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美人不败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5页     宋雨桐
  薄唇,有点白,不,是太白了,失了血色……

  赫连茉儿不安的瞧着他,想把他看仔细些,脚才移动,他反而退了数步,目光扫向一旁的黑袍男子——

  “你就是最后胜利者?”

  男子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那就动手吧,只要我赢了你,她就是我的了。”阎爵后脚一退,骤地飞身而起,出掌快如闪电。

  现在是怎样?他不是来讨酒喝,而是来抢亲的吗?

  这突来的变化让黑袍男子有些错愕,要不是他道行高、反应快,再加上轻功一流,恐怕躲不开这突来的掌劲,一招就被撂倒……

  黑袍男子在闪过他那一掌时,也连退了数步,对阎爵那拼命似又过于急遽的打法感叹到惊诧不已,阎爵这小子从小就沉稳内敛,小小年纪跟着他父亲学武也一向沉稳,半点不急躁,可眼前这个出掌力求快狠准的男人,一点都不像是他……

  喝——

  一个不专心,黑袍男子差点就要吃他一掌——

  “你这样心不在焉,未免太小看我了吧?”阎爵冷凝着眼,出手一招比一招还快还狠,半点也不想让对方有一丝丝喘息的空档。

  未料,对方比他想的更是难缠上几分……

  第8章(2)

  一股冷意不住地从四面八方往心窝里窜,阎爵一面要运气抵挡体内不住窜涌的寒气,一面又要对付眼前难以搞定的黑袍男子,渐感体力不支……

  陡地,眼一花,四周一暗,再睁眼时已迎面而来一把锋利的剑——

  “该死的!你在睡觉吗?”黑袍男子蓦地低声一吼,剑锋往旁一转,瞬间削去了他一缕黑发,“你想要茉儿就给我专心点!你——”

  黑袍男子倏地住了嘴,因为这样近身的距离,他看到阎爵冷汗直冒、唇色发白,气息甚是异常……

  也在同时,阎爵意识到眼前这个黑袍男子是谁,那高超的武艺、急切的嗓音,叫茉儿的口气,再加上——

  他那下意识要替他把脉的手!

  “你中毒了?”黑袍男子眼一眯,长指就要去扣他的脉——

  阎爵挥开他的手,眼前又是一暗……

  “让我看看!”

  “除非你倒下,不然我不会让你看的……梦叔。”既然知道对方是无梦,他也不必再撑下去了,他可是天底下最希望他当他女儿新郎的人呵,说什么都会帮他一把的。

  他叫他……梦叔?

  黑衣男子一愕,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脸——这小子是何时认出他来的?

  阎爵扯扯毫无血色的唇,似笑非笑,趁着对方松了警戒的这一瞬间,手脚并用,掌风往对方袭去的同时双脚加速向前飞踢,只为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对方倒下,让自己赢得这场胜利……

  观赛的众人皆屏住气息看着这武功非凡的两人,谁会输谁会赢,在这当下已不是一般人可以识得出,只有坐在擂台边的赫连茉儿,一开始就知道这场比赛最终的结果。

  因为,黑袍男子是她父亲赫连麒,也就是无梦易容而成,他的武功这天底下根本无人能及……除非,是他故意要输。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比试,赫连麒不让爱女随便嫁给其他男人,决定易容参加比武招亲,如果阎爵不来,他只要在最后关键时刻把胜利者打败,天底下根本没人娶得到赫连茉儿,如果阎爵来了,他也没打算让对方轻易过关……

  可,阎爵那小子竟中了毒?

  中了毒还冒死前来,跟他大打出手……怕这毒更深入骨髓里了……

  赫连麒蓦地在心里一叹,眼一闭,硬是受他一掌,缓缓倒下……

  赫连茉儿冲上前,下意识便要去探黑袍男子的伤势,手腕却被阎爵一把给抓住——

  紧得不能再紧。

  “你是我的了,赫连茉儿,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我阎爵的妻子……天地为证,众人为证……”话落,阎爵蓦地吐了一口鲜血,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倒下。

  “阎爵!”赫连茉儿惊呼出声,赶紧上前抱住他,“你怎么了?阎爵?”

