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艾蜜莉 > 隐婚俏特助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艾蜜莉
  她下厨时,他会负责洗碗,每次和他并肩挨蹭在窄小的流理台前,她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像是一个家,觉得他们会这样天长地久的过下去。

  “那个……”洪子华感觉不对劲,试着想截断蔚呈韬的话。他感觉这对前男女朋友不像分手了三年,倒像正在冷战中的情侣。

  “她讨厌茄子、苦瓜、榴槤、玉米和所有豆类的食物,和她一起用餐时,一定要避开这些东西。”蔚呈韬无视于洪子华抗议的话语,继续道:“如果和她吵架了,一定要先道歉。她的生日一定要记住……”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种依依不舍的情意,反复地温习着两人爱情的点点滴滴。他们都知道,受上一个人如果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就不会各自孤单了那么多年。

  他要让他知道,他从来未忘过她。

  他要再一次唤醒她,两人相爱的记忆。一千多个日子培养的默契,不是一个认识十五分钟的男人就能取代的。

  维琤愈听心愈酸,顾不得礼貌,拿起包包,推开椅子,仓皇地跑出餐厅,趁着情绪崩溃前逃离他的视线。

  “徐小姐——”洪子华试着叫住她。

  维琤的突然离席,惹来邻桌的侧目。

  “对不起,打扰到你相亲了,希望下回联谊你能找到适合的对象。”蔚呈韬一脸歉然地说。

  “什么意思?”洪子华感觉自己好像被眼前这对男女摆了一道,还想上演复合的戏码就别来耽误他的时间嘛!

  男人的青春也是很珍贵的耶!

  “我先出去追维琤了。”

  语音方落,蔚呈韬站了起来,快步地闪过迎面而来的服务生,走出餐厅,试图在浮动的人群中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

  手扶梯上,维琤被困在杂沓的人潮中,缓慢地往前移,好不容易才离开购物中心的大厅,偏偏脚上的细跟高跟鞋又拖住她的步伐,让她走不快。

  方才在联谊会场  ,蔚呈韬的一席话,宛若一把利刃,残忍地将她结痂的伤口再度掀拨开来,血淋淋的,儿狼藉一片。

  她对她的爱有多深,痛就有多久。

  她不懂他怎能如此自私,他在外人面前说出两人交往的细节,是为了让她难堪,还是提醒她过去有多么愚蠢呢?

  她的鼻端汇聚着酸楚,趁着情绪崩溃前,仓皇地逃离联谊会场。

  走在信义区的空桥上,迎面而来双双对对嬉笑打闹的情侣,更加衬托出她的孤单。

  循着玻璃护栏,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直到后肘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扣住,她被迫旋过身,对上蔚呈韬焦急的脸。

  “放开我!”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手,瞪着他。

  “维琤……”蔚呈韬轻喊着。

  “让我难堪是能带给你多大的乐趣吗?”她脸上有一股悲伤的神色,严肃地质问他。

  “我没有恶意。”他一脸无辜的表情。

  他只是狡猾地想把围绕在她身边的爱慕者一一赶跑,当洪子华那双眼肆无忌惮地欣赏她曼妙的身材时,他嫉妒得快要抓狂。

  “你没有恶意,只是故意而已!”顾不得天桥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她豁出去,毫不顾颜面的讽刺道。

  “我只想让你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很在乎你。”蔚呈韬紧紧盯着她看。

  “在乎我?”她冷嗤一声。“你有什么资格在乎我?你用什么身份在乎我?”

  每次只要想到蔚呈韬已有未婚妻,她的语气就尖锐了起来,对他的态度就像一只长满刺的刺猬,想攻击他、咬痛他,但最后受伤难堪的总是自己。

  “同事。”他选了一个安全的身分。

  她望着他,心揪痛着。

  他们之间只剩下同事关系,而她还希望他说出什么呢?

  “同事能干涉对方这么多吗?”她深吸口气,敛去眼底的感伤,气呼呼地说:“要是我也以同事的身分介入你的婚事,提出各种意见,你会有什么感觉?”

