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艾蜜莉 > 隐婚俏特助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艾蜜莉
  “我指的并不是物质上的东西,而是心灵上的。”她柔声地说。

  “我有爱你……”他低哑地说。

  “但是你给的爱,与我想要的差距太多了。”她深吸口气,决定跟他把问题谈开。“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需要安全感,需要被尊重,但这些你都不能给我。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永远都是在等待,等你走出开刀房,等你的电话,等你失约的借口,等你迟到的理由。”

  太多苦涩的等待,耗光了她对爱情的耐心,她甚至不知道,两人婚后她是不是依然还要这样一个人守着大房子,空等下去。

  “我是一个医师,我有我的职责,我并不是抛下你,让你做无意义的等待,我一直在实现对你的承诺。”他的脸色黯了下来,不懂为什么两人能一起走过最艰难的时刻,却无法共享现在的幸福。

  “当你抛下我,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时,完全没有尊重过我的感受,你能了解那种被抛弃的苦吗?那种本来是两个人的生活,突然变成一个人的滋味吗?”心碎的泪水缓缓地溢出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

  蔚呈韬理亏地选择沉默。

  “你可以为了追求精湛的医术而舍下我,我怎么知道哪一天,你会不会为了要挣到更多的权力和金钱而背叛我呢?”

  在医院工作久了,她的职位愈接近管理阶层,就愈了解那座白色巨塔内的生态。有太多人抵挡不住权力与金钱的诱惑,做出伤害最爱的那个人的事。

  “我不会!”他坚决地否认。

  “也许你不会,但是我只有一颗心,我伤不起。”她摇摇头。

  “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

  “对。”她点点头。

  “我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这么不值得你爱?”

  “对。”她残忍地点点头。

  “你知道分开是什么意思吗?”他瞪着她,沉声地说。

  “就是我们以后除了同事之外,什么都不是了。”她接口说道。

  “你生病的时候,我不会去关心你……”

  “我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我会去爱别的女人、娶别的女人,我不会再为你留下一个空位,不会等你回头!”他表情难看地瞪着她,眼底燃烧着怒意。好不容易他回来了,她居然选择放手,结束两人的感情。

  “祝你幸福。”她佯装坚强地说。

  话甫落,她收回哀伤的视线,趁着泪水决堤前,转身离去,徒留下蔚呈韬心碎地僵立在街头……

  第6章(1)

  在蔚呈韬正式升上外科主治医师的前一个星期,他和徐维琤彻底分手了,纠缠了七年的感情终于划下句点。

  她陪着他挨过人生最严苛低潮的时候,却在他登上事业另一波高峰时说再见。

  蔚呈韬如她所愿,退回到朋友的位置,他们成为全世界最熟悉的陌生人。

  每天进出同一栋大楼,搭乘过同一部电梯,走过同一条长廊,但两人的心却渐渐地疏远,宛如曾经交集的两辆列车,各自奔往不同的方向。

  他不必为了配合她的睡眠习惯,而强迫自己戴着眼罩入眠;不必在心里为她留个特别的位置;下班时,不用再特地绕去她的公寓,望着她的窗户发呆。

  他把寄养在她家中的两条接吻鱼拿了回来,买了新鱼缸,放在窗台旁,让它们欣赏这城市最美丽的夜景,只是他再也不能用鱼当作藉口,去关心她的生活了。

  多讽刺啊,这两条鱼的生命竟比他们的爱情长久。

  究竟是他们爱得不够,抑或如维琤所言,他的爱太过自私了?

  他知道在这座白色巨塔里,同时存在着天堂与地狱,在天堂那端有着世人最爱的权力与金钱,受到景仰与奉承;地狱这端则是生命最悲凄的死亡和疾病,甚至必须承担风险与责难。

  从进入医学院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要当一名医术精湛、专业、优秀的医师,他在乎的并不是能得到多高的收入与声望,而是能靠自己的医术和双手,在手术台上救回多少病人。

  蔚呈韬以为她懂得他追求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原来一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星期三早上,“联大医院”如同往常一般,在医院会议厅内召开外科讨论会,这也是蔚呈韬首次穿上崭新的白色长袍,以主治医师的身分参与会议。

  进入会议厅,他接过住院医师递来的一叠厚厚的病例资料影印本,找了一个靠近走道的位子坐下,讲台前总医师正报告着这一周的重大手术。

  “……四十六岁,男性,因车祸导致腹腔内出血,施以剖腹探查术……”

  总医师翻着病例报告,正接受着众人的质问,各种问题蜂拥而至,犹如一场辩论会,讨论着手术急救过程有无缺失或引发医疗纠纷的部分。

  维琤放轻脚步,踩在深色的地毯上,梭巡了会议厅一圈,后方的位子都坐满了,只有靠近走道右侧旁剩下一个空位。

  今早她起得太晚,又没赶上公车,以至于迟到了。

  “对不起,请问旁边这个位子有人坐吗?”

