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荣华富贵 >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千寻
  我们家 千寻

  很高兴,能和寄秋、绿光合出这套「下一站·幸福」主题书。她们都是很优秀的作者,希望能藉此让更多的人认识千寻。

  徐姊在看这本稿子的时候发现了,发现我很喜欢把场景拉到乡下地区,亲切的人们、满山遍野的果树,似乎每本书都要沾上一点乡下味儿。

  有人说,作者往往在写自己的生活时,才会写得最好。我不知道,这句话有几分对错,但我不能不承认,每次,在写到乡下的桥段时,我最幸福也最快乐。

  我们家在山上,山不高,但山路婉蜒,像这本书里,女主角老爸开车一样。

  家园里种了芒果、香蕉、木瓜、桑椹、金桔、龙眼、荔枝、波罗蜜、酪梨、桂花、鸡蛋花、夜来香……所有在我小说里面出现过的东西。

  爸爸妈妈不是农夫,他们只是做生意退休下来,早早就搬到山上,享受山居生活,我常觉得他们是隐士,在农村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我们家的土地超多,爸妈免费把地借给附近无地可耕的农民,尤其最近失业率攀高,许多在都市无法生活的年轻人返回乡下,爸妈就把地交给他们。所以,我们家老有一箩筐、一箩筐永远都吃不完的水果。

  这两个星期,屋子后面那棵酪梨树盛产,爸妈每天都在架梯子爬树,把酪梨当三餐吃,前天妈打电话来,说她吃酪梨吃到很想吐。

  我们家还有两个大池塘,池塘里种满白色莲花,鱼儿在水中穿梭,清风徐徐吹过,莲香扑鼻。

  夜里,池畔有萤火虫飞舞,清晨桃花心木的树干上爬满独角仙,处处野趣。

  去年,我采收下少莲子,学在白河看到农妇拨莲蓬、去壳、抽莲心,别人做起来很简单的动作,我和爸妈弄到差点儿翻脸,好不容易搞出小半碗,我加上糖、放进电锅里蒸,蒸过两三遍都蒸不熟,后来才晓得,糖必须等莲子熟透才可以放,果然是隔行如隔山。

  我们家有五色鸟,有老鹰、猫头鹰,那些被珍视的稀有鸟类,在我们家没什么了不起。清晨,我们听着它们的声音起床,夜里,我们听着虫鸣声入睡。

  我最喜欢秋季,那时候,满山遍野的桃花心木种秄成熟,一阵爆裂声,我们冲出去,仰头看着满天的竹蜻蜒缓缓落下,爸常笑着说:「这些树是我留给你们的财产,再过二十年,每一棵都可以卖到三十万。」

  那年,爸种下它们,是为着做好水土保持。

  秋天的时候,柳丁花开,你无法想像,白色的柳丁花那么小一朵,却能散发出最甜美的香氛,那是再昂贵的香水都无法办到的本能。

  我还记得几年前,有个叔叔也从职场退休,向爸爸借了一块地养鸡鸭,每次看到我们回去,就催着我们去抓两只鸡上来,说要煮给我们吃。我对鸡肉不感兴趣,倒是很喜欢捡鸡蛋,小小的温热的鸡蛋,握在掌心,带着暖暖的幸福感。

  提到「我们家」,总有说不完的话。我常想,每个人的一生,是不是都在努力着,努力工作、为家庭尽责任,最后,努力存钱,买下一张回乡的车票,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楔子 叶子来到前的暴风雨——

  她在男友的床上发现赤裸裸的好友,

  以及和好友缠成麻花卷的男友。

  千万别说他们在学习双人瑜伽,

  她只是有些憨直,不是智能障碍。

  怎么会坐在这里?她茫然地看看四周……不知道。

  怎么到游乐园来的,搭车、坐计程车,还是善心人士送她过来?她揉揉太阳穴,实在想不起来。

  过去的两个小时,艾筱枫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事。

  只记得杨婉如对着她放声痛哭,而一群同事放下工作,围在她们身边。

  婉如哭得很惨,黑色眼线在嫩红色的粉脸上晕出两条铁轨,还紧拉她的手,苦苦哀求。

  「放手吧,健纬从来没爱过你,他爱的人是我,你不断骚扰,让我们好痛苦。筱枫,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你放手好不好?」

  婉如的话引起同事一阵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同情弱者,于是向她投来不苟同的眼神。

  这样算骚扰吗?不,她只想讨回公道。

  她和健纬是同期进入旅行社的,健纬当过兵,所以比她大了两岁,他的长相斯文,白白净净、眼睛会放电,他有一百八十公分高,又是名校毕业,才进公司,就有许多女同事对他另眼相待。