  该死的!被打了一掌的人不是对方吗?怎么……

  赫连茉儿又惊又痛又慌的看着他,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我不会有事的……因为我有你,还有梦叔……”他笑着,伸手抚摸着她的脸,“不要哭太久,我希望醒来的时候,可以看见一个漂漂亮亮的小美人,等着当我的新娘……”

  阎爵终是失去了意识。

  惹得她哇一声哭了出来。

  他吐出的血沾满了她红色的喜服,在落日余晖中鲜红得让人难以睁眼……

  赫连山庄内的大花园里,一对老夫老妻正斗着嘴。

  “都中毒了还如此拼命,可见他心底是爱着茉儿的。”

  “是啊,连命都快没了,还想着要去参加比武招亲,没命还娶什么新娘?就没想过可能让我家茉儿当寡妇吗?”当时的情景,她这当人家娘的也在一角偷偷瞧见了,真是既感动又生气,感动他对茉儿的情意,又气他非得把两个人都折腾一番才能发现自己的真心,害她女儿受累,也让他自己受苦受难。

  真是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也许很多事都是注定的。

  “喂,你老公我可是神医,不会连这种程度的毒都解不了。”赫连麒嘴里虽是这么说,可心里却没嘴上那么有把握,说到底,为了救这个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中了毒还跑来比武的男人,可也费了不少功夫。

  他中的毒不算剧毒,只要他不马上动气动武,十二个时辰之内找到解药便能解毒,可他偏偏运气把毒压制在体内某一处,凭借着残余的一股蛮气就闯来跟他比武,也难怪那日他出手又狠又快,要不如此,等毒气攻心他就甭打了

  莫寻皱着眉,看着窗子里还躺在床榻上的男人,“都已经三天三夜了,不是还没醒吗?茉儿的眼睛都哭肿了。”

  “放心,他会醒的。”赫连麒伸手搂搂她。

  “千彤一定比我们更担心,每次来看爵儿都偷偷躲起来掉眼泪,看得我好难过,她可不要病了才好。”

  “不会的,我在看着呢,浩天也每天在旁照料着,别担心了,嗯?”

  闻言,莫寻这才点点头,乖乖的偎进他怀里,“你的伤没事吧?爵儿那一掌应该也不轻才是。”

  “啧,现在才想到你老公的伤啊?”赫连麒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子,“没事,我可是被打得很心甘情愿。”

  因此成就一桩长达二十多年的心愿,再多被打几次也很甘之如饴。

  莫寻笑了,紧紧圈住他的腰,“那我们可要长命百岁啊,这样你才能让那小子叫爹叫得久一点。”

  “那是自然,得让他喊够本才可以……”

  虽然历经千山万水,但……很多事是注定好的,就像他要叫他一声爹这件事。

  想着,赫连麒的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幸福不已的笑。

  夜,深幽而宁静。

  一双黑眸定定地落在趴睡卧榻边的女子俏颜上,已经注视了许久许久,片刻未曾稍移。

  他,好像昏迷了很久,因为他一直听到有人在旁边哭,几次挣扎的要醒来,却始终睁不开眼,直到一炷香前,他终于转醒,头一个映入眼帘的人就是她——赫连茉儿。

  他看着,舍不得移开眼。

  在他中毒濒临死亡边缘的时候,唯一挂在心间惦念着人的竟是她……

  怕他死了,她会悲伤一辈子,哭上好几年。

  怕他赶不上那场比武招亲,她就这样嫁给别的男人,一辈子怨他,也让他懊悔一辈子……

  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这样根深柢固的窝进他心底的?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何时恋上了这丫头?只知道在她重病将死的那一刻,他后悔没有多宠她爱她怜她;只知道在自己将死的这一刻,她是他唯一挂怀又放不下的人。

  阎爵伸手轻轻抚上她粉嫩柔滑的脸蛋,那张脸,竟连睡梦之中都还挂着泪痕。

  心一紧,无睱细想地便低头吻上她颊边的泪……

  她的眉睫颤了颤,甫睁眼便对上近在咫尺的俊颜,她吓了一跳,然后在下一瞬间羞红了脸,动也不敢动一下……

  “你醒了?”她的唇动了动。

  “嗯。”他盯着她的唇。

  “阎爵……”她被他看着整张脸都滚烫了起来,这是他头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有点令她害怕,因为,他好像要亲她……

  厚,不会的,她一定是在胡思乱想!

  这男人才刚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耶……可是,他靠得那么近那么近,鼻息弄得她颊畔和耳窝都发痒……

  才想着呢,这男人更加偎了过来,她紧张地双手紧紧攥着被子,因为他的脸几乎压在她侧睡露出的半边脸上,她根本无路可逃——

  第9章(1)

  “阎……”

  “嘘……别说话。”话落的同时,阎爵蓦地低首,亲吻上她的唇。

  “唔……”她的唇被另一双唇给含入嘴里,热热软软的,奇异地而美好,她的头却在发晕又发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