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急征老公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宋雨桐
  怪了,她现在究竟是在哭什么?哭自己笨、自己傻,竟然会以为一张合约就可以保证那个男人会把她娶进门?还是在哭自己为什么那么命苦?之前公开征婚没人要,现在好不容易有男人说要娶她了,却是一场天大的骗局?如今人去楼空,她找谁去?

  那个席尔斯……钞票是他家印的吗?就那么大大方方汇给她一千万美金,抱了她一次之后就潇洒的挥手走人?他就没想过她的感受吗?难道他以为他这样的善行会让她感激涕零?

  难道他都没想过她可能会想他?永远忘不了那一次的拥抱与温存?

  马路旁的大树落下缤纷的红叶,秋天的风吹来让人觉得萧瑟的气息,向千晴边哭边走,边走边哭,走太久,鞋子把她的脚后跟磨破皮,痛得她不得不连高跟鞋都脱下来拎在手上。

  今天,大概是她二十三年来最落魄失意的时刻吧?骤闻父亲过世时,她没有倒下去,公司传出跳票,她也咬牙一肩扛下来,决定用自己的婚姻做为谈判筹码,死命也要保住父亲的江山!而如今,为了一个男人,一个不说一声就把她丢下来的男人,她的心竟然越想越痛……

  蹲下身,向千晴抱住双膝开始大哭起来。

  一次哭个够吧!哭完了,她就不要再想那个臭男人!

  “这位小姐……”有人走到她身边轻声唤着。

  “滚开!”她哭了一张大花脸,究竟是哪一个不识相的家伙还跑来吵她?而且还是个声音挺像那家伙的家伙!

  “手帕借你吧。”不死心,一只大手好心的递给她一条手帕。

  “我叫你滚开!否则我就把你揍个屁滚尿流!永远不能跟你心爱的女人行房!”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她大小姐哭得正爽,这个莫名其妙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怨气很重。”带笑的嗓音轻轻柔柔的,不疾不徐的朝她飘过去。

  她始终垂着脸,任她叫嚣得多有魄力,也不会让人感觉到有任何威胁性。

  “干你屁事!”向千晴再也不管自己这张哭花的脸有多吓人,更不管是不是有人可能认出她这个在大马路上像个疯子乱吼乱叫的人,就是那个豪宇开发的名门千金,她全都豁出去了!

  一个起身,她想也不想地朝对方出了一拳——

  咦?闪过了?

  再一拳——

  白细的手掌却反手让一只大手给包住。然后,向千晴在一片泪眼蒙眬中终于瞧清了那个家伙的脸……

  “你……你……”她是因为过于想念所以见鬼了吗?席尔斯这张俊美的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向千晴眨眨眼再眨眨眼。

  “我怎么了?”他神态悠然,带笑的望住她那张哭得很可怜又很悲惨的脸。

  她的反应却是直接扑进他怀里,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腰——

  席尔斯一愕,似乎完全没预料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热烈的欢迎,但,对于她突来的热情,他一点都不排斥。

  半个小时前,当班鲁接到讯息,说向千晴一个人边哭边走在这条山路上时,他就马上叫班鲁把车开过来了。

  没想到,情况比那个人形容的更糟!这个女人白皙的脚上伤痕累累,蹲在路边放声大哭,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

  “你不是飞回新加坡了?”她紧紧地抱住他,像是一松手这个人就会飞走似的。

  “谁告诉你我去了新加坡?”他说去,而不是回;因为他的家根本就不在新加坡,而是在纽约。

  “我打你手机,你关机了。”闷着声,鼻腔里还有浓浓的哭音。

  “那是因为我一个小时之前正在谈一场重要的生意,才把手机关机,后来又忘了开。”他淡淡的解释着。要不是班鲁的手机一直开着,他也不会知道这个傻女人竟然会打算这样赤着脚走下山。

  “所以,你不是丢下我?”浓浓的哭嗓带着强烈的不安与害怕,她等待着他的回应,不安得连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勇气都没有,只敢紧紧抱住他,这是她的极限——把一颗心赤裸裸摊开的极限。

  闻言,席尔斯的心一凛,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上了胸腔,让他的胸口有点疼、有点痛,让他不自主的张开手臂,紧紧回抱住这个女人。

  她的身体在颤抖,又冷又凉,他在心里低咒着,下意识地将那冰冷的身躯拥得更紧。

  他的拥抱,终于让她产生了勇气,本来埋在他胸前的脸陡地抬起,一瞬也不瞬的盯着他瞧——

  她的眸中,有着恐惧、不安与害怕,哭肿的眼也依然美丽,而且益发惹人怜爱。

  “所以……”席尔斯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眸、她的脸和她的唇。“你是以为我把你丢下来一个人走掉,才会哭成这样?”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心轻拧着。

  “才不是这样。”她下意识的否认,因为她不想让他发现她竟然可笑至此,更不想让他知道她竟然会如此的思念他。

  “那是为什么?”

