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香弥 > 偷来的小媳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0页     香弥
  三人委实很好奇,不知恶名昭彰的济王为何会突然插手管这事,更令人纳闷的是,他怎么识得袁莱安和姜知乐?看起来还对袁莱安极是关心,但三人不敢多问什么,只得应是。

  裴念玦不放心的又派了几名侍卫随同他们回去,三人在第三天陪着袁莱安扶着姜知乐的棺木启程返回沅阳。

  郝大通已事先传信回沅阳城,禀告刀强,姜知乐不幸亡故之事,因此数日后当运载着姜知乐棺木的马车一驶进沅阳城,已接获消息的沅阳城百姓们在刀强的带领下,扶老携幼的夹道前来迎接。

  前段时间在裴念玦被逼着日日行善之下,曾经受过他恩惠的人都来了,这些人甚至跪地哭迎。

  百姓们一时之间哭成一片,被二哥姜知进带来迎接兄长遗骨的姜知平和姜薇薇更是哭得两眼通红,涕泗横流。

  “大哥、大哥,我要大哥,呜呜呜……二哥,我要大哥……”姜知平嚎陶大哭。

  姜薇薇拿着手绢捂着脸,哭得都抽噎了。

  一旁的姜知进红着眼,紧据着唇不发一语,万万没有想到大哥和莱安姊这一趟去京城,竟会再也无法活着回来。

  扶棺归来的袁莱安见他们哭成一团,也不禁染上几分哀伤。她无法告诉他们,他们真正的大哥早在从屋顶摔落时便已身亡,这段时日与他们朝夕相处的那个人是裴念玦,如今他已回到他自己的身子里,并非死了。

  但不管如何,真正的知乐哥已死,也该让他入土为安了。

  姜知平一瞧见她便扑上前扯着她的手,直哭嚷着,“莱安姊,大哥呢?我要大哥,我要大哥,我不要他死,我不要他死掉……”

  袁莱安抱住他那小小的身子,眼里泛着泪光,向他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莱安姊没办法把你大哥带回来……”

  姜知进过来抱走姜知平,“知平,莱安姊也很伤心,你已长大懂事,别再为难莱安姊了。”

  “大哥、大哥……”姜知平将小脸埋在二哥的胸前,呜呜呜呜哭得伤心不已。

  袁莱安则搂着姜薇薇哭得颤抖的身子,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刀强上前来劝慰了他们几句。

  而后,在城里停留一晚,翌日一行人送姜知乐的棺木前往金花村,准备安葬在金花村山上。

  袁莱安回头,看见满城的百姓主动前来为姜知乐送葬,那送葬之人绵延数十里之外,她动容的心忖,曾做过的善举,或许在当时未必能得到回报,但终究会被人所感念。

  数日后,被皇帝另派来审理六皇子盗卖宫中宝物一案的官员,重新仔细调查审问六皇子身边所有的亲信手下。

  最后查出五个六皇子身边的亲信也全都被人收买,帮着掩护背着六皇子暗地私卖珍玩的张家兄弟。

  这日他进宫里禀告皇上调查的结果——

  “……臣审问后,那几人供称他们乃受了张家兄弟收买。”至于这些人为何会为了些钱财就帮着瞒骗主子,在他审问后得知,这是由于六皇子平素严以律己也严以律人,他们这些属下若犯错皆会被六皇子重惩,也不像跟在其他皇子身边偶尔还有油水可拿,故而不少人心中生怨,才会帮着张家兄弟瞒着私卖珍玩之事。“那收买张家兄弟的又是何人?”卓天扬追问,这才是重点。

  “回皇上的话,因张家兄弟在事发之后就逃逸无踪,至今尚未逮捕归案,所以臣只能到他们家中搜查,最后臣搜出了这几张字条,皇上请看。”他呈上几张字条,内侍太监接过递到皇上御案前。

  那官员续道:“他们似乎是担心自己会被灭口,所以把这些字条藏在一只花瓶中,在这次搜查时有人不慎摔破花瓶,这才发现这些字条,其中一张字条上写着,‘我们兄弟若死,那杀我兄弟之人定是写这些字条之人’。

  “看其他那些字条上的字,全都是同一人所写,显然是幕后之人在指示他们兄弟俩用从宫中窃来的宝物卖进哪位王公贵族的府上,并构陷六皇子之事。字条上提到的就有亭国公府、陈侯府、永昭郡王府、还有赵驸马府和随亲王府。先前查获的失窃宝物便是先后在这几家王公贵族家中被发现。”

  卓天扬看着字条上的字迹,面沉如水的出声询问:“那依你看,这些字条是谁所写?”

