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宋雨桐 > 急征老公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8页     宋雨桐
  席尔斯没看她,反而转向众人。“既然最后一名董事已经来了,我现在就正式在此宣布我们三位新董事的决定——我们打算继续任命向豪宇先生的千金向千晴小姐,为豪宇开发董事长兼总经理。另外,我和向小姐的婚礼即将于下周六举行,欢迎大家前来参加……”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董事会后,席尔斯再一次被送进急诊室,因为伤口又流血了,需要做紧急处理。

  向千晴就坐在急诊室外的椅子上,脸上的泪没停过,却安安静静的没有发出哭声,让一旁的人看得全身不自在。

  他们当然知道她是怕发出哭声会让里头的席尔斯听见,毕竟急诊室的医生来来去去的所以没关上门,要找家属也比较容易一些,因此外头如果有个风吹草动的,的确是很容易传到里头。

  不过,她这样不就等于荼毒他们这些待在她身边的人吗?哭得那样可怜,看得他们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受害的是他们耶!

  “要不要过来我抱一下?”麦格夫突然朝她伸出双臂,嗓音异常温柔。

  向千晴意外的抬眼,整个人傻住,好像他说的是外星话。

  “他只是想安慰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陶冬悦微笑的解释,起身朝她走过来,蹲在她面前。“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勉强你,而如果你愿意,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下。”

  啥?现在究竟是在演哪出戏啊?向千晴泪也不流了,被这两个大帅哥突来的温柔搞得莫名其妙而且有点害怕。

  “不用了,谢谢。”她哑着嗓音拒绝,赶紧用手把脸上的泪给抹干。“我不会再哭了……所以,谢谢你们的关心。”

  “没关系,你尽量哭,可以到我怀里哭。”麦格夫忍不住又插一脚。

  “我的也可以,只要你高兴。”陶冬悦温柔的看着她。

  “你们两个是吃饱太闲撑着了吗?”席尔斯被班鲁用轮椅推了出来,医生说这样坐着比较不会再牵动伤口。不过,他方才在里头听到这两个师兄弟和他未来老婆的对话,就已经狠狠的牵动伤口了。

  他们根本就是存心故意让他在里头难过,不过,他当然也知道这两个人的用意只是想要逗向千晴笑一笑。如果他们不说,他也不知道这丫头竟然在外头一直哭……早知道,就叫那庸医随便把伤口包一包就好了。

  瞪了两个顽皮的师兄弟一眼,席尔斯的目光才落到那哭红了一双眼的向千晴身上。

  她瞅着他,泪水好像又快飙出来,咬着唇,一句话也不敢吭。

  真的是个……爱哭鬼。他在心里低叹。

  “我要回病房去了,你推我去。”

  嗄?!“我吗?”向千晴指指自己,眸子光灿的一闪。

  “对,因为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所以你得负责喂我吃饭吃药,替我擦背洗脸,帮我跑腿,念杂志给我听,一直服侍我到出院为止。”

  是吗?向千晴笑得眼儿弯弯,开心不已。

  “谢谢你,席尔斯,真的很谢谢你。”她连番道谢,因为知道他这么说就表示他已经原谅她,不生她的气了。

  本来以为他不赶她走就已经很阿弥陀佛了,没想到,他肯让她留在他身边照顾他,真是太好了!

  席尔斯失笑的看着这张灿烂的笑颜,一张冷冰冰的脸不知该做何表情,笑也不是!不笑,也难。

  有人被奴役还笑得这么开心的,这世上大概也只有这个傻丫头了吧!

  “所以,我们可以滚喽?”麦格夫朝陶冬悦眨眨眼。

  再待下去,不知道这两个冷男泪女会做出什么限制级的动作来,还是快闪的好。

  陶冬悦一笑,挑眉询问着席尔斯:“婚礼不用延期吗?”

  席尔斯的枪伤,哪有可能这么快就痊愈?就不知道这家伙在猴急什么,一定要急着把人家娶进门。

  “不用。”

  “好。”

  席尔斯和向千晴异口不同声的回答。

  “席尔斯,我不想再看你进一次急诊室了。”向千晴皱着眉,头低了下去,一边绞着双手一边说:“反正我今生今世都是你的人了,早嫁晚嫁也都是会嫁给你的,我要我的婚礼完美无缺,我不要一个有可能在婚礼进行到一半就被送进急诊室的新郎!”

