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急征老公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宋雨桐
  “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吗?”李俊恩蓦地脱口而出,见向千晴凝眉朝他望来,他才解释道:“也许小姐觉得我的话不中听,不过,此刻面临公司存亡之秋,小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事有轻重缓急,我想这事应该等公司的跳票危机暂时解除及董事会结束之后,再来处理会比较妥当。”

  向千晴看着李俊恩,李俊恩不卑不亢的迎视着她,然后……向千晴笑了。

  “好,就依李秘书的意思。”

  李俊恩不自在的别开眼。“我只是尽我该尽的职责提醒小姐而已,如有冒犯,还请小姐见谅。”

  “李秘书别这么说,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没有你在旁边帮忙我,我可能早就垮了,不是累垮了,就是被斗垮了。”想起过去将近一个多月来的混乱,此刻的向千晴终是有了松一口气的解脱感。“你会一直帮我的,对吧?爸爸生前很倚重你,我也是,希望你明白……”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席尔斯在台湾的暂时住所,位在阳明山半山腰的一幢独栋别墅里,黑瓦白墙的两层楼尖顶建筑,透着浓浓的布拉格色彩,建筑四周是一片翠绿草皮,院子外筑起两百公分高的石灰色砖墙,就算有人有心窥探也不是太容易的事。

  席尔斯对这个新住所还算满意,尤其是院子里那棵大椿树,大门边那个罗马味十足的小喷水池,屋子里头四面采光的白色落地窗,和踩上去十分温润厚实的实木地板,让他难得有了度假的感觉。

  这次来台,名为度假,却还是少不了要处理一些公事,不过,让他最近忙得不可开交的却只有一件事——他未来老婆向千晴的事业版图。

  “这就是你要的东西。”班鲁带来一叠厚厚的资料。“我从电脑里将它们跑出来,这样比较一目了然。关于你要查的资金流向问题,我花了一大笔钱才查出来……还有一件很重要的消息,向天朋已说服其他三名董事跟他一起让出手上股权给德国那家财团,再加上这半年来陆续在市面上买进的股权,共计可以取得豪宇开发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席尔斯皱眉。“他们打算用私下转让的方式还是盘后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应该是前者,他们约好后天下午签约。”

  “后天?”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打算等到临时董事会之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而是选择瞒着向千晴这个最大股东私下解决。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是的。”

  席尔斯沉吟了一会儿,随即做出了决定。“我要见除了向天朋之外的那三名董事,你去安排。”

  “老板,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

  班鲁眼皮乱跳,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就算向千晴把公司的一千万美金缺口补上,也没有与他们协商的空间了,或者说明白一点,他们根本就没打算真的等到董事会再来讨论这个问题,这不合逻辑,也不合商业道德,而且对方出的价钱比市价才高一成,这些股东却愿意卖且急着卖,所以我想,一定是有人刻意夸大事情的严重性,再以低价顺利取得股权。”

  席尔斯一笑,点点头,反问道:“向天朋也是大股东之一,为何他愿意故意压低股价卖给外人呢?”

  “想必是那个外人给了向天朋莫大的好处。”

  “所以,我必须见他们。”席尔斯给了他结论。

  完了,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班鲁眨眨眼,装傻。“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老板你想干什么?”

  “以你的智慧,问这个问题很可笑。”席尔斯又把球丢了回去。

  “老板,你的钱太多了吗?还是你想花的是大老板的钱?”无论答案是哪一个,结论都是——这是一项绝对不理性的投资。

  豪宇开发是什么鬼公司?竟然要老板亲自上战场卖老脸,不,是俊脸!另外还得赔钱去做这笔生意?怎么想,老板都成了个冤大头。

  席尔斯微笑,难得温柔安抚自己的助理。“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葛拉尔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亚洲区总裁这个身分很好用。”

  “你根本就是糟蹋了它好吗?”这话说出去给大老板听见了,一定会气死吧?偏偏大老板需要老板这棵摇钱树,也拿他无可奈何。

  “快去吧,坏了事,你就滚蛋。”

  没良心的男人!冷血无情、薄情寡义!见色忘友!班鲁在心里念了一大串骂人的话,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口:“价钱呢?”