  她弯下腰,压低嗓音,垂眸不经意对上一张冷峻的脸庞。

  “没有。”

  蔚呈韬轻愣了一下,主动缩起脚,方便她入座。

  “谢谢。”

  她望了他一眼,尴尬地侧着身子走进他身边的空位,穿着短裙的长腿不经意地摩擦过他的膝盖,令她的心跳漏了一拍。

  入座后,维琤连忙拿出纸笔,想记下他们讨论的会议内容,却赫然发现自己忘了拿病例资料的影印本。

  “这给你。”蔚呈韬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她。

  “那你呢?”

  她侧过脸,瞥看着他。

  “我刚刚已经翻了一下病例资料,这周审查中的案例没有太大问题……”蔚呈韬把资料放在她的桌上,主动告诉她讨论的案例。“现在在讨论这个交通事故腹腔内出血的急救病例……”

  “谢谢。”

  她点了点头,将垂落在腮旁的发丝勾到耳后,一边聆听他说话,一边握着笔迅速记下重点。

  为了避免两人的交谈声影响会议进行,蔚呈韬刻意压低音量,凑近她的耳边低语,还拿出纸笔,写下几个关键字,方便她做会议记录。

  “病人在接受剖腹探查术,切除右叶肝脏,大量失血后死亡……”

  他写下几个医学名词,低声地说。

  “有医疗过失的问题吗?”她侧眸,发问道。

  毕竟现在是医病关系紧张的时代,再加上媒体发达,稍有医疗纠纷,家属常常在协谈破裂后,就利用媒体嗜血的特性,引发争议,制造冲突。

  “在我们多方的讨论之下,医师急救的过程完全没有失当的地方。”蔚呈韬简单地向她陈述方才讨论的重点。

  她迅速地抄写了下来。

  讨论会持续进行着,总医师依旧站在讲台上接受各方的质询。

  这是两人分手后,蔚呈韬第一次这么靠近维琤,近到他的手臂只要再稍稍移个几寸就能贴触到她的肌肤,鼻端散逸着她发梢上淡雅的香味,一丝丝、一缕缕地沁入他的心肺,再度撩拨起他的情绪。

  望着她美丽的侧脸,蔚呈韬还是忍不住为她悸动,还是有想拥抱她的渴望。

  她离去后,他的心仿佛空了一块,再也不完整。

  他在心中苦笑,不知道新的恋情能不能填补旧爱的空缺?

  ****

  半个小时后,外科讨论会终于结束,大批穿着白袍的医师鱼贯走出会议厅,维琤收拾好手边的资料,偏过头,回给他一记感谢的笑容。

  “谢谢你,呈……”维琤顿了一下,改口说道:“蔚呈韬,谢谢你的帮忙。”

  少了恋爱关系,他们仅能维持同事的距离,她再也不能亲昵地喊他的名字,也没有思念他的权利了。

  “不客气,徐特助。”蔚呈韬同样回给她一个客套有礼的笑容。

  两人互望了彼此一眼后,各自收回目光,没有太多暧昧的暗示,仅有同事间疏离客套的距离。

  蔚呈韬双手插在白袍的口袋里,准备步出会议厅时,却被江主任唤住。

  “蔚医师。”江主任喊住爱徒。

  “主任,早。”

  蔚呈韬转过身,颔首微笑。

  “下星期是我的生日,我在”颐华园“订了位子,你就带未婚妻一起过来聚聚吧!”

  江主任拍拍他的手臂,呵呵笑道。

  “谢谢主任的邀约,可惜我跟她已经分手了。”蔚呈韬说。

  当初他一直把身边最特别的位置留给维琤,就算她负气断绝联系,他也没有忘记对她的承诺,默默履行爱情里许下的誓言。

  刚回国的那段时间,他很有信心能挽回她,所以对外宣称自己有了未婚妻,如今两人的爱情结束了,他身旁的位置空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圆这个谎。

  “唉呀,我还准备要喝你们的喜酒呢,没想到竟然分手了。”江主任惋惜道。

  “让主任失望了。”

  蔚呈韬低声地说,眼角的余光瞥见维琤收拾好桌上的资料,起身排在人群的后方等着离开会议厅。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