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美人不败 >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宋雨桐
  楔子

  偌大的院子里,一个九岁男娃和一个六岁女娃,前者正在念书,后者则在挖土,挖土的女娃,胖胖的小手还不太会使力,每次被她挖起的土都会飞得半天高,这次干脆直接撒在男娃的书册上,还泼了男娃一脸。

  只见男娃还是慢条斯理的把书册上的土给拨干净,再起身清理身上及脸上的土,一句话也没吭。

  女娃拿着铲子抬头眯眼看着他,薄薄的唇很好看,眯着眼的小脸也很漂亮,活脱脱是个美人胚子,但,她的脾气显然和她的古典美相貌不太搭——

  “喂,阎爵,你可以骂我啊,我是故意的呢。”其实她不是故意的,但不知为何就是想这么说,看看他究竟会不会生气。

  阎爵轻瞄了她一眼。“我爹说,男人不可以对女人生气。”

  女娃笑了笑。“可我妈咪说,这世界上男女平等,是非对错和是男是女无关,女人也可以当家作主,男人也可以在家带孩子,只要两个人可以一起幸福快乐过日子就好,所以,你可以对我生气。”

  说起她家的妈咪啊,啊,这里的人都说要叫娘,可她爱叫她妈咪,因为妈咪也喜欢她这么叫,她自然就这么叫了。

  她家妈咪很不一样,知道很多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常常抱着她,介绍很多现在还没有的东西,譬如说车子啦、高楼大厦啦、用手一按就可以把便便冲干净的漂亮茅房啦,真是帅呆了。

  “我不想生气。”阎爵淡道。

  “为什么?”

  阎爵又看了她一眼,才缓道:“因为你娘说,打是情骂是爱,我不想爱你,所以不想气你打你骂你,这样,你爹就不会一直要我娶你了。”

  什么……

  女娃气得将铲子一把丢下,飞扑进他怀里,不,这样还不止,她干脆直接跳坐到他身上去,两只小胖手抓着他的衣领——

  “我哪里不好了?你说!”

  阎爵冷冷的睨着她,俊逸的脸上带着一股极淡的笑意。“你嘴里老是说些稀奇古怪的话,行为一点儿都不端庄娴淑,老挖土玩得一身一脸,又老爱爬到男人身上,哪里好了?”

  女娃瞪着他,再看看现在的自己,的的确确是坐在人家身上没错,不禁有点气虚。“你……又不是男人,你只是男生……我也不是女人,我还是小女娃,我妈咪说,小孩子一起玩没关系,还有,我哪里说什么古怪话了?”

  “人家叫娘你叫什么妈咪,人家叫爹,你叫爸比,这不是古怪话吗?还有,什么男女平等?丈夫是天,你不知道吗?以后我要娶的女人,定要懂得三从四德,你……绝不合格。”说着,他将她一把抱下去,拿着书册起身离开。

  她,赫连茉儿,就这样傻傻地坐在地上,好久好久之后才哇一声哭了出来……

  爸比赫连麒说,她一定要抓住阎爵的心,让阎爵哥哥以后也叫他一声爸比的,这是爸比的愿望,很大很大的愿望呢,她当然要让爸比达成啦,可,现在怎么办?阎哥哥根本就不爱她、不喜欢她,还说她不够格当他的妻子……

  茉儿越想越伤心,越哭越大声,一直到有个人走过来一把将她抱起为止——

  她瞪着来人,来人有点心虚的别开眼。

  明明只相差不到三岁,不知为何两人的个头却差这么多?

  对方竟然可以像大人一样将她一把抱起……

  还伸出他的手替她抹去脸上的一堆泪……

  害她心跳得好快好快,脸好红……

  他不是说他不喜欢她、不想爱她,更不会娶她吗?

  “你怎么又跑回来?”她嘟着小嘴,泪汪汪的瞪着他。

  “娘说,男人不可以让女人哭,虽然你还不算是女人,但还是个女的……”阎爵说不下去了,因为觉得越解释越可笑,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其实,他没说的是,他并不讨厌她,只是很不想叫赫连麒一声爹,毕竟,打从一出生就被逼迫要叫人家爹的感觉,嗯,实在是不太好……

  但,他真的不讨厌她。

  这是真话。

  一辈子都不一定会说出口的真心话……

  第1章(1)

  千邺国一○二三年。

  三月的都城,樱花错落,位于都城十里外的赫连山庄及对门的阎家堡,亦是单樱盛开,远远相望。

  “小姐小姐,阎少爷回来了!”一个身材略微丰腴的丫头气喘嘘嘘的跑进赫连山庄偌大的院子里,仰着头对空喊道。

  咦?叫半天,竟没人探出头来?

  怎么可能?通常这个时候小姐都是躺在树上睡午觉的啊,难不成睡得太沉太香所以没听见她大妞的呼喊?

