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美人不败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宋雨桐
  “你没答应?”

  赫连茉儿诧异的张大嘴,“爸……爹……我是说,您怎么会知道?”

  阎爵要娶她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人知道之外,应该就没其他人知道了,为什么她爸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模样?

  “为什么不答应?”无梦不答反问。

  赫连茉儿看着他,面对父亲那了然一切的眼神,她实在是无法招架,“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娶我吗?”

  无梦轻咳一声,神情不太自在。

  她是他冰雪聪明的女儿,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其中一定有鬼?

  “先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否则我拒绝跟你谈话!”看来有什么事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发生了。

  面对态度如此强硬的茉儿,无梦也只好把自己所做的事从实招来,包括他在最后一刻用针法让她从昏迷之中慢慢苏醒,她这才得以自己救自己一命;以及充当蒙面刺客让她中了一镖,让阎爵不得不跟她男女共处一洞,又得为她脱衣疗伤一事。

  赫连茉儿不敢相信的瞪着他,“你让我昏迷的十三天才出手救我?”

  她差点就要死了耶……如果她没醒过来自救的话。

  “这样才能让那小子紧张,如果不让他以为你快要死了,他哪懂得失去你将会有多难受?”只能说这病来得恰好,让他可以乘机一下而已,他对自己的医术可是很有信心的,知道那病就算拖上一阵子,他也能让她好好的过来。

  闻言,赫连茉儿默然不语。

  爹说的是,阎爵的确因为她那次的病重,完全改变了对她的态度,而且那病是真的,不是假的,怪不得她爹,可——

  “你故意让你的女儿受伤,还中毒?”

  “受点皮肉之苦,却可以让他开口说要娶你,这不是很划算的事吗?何况,那并不是毒,只是会引发像中毒症状的一种草药罢了。”对善于医理的他而言,那不过是雕虫小技。

  无梦又低咳了几声,实在是心虚啊,虽然这些计也不全然出于他之手,但身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替老婆承担一些怨恨也是应该。

  “那个……他既然已经开口要娶你,你就赶紧点头嫁了便是,何必骄傲成这样,然后在这里一个人躲着伤心?你爱那小子不是吗?好不容易等到他开口,就乖乖嫁过去不好吗?”

  真是枉费他的一番苦心呵。

  如果茉儿可以少一点骄傲,那么,他就可以等着让爵儿叫他一声爹了。

  “他只是因为看了我的身子觉得应该娶我所以才开的口,这一点你不是知道吗?所以才会利用我演苦肉计不是吗?可是,你们太不了解我了,就算他是负责任的人,我也不要嫁给因为这个原因才决定娶我的他,我的爱没有那么卑微,虽然我爱他,可是也要他爱我,妈咪说,这样两个人才可以走得长长久久,幸福一辈子。”

  如果他不爱她,她也不愿意嫁给他。

  “你又怎么能确定爵儿不爱你呢?那一日,我亲眼看见他怕你冷而搂着你睡,待你醒了之后,他还是抱着你,把你紧紧拥在怀里——”

  “换作是婉心,他也会这么做的!我亲眼看见他抱着婉心……如果他有一丁点的爱我,怎么可能在求亲的当天晚上又去抱婉心?”她永远忘不了月光下两人相拥在一起的那一幕。

  就算她真的一千一百个懊悔拒绝了他,在看见那一幕之后,也都散了。

  第7章(2)

  无梦不赞同的看着她,“所以你现在是在赌气?如果你要的是相互的真心,所以拒绝他的求亲,那比武招亲又是怎么回事?随便嫁个阿猫阿狗也成?这样就可以幸福一辈子?”

  赫连茉儿幽幽地看着无梦,轻轻地咬住唇,“这是一场豪赌,如果真的到最后是这样……那我也认了。”

  说到底,她只是希望再给彼此一个机会而已。

  看看她的心碎是否可以换到他的真心……

  如果,他还愿意娶她,真心想娶她,他就会参加比武招亲。

  如果,那一日他的开口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一时的责任感作祟,他心里爱的女人其实是婉心,那么,他就不会出现在比武招亲会场。

  届时,她嫁给谁又何妨?

  无梦看着她,皱起一道浓眉。

  她认?

  他这个当爹的可不认。

  就算他很喜欢阎爵那小子,但他更爱自己的女儿。

  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如何,他都希望女儿可以嫁个好男人,然后得到她应有的幸福。

  比起茉儿的幸福,阎爵那小子叫不叫他爹,又算得了什么呢?

