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香弥 > 偷来的小媳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香弥
  她最后那几句吹捧的话哄得裴念玦心头舒坦,也没再追究她擅自替他拿主意的事,看向刀强,抬手比出五根手指,说道:“至少要这个数我才干。”

  “五两?这也未免太多了。”

  他说的哪里是五两,是五百两,想他堂堂济王给他管帐,要个区区五百两还少了呢。

  袁莱安没想到他会狮子大开口,同刀强索要五两,但他话都说出去了,她也只好帮腔说道:“刀爷,我家知乐哥那算术可是一等一的好,算得可是又快又好,要不你先用用看看,若一个月后他能替你把帐算好,刀爷再斟琢着给就成了。”

  刀强爽快的应道:“好吧,就这么办,你过两日就来我那儿上工吧。”

  说定这事,那壮若小山般魁梧的刀强,转身便走了。

  袁莱安见这事竟成了,欣喜的拉着裴念玦往自家滩位走去。

  裴念玦不满的瞪住袁莱安,“我说的是五百两,不是五两!”

  闻言,袁莱安被这天价给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五百两,你在痴人说梦呢。”

  “五百两还少了呢,就你这没见识的村姑才会这般大惊小怪。”

  她是没见识的村姑?袁莱安咬着一口贝齿,皮笑肉不笑的提醒他,“别忘了你现下也只是一个村夫,就算是县城、省城,也没有哪个傻子会花五百两银子请一个帐房。”

  被她这么一说,裴念玦悼幸的闭上嘴。

  袁莱安想到等他去刀强那儿上工后,家里就能多出几两银子来,心情甚美,特意去买了几个糯米丸子来给他吃。

  “喏,你最爱吃的糯米丸子。”

  手里被塞了一串糯米丸子,裴念玦刚好也饿了,吃了一个后才突然反应过来,“我最爱吃的可不是什么懦米丸子。”不过这玩意的滋味倒是不差。

  被他一提,她这才想起他不是姜知乐,问道:“那你爱吃什么?以后我再买给你吃。”

  “我爱吃荷花酥、豌豆黄、黄金糕、羊羹,还有海棠酥。”他念了一串甜点的名称给她。

  听完,袁莱安沉默着没答腔,这些甜点一听就十分昂贵,哪里是他们这样的人家能吃得起的。

  裴念玦瞟她一眼,命令般的丢了句话给她,“记得买给我吃。”

  她干笑两声没接腔。

  不容她同他打哈哈的敷衍,他抬手朝她粉嫩的腮颊捏了一把,“我说的话听见没有?”

  那亲昵的举措令袁莱安两颊登时绯红,她拭着想扳开他的手,但他突然发觉她肉嘟嘟的腮颊很好捏,捏上瘾了,两手朝她的颊肉又捏又扯。

  “滴快放手啦。”她的嘴被扯歪,说出来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裴念玦把她的腮颊当成面团捏揉了一番,这才放开她,威胁了一句,“你要是敢不买给我吃,以后我天天这么捏你。”狠狠揉捏了她一通,他心情莫名十分舒坦,勾着嘴角往回走。

  袁莱安的腮颊被他捏得红通通,娇嗔的轻跺着脚,跟在他后头,胸腔里的心跳比往日还要快了几拍。

  可慢了几步回到摊子的袁莱安,回来时就瞧见裴念玦抓着隔壁村的一个村民的手腕,将他给摔倒在地,而一旁的姜知平和姜薇薇都一脸愤慨的瞪着那村民。

  那村民约莫二十初头,似乎饮了酒,满身酒气的吼了声,“你敢打老子,老子跟你拼了!”

  裴念玦在他爬起来前,脚踩在他胸口,踩得他动弹不得,他沉着脸冷喝,“你好大的胆子,敢在你爷爷面前如此放肆,你要是想死,你爷爷我成全你!”踩在他胸膛上的脚猛地一使劲。

  那人疼得哀嚎出声,似是被他脸上那股狠劲给吓着了,求饶起来,“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饶了我吧。”这姓姜的他虽不熟,但以前也曾见过几面,他以为这人性子沉默寡言好欺辱,没想到他发狠起来竟如此吓人。

  裴念玦连忙上前询问:“这是怎么啦?”她认出此人是隔壁村的一名无赖,好吃懒做,平日里游手好闲,全靠他老爹、老娘下田干活,妻子则在城里的大户人家里当下人,挣钱供养他吃喝。

  见她回来,姜知平气愤的即刻向她告状,“莱安姊,这人见你先前不在,就想来欺负我和薇薇姊,用一文钱就想拿走咱们的五颗鸡蛋,我和薇薇姊不肯给他,他竟然砸烂那五个鸡蛋,还想把咱们剩下的鸡蛋都给砸了,幸好大哥及时回来,这才没让他全给砸了。”