  想着,大妞决定改口不叫小姐了,双手圈住嘴,对着也不知睡在哪一棵树上的她家小姐大叫:“阎爵回来了!阎家堡的阎爵回来了!听见没有啊?是阎爵!高大帅气威武迷人又严肃得不得了的阎爵大少爷回来了!”

  咚~~

  有重物落在落叶及草地上的声音。

  大妞蓦地回头,终于看见熟悉的一团美丽又可人的粉红色身影,正双手揉着浑圆的小屁屁低低的嘶叫着。

  “痛……臭大妞……”赫连茉儿揉着摔着的臀,美丽的瓜子脸此刻正蹙着眉,噘着红嘴儿,一副很疼的模样。“才刚睡着呢,你这么大吼大叫的就怕没人知道你叫大妞啊?连嗓门也这么吓人。”

  大妞大她两岁,是她七岁时妈咪叫爸比替她找的贴身丫头,因为打小一块儿长大,妈咪和爸比对她也和对自己女儿一样,久而久之,这丫头也就变得跟她一样无法无天了,说是丫头,还比较像是她姊姊。

  “臭小姐,人家可是为了你才这样大吼大叫的耶,也不知是谁日也盼夜也盼着人家,连睡着了作梦也在叫人家的名字,还说这辈子非人家不嫁——”

  大妞话还没说完,赫连茉儿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阎爵回来了?”不会吧?

  “对啦。”大妞把她粗鲁的手从自己领口上给扯下。“臭小姐,你就不可以举止温柔端庄点吗?你明知道阎大少爷不爱粗鲁的姑娘——”

  “真的?他回来了?”根本没听到后半段的话,赫连茉儿古典的瓜子脸上因为这个消息而布满着惊喜,却也带着一丝丝的狐疑。她天天缠着对门的阎伯伯和阎伯母问着他们家的儿何时归来,总是没个底,怎么就一夜的工夫便回来了?

  “是真的,大妞我有眼线在对门呢,刚刚不就用鸽子传书过来了吗?你自己瞧瞧。”大妞才把信给掏出来,就被茉儿给抢走了。

  少爷午时已回堡。

  短短七个字,让赫连茉儿的脸绽放出绝美的笑容。

  话说阎爵十五岁就跟着一位名师上山修行,每年过年才回家一趟,二十岁下山回阎家堡,还没能喘口气呢,就开始出远门,打算用三年的时间把全国三十八家钱庄全跑遍,为了熟悉各个钱庄的人事脉络,他亲自坐镇,短则半个月,长则个把月,除了逢年过节回堡一趟,大多时候都是不在的。

  她每天盼啊盼、望啊望地,每当他回堡,她就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巴不得缠着他,他念书她就在旁边玩她的,他吃东西她就陪他一块儿吃,然后呱啦呱啦的跟他细说他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的大小事,他有没有在听她也不是很确定,因为只要可以在他旁边,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真的真的好想他……

  “大妞,我现在就要去阎家堡!”说着,赫连茉儿转身就往大门口跑。

  “什么?你就这样去?”大妞简直快昏倒。现在小姐全身是泥又是土的,昨儿夜才下了一场春雨呢,刚刚那一跤跌在地上,衣服和脸上都沾了泥。“等等啦,小姐,你不可以这样就跑去,你忘了大少爷喜欢温柔婉约、举止端庄的女人?你这样脏兮兮的——”

  “我管不了那么多啦,我要马上见到他,妈咪说女人是以气质取胜,外头的衣服再美也没用!”

  啥?大妞踩着她肥肥的小腿用力追上去。

  “气质?小姐有吗?小姐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美女,可是要谈气质,那可真是没有的——”

  闻言,赫连茉儿蓦地转身,提裙,把一只绣花鞋脱下,然后朝大妞扔了过去——

  “啊,小姐,你搞谋杀喔?”大妞肥肥的身子一闪——

  厚,竟然没扔到。

  脱下另一只鞋,再丢——

  大妞肥肥的身子又一闪——

  还是没丢到!

  赫连茉儿气呼呼的瞪着她,两手插在纤腰上。“我没气质?我哪里没气质了?我这叫做天真活泼又可爱,你不懂就不要装懂,谁跟你说女人有气质就得说话小小声、走路小小步、吃东西小小口的啊?我妈咪说那叫做作!忸怩!虚伪!当个现代女性,不必活得那么辛苦,有话当说,有事当做,有梦想就要去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当阎爵的老婆,听懂了没?臭大妞!”

  “听懂了啦,小姐。”大妞替她把两只绣花鞋给捡回来,弯下身帮她把鞋子穿上。“就算你天真活泼又可爱,也要穿鞋子才能去见心上人啊,对不?还有啊,夫人常说什么欲擒故纵什么的,小姐有没有在听啊?没穿鞋子就去找人家,人家会觉得你太猴急,越是容易得手的东西就越不懂得珍惜,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大妞说的话有理没理啊?小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