  “天底下不是只有这个男人。”他突然不忍心了,“我也不是非要他这个女婿不可,我说茉儿,不如取消这次的比武招亲吧?我和你妈咪再帮你找一个如意郎君,嗯?”

  比武招亲这种事,总得有个结果的。

  茉儿赌的,不就是阎爵会不会来参加比武招亲吗?

  如果会,表示他在乎她,不想见她嫁给别的男人。

  如果不会,表示他之前说要娶她是因为他看了她的身子,而勉为其难的提议。

  阎爵武功之高非常人能及,若他来参加,铁定可以抱得美人归,若他不来……

  唉!他的茉儿将会多么伤心,无梦连想都不敢想。

  可,他却听见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不要,比武招亲一定要举行!”

  近日的阎家堡,气氛诡谲不安,每个人见到阎家大少爷都十分小心翼翼,因为摸不着主子的心思,却又见他整日板着张脸,本来就不苛言笑的俊颜如今更是雪上加霜,益发的难亲近了。

  数日前便已回府的阎家堡堡主阎浩天和堡主夫人赫连千彤,因为明日便是比武招亲的日子,却见自家儿子一点反应也没有,终是在这一晚把儿子给唤进房来。

  “爵儿,你真不喜欢茉儿吗?见茉儿要这样把自己随便嫁了,你完全不在意吗?”身为爹娘,说什么也想弄明白儿子的真正心意,虽然这二十三年来,他们从未要求过儿子娶妻生子这种事,但也不希望他因为种种莫名的原因,当真错过了自己的幸福。

  阎爵直视着自己的爹娘,淡淡一笑,“爹、娘,恕孩子不敬,想问你们一句,联合外人来欺骗自己的儿子,这游戏很好玩吗?”

  赫连千彤微怔,不安又不知所措的转而望向她的夫君阎浩天。

  阎浩天被爱妻这一望,再被儿子的眼神控诉一番,长年在儿子面前保持的威严都快破功。

  他不由地咳了咳,“你何时知道的?”

  “或许我早该在遇上那名刺客时就知道了,天底下大概也只有梦叔的身手可以快到这样神出鬼没。”他一直居下风,却毫发未伤,伤的反而是茉儿,“只是我没想到他会拿自己的女儿下手……”

  突然间,他脸更沉,“或许,茉儿是同意的?或许,连那场重病都是假的?”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以为精通医术和易容变脸之术的赫连麒已死,可他却明明白白的知道无梦就是赫连麒,这一想,或许连那病也是计了?

  啧,真是……

  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被耍着玩,他就有说不出的气闷与怨念。

  “不是的,儿子,这一切茉儿都不知情,要不然她又何必弄出个比武招亲呢?索性你开了口,她就开开心心嫁给你不就好了?那场重病也是真的,你梦叔和舅母比谁都还急呢。”赫连千彤赶忙道,“只是……”

  “只是故意让我找不到你们,只是故意拖到最后才偷偷出手救回茉儿?”他才觉得奇怪呢,这茉儿的病怎么说好就好了,原来是这样的。

  “爵儿,不管这一切究竟是不是设下的局,重要的是你是否因此明白了你的真心,不是吗?”

  “是啊,爵儿,先不论我们是否做错了,你的心呢?真对茉儿不在意?让茉儿因此嫁给别的男人,你也不后悔?说来说去,我们的用心良苦反而害到了茉儿,我们只估计她想嫁给你的心有多迫切,却没估量到她这丫头的骄傲,她爱你,却不愿嫁给不爱她的你,所以才会把你这样推开了。”

  闻言,阎爵淡漠的别开脸。

  心,揪着,扯着,脑海里闪过那日她说她不嫁他的坚毅容颜,竟是让他极度受挫的美丽。

  “一切还来得及,爵儿,如果你真的喜欢茉儿,就不要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有些缘分,错过了,一辈子追不回来……”

  比武招亲的擂台就设在赫连山庄的大门口,距离对门的阎家堡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用走的约半个时辰,骑马飞奔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如果轻功了得者,自然又另当别论了。

  这日,阎家堡内安静得出奇,可能都跑去看擂台赛了,本来还一直跑进书房告诉他比武招亲战况的霍旺小子也不知何时消失,是一炷香前吧?午膳后,霍旺那小子还来说擂台前排了一长龙的人,大概要比到日落前才比得完。

  阎爵翻阅头着案前的账本,翻了半天,也没个字入他的眼,他走到窗前替自己倒了杯茶,茶已冷,入喉更是苦涩,他倏地搁下茶杯,双手背在身手望着窗外因风散落的飞樱,不知为何,那日的梦境再次浮上心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