点,绽放它们的纯洁裙摆,浓郁香气自蕊间散开,甜甜的香、裹上她甜甜的笑,像草莓巧克力,让他食指大动。

  应该让艾妈摘下两朵佐菜的,他又饿了。

  她侧身,问他,「你觉得世界上有缘份这种事吗?」

  叶新恒没回答,只是让嘴角往两旁撇了撇。

  「肯定有。」她自问自答。「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整个班那么多人,只有我再度碰上你,别人却遇不到你?我想老天爷要你还我一句道歉。」

  「道歉?」他欠她什么?

  「对,道歉。那年你没说再见,就坐飞机离开,让我好伤心。」

  还记得,她在包包里塞了好多个袋子,跑到旺仔阿公家找他,本来要带他去搭火车,让他见识荣华站到富贵站,还要领他去摘芒果,结果,她到他家,却发现人去楼空。

  她还深刻记得,那个感觉像心口破了一大洞,她得用很多很多的眼泪来填补,所以,她跑到溪边放声大哭,跑到学校的秋千旁掉泪,她走过所有他们一起走过的街,却发现,再多的泪水也补下平失去他的伤痛。

  那么多年,她以为自己忘光了,没想到接到他的衣服、闻到他的味道那刻,所有感觉蜂拥出现,她才晓得,自己从来没忘记他,只是把他锁在胸口、锁在那个破掉的洞口里,刻意忽略。

  「我有说再见。」他替自己辩解。

  叶筱枫嘟嘴,侧过身,晶亮的眼睛转啊转,想半天,说:「哪有?」

  「我给你一整罐七七乳加巧克力。」她给过他很多个巧克力笑脸,他要走了,就把所有的巧克力还给她。

  「巧克力是再见?胡扯!」翻身,她趴到他身侧,鼓起双颊。

  「我在罐子下面放了一张纸条。」

  「纸条?」

  「对,你一天吃一条,吃到最后,就会看见我放的纸条,里面有写再见。」

  「我哪舍得一天吃一条啊,要是吃光了之后、我忘记你怎么办?」她不想忘记他,从来都不想。

  「你连动都没动那罐巧克力?」

  「没有,我把它藏在床底下,每次想你的时候,就把它拿出来看一看。」

  「巧克力还在?」叶新恒诧异。他没想到,她会那样思念自己。

  「前几年,妈妈大扫除时把它扔掉了。」那个时候她年纪已经大到可以理解,为这种事生妈妈的气很幼稚,却还是忍不住跑到溪边发脾气。

  「所以你没收到我的再见?」他真的不是不告而别。

  「没有,我气了好久,每天都诅咒你大便大不出来。」想到这个,她笑了。

  他斜眼瞥她。原来他刚回美国那段时间,天天便秘,是她的杰作?

  「叶子。」

  「怎样?」

  「我没有收到『再见』,那可不可以假装我们从来没有『再见』过?」

  有差吗?他们不是又碰在一起了?他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我们没有说过再见,以前没说、以后也不要说,好不好?」她越来越爱赖在他身边,为他煮饭、陪他聊天,为他说着傻话、回忆从前。

  需要多久的交情,才有回忆共追,她不知道,但她和叶子之间,有。

  「你高兴就好。」

  他也没想过要和她说再见,他喜欢她的手艺,他习惯她说个不停的声音,他很高兴她在身边陪伴,他乐意枫和叶本是一体。

  浅浅笑着,他转过头,看着廊下昙花。

  艾筱枫从他身上翻过去,他还来不及抗议她压到他的重点部位,她已经躺在他面前,用巧克力笑脸对上他的眼。

  「叶子。」

  「做什么?」他分明喜欢看她的笑脸,却刻意收住浅淡笑意。

  「我还满喜欢和你演戏。」

  「演什么戏?」他又下是明星。

  「演男女朋友啊。」她勾住他的手,把头靠到他肩头,又闻到了她最喜欢的、叶子的味道。

  心猛地一震,这才发觉,他并没有演戏,他享受艾爸艾妈的热情款待,享受艾大弟、艾小弟满口姊夫姊夫的叫,享受艾阿公把他拉到旁边暧昧的说:「孙女婿,加油,你给我弄一个甘仔孙,我包一万块大红包给你。」

  他真心享受这一切,丝毫不认为自己在演戏。

  他没反应过来前,艾筱枫把腿跨到他身上,手圈到他的腰,香香的头发凑到他的颈窝,嘴里还不停说话,破坏了应有的浪漫气氛。

  「是不是这样?我的手要不要揉一揉?」

  她的手在他胸口揉来揉去,他的意识才在抵抗她的腿乱摆,引诱男性的勃发,胸口又遭袭击。

  叶新恒抓住她的手,离开自己胸膛。他漏听了什么吗?为什么前一句才谈到演戏,下一句就开始动手动脚?

  「小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连你都不教我,那我怎么知道男女朋友应该怎么做?」说着,她挣脱他,双手双脚又开始在他身上游移。

  他搞懂了,她在磨练演技,问题是……她就不怕他容忍度不够,假戏真做?他不是非靠那两颗鸡兰佛才能勺一定哺哺大叫好吗?

  「你去找别人教。」

  他才制止完她的脚,又来抓她的手,从第三者角度看去,根本就是她在非礼无辜男性。

  艾大弟和艾小弟从外面打球回来,看到这幕,相视一眼。这个时候,胳臂肘是要往内还是往外弯?是直接让老姊把人家吃了、逼新恒哥负责,还是同情身为男性的自尊?

  点头,他们的默契一向很够。

  走向前,艾小弟用脚踢踢老姊的屁股。

  「那么猴急哦,去开房间啦。」艾大弟用食指帅帅地转着篮球。

  艾筱枫转过身,瞪他们一眼。笨弟弟,她只不过想学习如何当男女朋友、如何转大人,她肯定是这方面经验不足,才屡屡被男人退货。

  她终于放掉他,叶新恒松了一口气,匆促起身,离开她的魔爪。看来,艾筱枫的血液里肯定流着霸王基因。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