  “比对方出的价钱高一倍。”席尔斯无关痛痒地说。

  厚~~

  他就知道,就知道,女人根本就是祸水!

  班鲁瞪着席尔斯,席尔斯也大方的让他瞪,老板的好心情……瞎子都可以看得出来。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向千晴已经三天没见到席尔斯了!

  电话没有,手机没有,人也没有,这个男人根本就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叫了一辆计程车,她直接上私人会馆“岚苑”也巧遇不上他,到最后她索性直接杀到306号房,却杵在房门口完全没有敲门的勇气。

  她的脖子上依然系着一条丝巾,目的就是要掩盖住那天他在这个房里咬在她脖子上的数个吻痕,那痕迹很深,过了三天都还烙印在她脖子上,而这个男人却好像把她这个未婚妻彻底忘了!

  她曾经很努力的试着不去想他,不打电话烦他,不来找他,毕竟他们的关系太奇怪,称不上认识,却已经拥有最亲密的肌肤之亲。

  但除了她跟他上床的这件事之外,他没有跟她提过任何婚事的细节,甚至没多问她公司的状况,完完全全的置身事外。

  就算她只是他的情妇,也该拥有他的一丁点注意吧?更何况,她将是他要娶进门的妻子!他连一通电话都吝于给她,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对……他们甚至连交往都没交往过,连最基本的互动都让她无从下手。

  手抬起又放下,因为她不知道如果见到他了,她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因为她想他?还是因为她需要他?或者是……她累了,想找个臂弯休息?

  她是真的累了,很累。

  这三天她试着在召开董事会前找那几位董事沟通,寻求他们对她的支持,可是他们不是避不见面,就是见了面之后跟她打哈哈,眼神飘移,言辞闪烁,嘴里说着没问题没问题,可是她却完全感受不到他们的诚意。

  事情有点蹊跷,可是她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好累好累,无助得好几天都蒙着被子哭。

  她知道自己必须找席尔斯帮忙,如今也只有他有那个能力及金钱可以帮助她解决这个困境。

  她需要有人讨论,有人可以给她最好的意见,而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他可以帮上这个忙,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比起她身边的任何其他人,她竟然比较信任他。

  这很可笑她也知道,因为他对她而言,就跟一个陌生人差不了多少。

  “小姐,你找这间房间的房客吗?”一名会馆服务生见她站在这里许久,不禁上前询问。

  “嗄?是的。”向千晴有点难为情,却还是点点头。

  “他已经退房了喔,现在这间房没住人。”

  “退房?”向千晴愣住了。“什么时候?”

  “两天前吧,是很高很帅的那位客人吧?他走的时候,我们会馆经理还伤心了好久呢。”

  “是这样……他有说他要去哪里吗?”

  服务生摇摇头,笑了笑。“客人不会告诉我们这些私事啦,不过听说他们来自新加坡,可能回新加坡去了吧,他身旁那个老一点的男人是新加坡人喔。”

  向千晴笑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转身离开会馆,她像是脑袋突然被抽空似的无法思考。

  席尔斯竟然连退房了都没告诉她?

  这代表什么?他打算抱她一夜,付她一千万美金之后就不要她了?她的一夜值得一千万美金?她是不是该觉得很高兴啊?

  向千晴咬住唇,眼眶热热的,鼻子酸酸的,那从体内不断冒出来的泪意让她憋得鼻头红通通的。

  好过分,真的好过分!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不说一声就搬走,连通电话都没有……该死的!

  不对,她可以打他的手机啊,之前是不知道打电话给他要说什么,可是以现在的情况,她为什么不能打他的手机找人?至少,她可以骂他的不告而别吧?

  说打就打!向千晴找出对方的手机号码便拨了过去——

  关机中。

  她又拨,拨了好几次,一直都在关机中。

  向千晴颓然的把手机丢进包包里,沿着会馆外的婉蜒山路慢慢往下走。

  她不想叫车,也不想叫公司的车来接她,此时此刻的她只想独处,也只能独处,因为现在的她根本没办法面对任何人。

  泪,一滴滴的落下,她擦了又掉,掉了又擦,最后索性不擦了,让自己哭个够!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