  席尔斯想也不想便道:“这种事不会发生。”她实在太小看他席尔斯的意志力了。

  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搞定。

  不过,她刚刚边哭就边想了很久,她绝不要他负伤还要跟她举行婚礼,就算他的伤口不会痛,她看了也会替他痛。

  想着,不管说出来的话会不会笑掉人家大牙,向千晴还是咬着牙,坚定的说出口——

  “可是我想要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就算你可以安然度过婚礼,也不可能给我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所以我坚持将婚礼延期。”一口气说完,气都没喘一下。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鬼理由?

  席尔斯气闷的瞪着她,班鲁抿住嘴,陶冬悦技术性的背过身,肩膀却开始不规则抖动,而一向不太拘小节的麦格夫则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对话,噗哧一声便狂笑出来——

  全部的人都在笑,笑得向千晴的耳根子都红了,又羞又恼又急。

  她只是怕呵,好怕,席尔斯就这么被送进急诊室,然后就出不来了。

  如今,在这个世上,她爱的人就只有他了。

  他将是她的丈夫,她的唯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说什么她都不能让他这样胡搞,顶着枪伤跟她结婚。

  “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完美的新婚之夜。”虽然他实在不明白那一夜究竟见鬼的为什么那么重要,那又不是他跟她的第一夜!不过,既然那是她的愿望,就算卖了他的命,他也会尽量让她满意。

  她瞪他,感动又气恼。“你究竟为什么非得那么急呢?难道你担心我毁约?我又没有翅膀,飞不走的!”

  毁约?

  这个又是什么?

  麦格夫笑声乍止,和陶冬悦相视一眼,兴味非常,纷纷将目光移向一定知道内情的班鲁。后者的眼睛则瞬间移到天花板上,假装看不见。

  “你当真想气死我吗?”席尔斯的胸膛剧烈起伏着。“送我去病房,马上,还有,其他人不准跟来!”

  第十章

  一进病房,席尔斯就从轮椅上站起,长手一勾,圈住向千晴的脖子便将她吻得天昏地暗……

  不,他不是在吻她,而是在啃她、咬她、折磨她。

  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以为他急着娶她是因为他担心她违约逃跑?她的脑袋瓜子究竟装什么?杂草吗?

  席尔斯越想越气,偏偏现在的他不能把她压在床上好好处罚,只能狠狠的吻她咬她,以消他体内的熊熊怒火。

  “你在生气吗?”她怯生生地问。

  “你看不出来吗?感受不到吗?对,我就是在生气。”

  双手紧紧攀住他的肩,因为腿软。“为什么?我要婚礼延期是为你好啊。”

  “你嫁我就只为了那份合约吗?该死的合约!”

  “等等……唔……席尔斯……”向千晴怕他的伤口再次流血,担心得要命,根本动都不敢动,只能乖乖踮起脚尖,仰着纤细的脖子让他吻,可是,他好像越吻越激动,狂野的气息密密的罩住她。

  那一连串的吻转眼之间移上了她的颈项、锁骨……让她无法呼吸,只能不停娇喘。

  “不,你这样伤口又会流血……”她伸手抓拢自己已被他吻得敞开的衣领,遮住裸露的春光。

  “你给我住嘴!”说中了他此时此刻的痛处,他气得再次咬她的唇。

  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的无能为力过,不禁让人感到沮丧又生气!

  “席尔斯……这里是医院……”她忍不住求饶,一张粉嫩双唇被他的吻蹂躏得又疼又肿,可是更疼痛的是她的身体——因为被挑起的渴望而深深痛着。

  “没关系。”

  “可是可能会有医生护士要来巡房……”

  “到时候再说。”他不想放开她,因为他早想这么做了,在他躺在病床上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之后的那一刻开始。

  吻,益发的激烈,那双总是可以挑动她热血沸腾的大手,正从她的衣服下摆钻进去,沿着她平坦紧缩的小腹不断往上爬,掬住了她丰挺的浑圆。

  “席尔斯,不可以……”

  他咬她的唇,用力的吸吮着,让她又痛又想哭。

  “够了,你这样伤口会流更多的血!住手!”向千晴娇喊着。“好了,我告诉你,不是因为合约!当然不是因为合约!就算没有合约我也想嫁你!这样可以了吧?你不要再这个样子了……我会怕……”

  席尔斯眸光一闇,终于止住了他略带粗蛮的吻。

  她漾在眼底的泪,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终于稍稍地将他的理智唤醒,抚平了他焦躁莫名的情绪。

  捧起她的脸,席尔斯的吻改为轻柔。

  向千晴的心幽幽地颤着,承受他温柔又缠绵的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