  “是因为、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忙。”对,就是这样。也许,她真的不是因为太想他才会哭得像疯子似的,也许,她只是找不到人可以替她解决难题,所以才会一时无助……这可能性很大啊,不是吗?向千晴想说服他,更想说服自己。

  不想承认,自己竟然可以这么快便把心交给一个男人。

  “你要我帮什么忙?”席尔斯眸光一闪,嗓音蓦地转为清冷。

  “我需要……你帮我保住公司的经营权。”她,还是说出口了。虽然她极不乐意自己必须向人求助,而且还是向婚姻合约的对象求助,但,事关重大,她不得不开这个口。

  原来是这样……

  席尔斯冷了眼,方才胸腔里滚动着的一丝暖意顿时消散无踪。

  他,何时也变得这样可笑天真了?竟然会以为这个女人独独只是为了找不到他的人才伤心成这副模样?!

  “上车吧。”他松开她的手,率先转身上了停在路边许久、正在等着他们的一辆黑色座车。

  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与嘲讽,她看见了,却不知道为什么。

  小跑步跟上去,坐上了车,席尔斯的脸望向另外一边的窗,她静默的看着,却怯怯的不敢再说话。

  因为,他好像在生气,她却无法知道为什么。

  第五章

  席尔斯把向千晴带到他新的住所,并交给了她一把房子的钥匙和一张感应磁卡。“以后,你随时可以来这里找我,也可以使用屋内任何东西,就像女主人一样。”

  向千晴凝眉咬唇。“我想,这个就等我们正式结婚以后再给我吧。目前,我觉得我的身分并不合适。”

  说着,她把钥匙和感应卡递还给他,席尔斯却没有接过,迳自走到吧台前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

  “留着吧,免得像今天找不到我的人,自己在那头胡思乱想。”啜饮了一大口酒,席尔斯藉机让脑袋放空。“坐下吧,不必拘束,在我面前,你不必谨守什么千金小姐的礼仪规范,做你自己就好了。”

  向千晴意外的看着他。怎么被他说得她好像是个本性野蛮、不爱受束缚的野丫头似的?他哪一只眼睛看到她的“本性”啦?

  好吧,她承认在她不知道他符合她应征老公的条件之前,确实在他面前做过非常失礼的举动,但,那也是他自己过分在先啊!不是用嘲讽的眼瞧着她,就是对她毛嘴毛手,她当然要奋力还以颜色。

  可如今,他将是她向千晴要嫁的夫婿,合约上不是言明她必须“尽力配合”当他席尔斯的妻子吗?以他的身分地位,自然得该有一个端庄娴淑、优雅识大体的妻子,她怎能现出原形?那有可能很快就把他给吓跑了——在她还没跟他走进结婚礼堂之前。

  不行不行,她绝对不能这么轻易便被这个男人骗了。

  向千晴偷瞄了席尔斯一眼,瞧这个男人连四下无人的时候都优雅迷人得让她几乎要移不开眼了,她怎么可以自曝其短,当那个配不上他的女人?

  席尔斯一直在观察向千晴的表情,看她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挣扎得如此辛苦,忍不住提唇轻笑。“我是说真的,如果我要找一个名门千金当妻子,你绝对不会是我的对象。”

  向千晴挑挑眉,忍不住抬头挺胸。“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的人是你,而不是附加在你身上的那些不重要的东西,最真的你就是最好的,所以,在我面前,你只管表现出你最真的模样就足以讨好我了。”

  讨好他?

  向千晴红了脸。谁要讨好他来着?她只是为了合约,尽力配合当一个好妻子而已好吗?她才没有刻意的想要讨好他。

  可是,除了这一句,他前面所说的那一串话却莫名的让她觉得舒服极了。

  虽然他是因为想要抱她的身体才决定娶她的,但至少这样听起来,他似乎对她这个人也挺喜欢的,对吧?就算她曾经想踹他没成功,就算她曾经三番两次对他瞪眼又大吼大叫,他还是喜欢她的,对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