  “乐意之至。”他的嘴角咧出一抹笑容。

  “什么?”她听得不真切。

  “我很需要你的意见,只要你说出口的,我全部都会接受。”他的眼神诚挚得不像是在说谎,仿佛他真的很在乎她,教她的心慌了起来。

  “神经病!你才不需要我的意见,我也不会给你任何意见!”她没好气地说,轻瞪着他,用仅剩的一点倔强抵御他,画出界线,以免自己的心愈坠愈深。

  “我需要你的意见。”他固执地说。

  “为什么?”她反问道。

  “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最了解我的人。”他望着她,压抑住想冲过去去搂抱她的热情冲动。

  她怔怔地望着他,眼底掠过一抹受伤的神色,整个人罩在深深的忧虑里。

  上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她的男人。

  如今,两人什么都不是了。

  她的视线越过他宽阔的肩线,落在他身后的电视墙上,巨型的荧幕正播放着热门电影预告,而他和她的爱情就像下档的电影,故事早已落幕了。

  “但你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懂我、也最不了解我的人。”她冷冷地抛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去。

  她踩着磨脚的高跟鞋,强忍着脚趾传来的痛楚,挺直背脊,以最优雅的姿态没入人群里。

  第4章(1)

  对维琤来说,蔚呈韬就像一颗蛀掉的牙齿,当它痛起来的时候,就特别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为了将这颗蛀掉的牙齿连根拔掉,维琤决定彻底把所有关于蔚呈韬的东西全部归还给他,彻底与他划清界线。

  这天下班后,维琤约了蔚呈韬在医院路口的便利商店见面,要将他遗留在客厅的领带还给他。

  本来她也想将养在水族箱里的那两条接吻鱼一并归还给他,免得他三天两头打电话或传简讯问候它们的状况。

  那两条鱼好歹也陪了她三年多,要送还给蔚呈韬说不感伤是骗人的,但谈恋爱就是这样,当两人爱得浓情密时,见到他送的小宠物、小礼物,会感到加倍甜蜜开心,难过时,它们则提醒她的痛。

  后来两人达成协议,等他搬好家后,她就把鱼送还给他。

  远远的,维琤瞧见穿着衬衫和西裤的蔚呈韬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即使在拥挤浮动的人群中,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就算被他伤害过,她的心仍旧不争气的为他而悸动。

  每当夜深人静,寂寞悄悄来访时,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想念他。

  见到蔚呈韬逐渐走近,维琤敛去眼底的迷惑,沉下脸,一副淡漠疏离的姿态。

  “嗨,等很久了吗?”蔚呈韬噙着歉然的笑容,注视着她。

  “你的领带。”两人隔着一步之遥,她将手里的提袋递给他。

  “谢谢。”他接过提袋,低声地说。

  “等你找好房子,我就把鱼还给你。”她没好气地说。之前他要去美国参加外科训练时,完全没关心过那缸鱼该怎么办?由谁负责养它们?

  结果现在一回到台湾,就开始关心那两条宝贝鱼的状况,三不五时央求要看鱼,再不然就是要求她传照片给他。

  “那就再麻烦你了。”蔚呈韬客气地说。

  “嗯。”她轻应一声。

  “这个星期过得好吗?”

  “还可以。”

  “联谊计划进行得顺利吗?有没有遇到适合交往的对象?”

  她轻瞪着他,没好气地数落道:“经过你上次的恶搞,谁还敢跟我联谊呢?大家都以为我跟前男友纠缠不清!”

  思及上周末他的恶行恶状,维琤就一肚子火。

  她从联谊会场离开之后,洪子华就向“恋爱勿语”的主办人夏可郁投诉她感情生活复杂,就算她再三澄清自己已经和蔚呈韬分手了,但夏可郁还是语重心长的建议她不要来参加联谊活动。

  毕竟会去参加婚友社的人,大部分都是抱持着寻找结婚对象而来的,谁想把时间耗在一个跟前男友纠葛不清的人身上。

  “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助那些男生更了解你而已。”他黑黑的眼眸掠过一抹狡黠的凛光,无辜地说。

  “算了。”她懒得跟他计较下去,怕又牵扯出一堆有的没的。

  “那你等会儿应该没有约会喽?”他试探地说。

  “关你什么事?”她柔瞪他一眼,听他这么讲,感觉自己好像很没行情似的。

  “帮我一个忙吧!”不等她拒绝,他走出骑楼楼外,伸手招了辆计程车,等车子停妥后,他替她拉开车门。

  “干么?”她困惑地问道。

  “先上车再说。”

  她几乎是被蔚呈韬推上车的,他向驾驶座的司机报出一个地址后,车子便陷在拥挤的车流中,缓慢地前进。

  两人并肩坐在后座,维琤感觉两人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闻到他衣角飘散出的淡淡的药水味,还有他干净肌肤带着的皂香味,如此亲近的距离,又让她的心不争气地漏了一拍。

  “我们要去哪里?”话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用“我们”这个词感觉太亲昵了,他早已经不属于她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