  至于她艾筱枫,并不特别漂亮,但不管在男同事或女同事里都相当吃得开,因为她乐观大方、对每个人都好,谁把事情托她帮忙,她都会尽全力完成,即使熬夜赶工,也甘之如饴。

  这样的性格让她赢得了好人缘,上司欣赏她的刻苦自励,同事感谢她的热心助人,她几乎可以获选为好人好事代表。

  公司的同事很多,她和健纬向来没什么交集,直到那个下雨天,他们下班都晚了,两个人站在公司骑楼下,仰头望天兴叹。

  她当然知道健纬这个人,他是公司里的明星级人物。考虑了下,她将包包里的伞递给他,说:「我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有骑楼、不会淋湿,雨伞借你吧。」

  只是客气、单纯出自于同事的关心,但健纬突然拉住她的手,「筱枫,我被你深深吸引,我们交往好吗?」

  那种感觉像什么,知道吗?

  就像走在路上,有人过来、对你说:「小姐,你是阿鲁楷赫王国的公主,而你的未婚夫是英国的安德鲁王子。」或者,在马路上捡到乐透彩券,那张从天外飞来的彩券竟然开出四亿元大奖。

  她被吓到了,吓得头脑晕晕然,她没搞清楚自己做出什么反应,但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健纬拉到雨中,而剧情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他不介意天空飘下来的是不是酸雨,他把她抱起来转圈圈。

  很浪漫,在当时。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后悔,如果那天有一辆车子呼啸而过,用喇叭声或溅起水花浇醒她的理智,也许就不会有后来这堆鸟事。

  在那之后,他们开始秘密交往,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知道,再然后,健纬看不惯她那种月光族的理财方法,作主办了一个共同帐户,每个月硬性替两个人存下大部份薪水。

  过去两年,她过得很辛苦,但想到所有的辛苦都是为了两人的未来,也就慢慢学着节俭,学会枢小钱、省水电,她尽全力适应三级贫户的日子。

  和健纬的关系,她只告诉过婉如,婉如是她的大学同学,她介绍她进公司、在许多小地方帮她一把,有她带着,婉如很快融入新环境、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并一步步变成最佳业务员。

  最好的朋友、有了共同未来的男友,还有一本破了七位数字的存款簿,她相信自己的人生正渐入佳境。

  于是,在健纬生日那天,她打算送他一个意外惊喜,却怎么都没想到,意外惊喜会变成意外惊吓——她在健纬的床上发现赤裸裸的婉如,以及和她缠成麻花卷的健纬。

  千万别说他们在学习双人瑜伽,她只是有些憨直,不是智能障碍。

  对于感情,她很清楚,什么时候该认赔杀出,在那种情况下,即便再不甘心,她都快刀斩乱麻,不拖拖拉拉。

  她不要健纬了,只想拿回自己的薪水。但健纬避而不见,假装没有共同帐户这回事,却让婉如出头来对她呛声。

  这几天,公司里谣言满天飞,说她像个变态,狂Call健纬,说她跟踪、寄恐吓信、在他屋前泼硫酸,还绑架健纬养的小狗,他们把她形容成一个疯狂泼妇,现在,婉如又当众演这出……

  办公室里的同事,有一半以上认为她疯了,连和她交好的同事,都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

  她再也受不了办公室里那些同情的、鄙夷的、无奈的眼光,她被那些眼光逼得连半分钟都待不下去,抓起包包,往外就跑。

  她哭得像白痴,泪水将她的脸洗过好几回。

  笨蛋,早就知道爱情是不可靠的虚伪家伙,她怎么可以在上面浪费?

  说,她交过几个男朋友,从大学到现在,哪一个不是在她付出真心之后,随口丢下几个不成理由的理由,匆匆离去?

  早该学会教训的,真的,正常人早就该学会教训!她抹乾脸,挺直背脊,离开坐了半天的椅子。

  仰起头,她看着缓缓起降的摩天轮……

  懂了,她知道为什么潜意识会将她带来这里。

  两个月前,她和健纬、婉如来过,那时他们在摩天轮上为她唱生日快乐歌,没有餐盘和蜡烛,他们用手指头,在车厢落地前,把一个八寸蛋糕分食一空,离开车厢的时候,三个人都是满脸满头的鲜奶油。

  知道在蛋糕前,她许下什么愿望吗?愿望一:她要嫁给这个处处为她打算的好男人。愿望二:她要和婉如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将来她的儿子喊她乾妈。愿望三:她想留住这一刻,当个最幸福的女人。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