  听见这人竟然砸了他们家鸡蛋,袁莱安恼了,过去踹了他几脚,朝他伸出手说道:“你这无赖敢砸我家鸡蛋,拿钱来赔,两文钱三颗鸡蛋,我也不多要你的,你拿三文钱来赔。”

  闻言,裴念玦在一旁纠正她,“这样岂不亏了,让他拿四文钱来,咱们再补给他一颗鸡蛋。”这人先前砸烂五文,再补他一枚,就刚好凑成六枚,一共四文钱。

  袁莱安觉得他说的有理,连忙改口附和,“没错,你拿四文钱来,咱们再补你一颗鸡蛋。”

  “我、我、我……”

  裴念玦神色一凛,眼神阴戻的瞪住他,“你要是敢不赔,我就一脚踩死你!”

  “我、我、我赔、我赔!”他素来欺善怕恶、欺软怕硬,在裴念玦威赫下,哆嗦着伸手到衣襟里掏出几文钱来,数了四文钱,赶忙讨好的递了过去,“喏,四文。”

  裴念玦接过那四文钱,这才收回踩着他的脚,喝了一声,“滚吧。”

  那无赖连滚带爬的爬起身,赶紧跑了。

  附近几个村民瞧见姜知乐一反先前那沉默寡言的模样,赶跑隔壁村的无赖,都有些讶异。

  但最意外的却是姜知平和姜薇薇,见着自家大哥适才一把撂倒那无赖,大显神威,姜知平兴奋地抱住他的腿,满脸崇拜的望着他。

  “大哥刚才好威武。”

  姜薇薇也一脸敬佩的看着他,一张秀气的小脸红扑扑的。

  被他们两人那般崇拜的看着,裴念玦一扫这几日来的憋屈,得意的仰起下颚,将手上的四文钱塞到袁莱安手里,勾起嘴角说道:“不过一点小事,瞧你们大惊小怪,以后再有这种地痞无赖来欺负你们,只管来告诉我。”

  “大哥最好了!”姜知平抱着他高兴的喊道。

  裴念玦索性抱起他,心里不知怎地十分舒爽。

  这时一零五六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宿主得功德一点,如今已有五点功德。”

  虽然只有区区五点功德,但裴念玦却满脸惊喜,做好事的感觉似乎……挺不错。

  第4章(1)

  因为后脑杓有伤,所以裴念玦这几日一直没有梳头束发,但今日他要去刀强那里上工,吃完朝食后,袁莱安在替裴念玦换了药后,小心避开伤处替他把头发绾起,再拿起干净的布巾将他的伤口包紮起来。

  几天前在铜镜里见到自个儿变成了个丑八怪的模样,裴念玦这几日一直不愿再照镜子,今日在袁莱安替他梳头时,他一时忘了,拿起铜镜一照,铜镜里出现的那张短眉塌鼻阔嘴的脸,顿时让他憋闷的放下镜子,纠结的皱起那对浅淡的短眉埋怨道:“这姜知乐长成这副鬼样子,叫我怎么顶着他的脸出去见人!”

  听见他这般嫌弃知乐哥的长相,袁莱安忍不住回了他一句,“知乐哥哪有你说的那么丑。”

  “那是你没见过我以前的俊容,那可是鸟见了都会从天上掉下来,鱼儿见到都会羞得躲到水底。”

  袁莱安狐疑道:“你的意思是你以前生得沉鱼落雁?我记得听知进说过,这话不是在形容姑娘家的美貌吗?”

  被她挑出话里的语病,他恼羞成怒,“啰嗦,我的意思是说我以前的长相俊美绝伦,现下竟被迫顶着这张丑脸……”

  “所以你这是觉得没脸见人,不想去刀爷那儿上工了?”他要敢说是,她就算押也会押着他过去。都已同刀爷谈好,可不容他事到临头说不去,家里可还指望着他挣的那几两银子。

  “我说你这臭丫头就不懂什么叫知情识趣吗?”这丫头一点都不像以前伺候他的那些侍女般温柔伶俐,无须他出声,只消他一皱眉头,她们就会温言软语的说些好听的话来哄他高兴。

  与他相处几日,袁莱安也约略摸清这人几分的脾性,眼珠子一转,温声说道:“我虽没见过你以前的长相,但想来应当是天人之姿,不是我们这些寻常的凡夫俗子可比。但眼下你变成了知乐哥,一时间也无法回去,只好委屈点,等你早日把那什么功德积满了,也就能回去了。”

  功德的事她先前听他提了几句,个中原由他没说得太清楚,但也总算弄明白只要他行善积德,等功德圆满那日就能回去了。

  她记得先前他曾问过她天谴的事,她怀疑他会变成知乐哥,说不得就是因为先前恶事做太多这才遭了天谴。

  可这话她也不好当面问他,依他那脾气是绝不会坦白告诉她,说不得还要将她给骂一顿呢。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