  “这……臣尚未比对过字迹。”他曾奉皇命教授过几位皇子,早已认出字条的字迹是何人,但不敢明说。

  儿子的字迹,卓天扬不是每个都能认得,但这些字条上的字迹,他刚好认得,重重拍了下御案,怒骂了声,“孽障!”而后命令道:“给我把老七抓来!”

  卓天扬派人审问七皇子身边的亲信手下后,证实张家兄弟已遭灭口。

  而七皇子卓远则在卓天扬亲审之下,道出他精心布下这桩阴谋诬陷卓盛,全是因他与卓盛身边有个侍女暗通款曲,那侍女因而有孕。他极喜爱这侍女,但因七皇子妃善妒成性,故而迟迟未将她纳入府里。

  那侍女未婚有孕之事不久后遭其他侍女发现,并向卓盛揭发,卓盛遂将她逐出府去。那侍女想去投靠卓远,却被七皇子妃私下给撵走,最后侍女走投无路,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

  卓远在侍女死后才得知她已有身孕,认为这一切都是因卓盛将侍女逼走才害死她和腹中骨肉,对他怀恨于心,为报复他,因而设下此毒计。

  对儿子仅为了区区一名侍女竟不顾手足之情构陷亲兄长,卓天扬震怒之下,命人将卓远终生圏禁,卓盛则被从牢里释放。

  当卓盛得知卓远是为了一个侍女之死,而处心积虑的收买他的手下,设下此毒计来陷害他,且他的亲信竟有如此多人联手背叛欺瞒他,以致令他背上盗取宫中宝物变卖之罪,愤怒之后他沉默良久。

  而后他再从父皇那里得知,此番能洗脱冤屈多亏裴念玦为他说情,在闭门思过数日后,这日他特地前来向裴念玦致谢。

  他过来时,正好遇上裴念玦求太后取消那桩赐婚的事。

  “这婚事哀家懿旨都下了,岂有收回之理!你看中那姓袁的小丫头,纳她为妾就是,她那身分哪里当得起王妃,这王妃的人选得要是出自名门的闺秀才成,哪里是一个小小的村姑能当得了的。”太后虽宠孙儿,却不愿让他拿婚事来胡闹。

  “太后,我都亲口说了要娶她为妃,岂能纳她为妾,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太后这是让我做个食言而肥、不守信诺的人吗?”

  太后瞟他一眼,哼道:“你这辈子不信守诺的事还做得少吗?”

  “那是以前,孙儿现在已改了,以后孙儿要做个信守承诺之人。”裴念玦信誓旦旦表示。

  “不管你怎么说,哀家绝不会答应让你娶个小村姑为妃,这要让其他的王公大臣知道,岂不笑话你一辈子。”在她眼里,婚姻大事就得门当户对才成,他可以纳那小村姑为妾,要抬她为正妻,那绝对是不行。

  “他们要笑就让他们笑,我这一辈子又不是为他们而活!”裴念玦握着她的手软语求道:“太后,孙儿这辈子只得这么一个合意之人,您若不让我娶她为妃,我会遗憾一辈子,这一辈子都不会快活,您忍心吗?”换了他以前的性子,说不得就同太后闹起来,但他现在明白太后也是为了他好,只能慢慢磨着太后改变心意,成全他和莱安。

  太后叹口气,“哀家也不是不让你同她在一块,你可以纳她为贵妾,甚至为侧妃,除了这正妃之位,你想怎么安置她都可以。”他的正妃必须是出身名门世族的大家闺秀,才能替他掌管偌大的王府。

  第11章(2)

  明白太后担心什么,裴念玦说道:“可孙儿谁都不想娶,不中意的女人娶回来做什么,不仅害了她,也让我看了碍眼。您若担心莱安只是一个村姑,日后撑不起我的济王府,我会找人教她,她很聪明,很快就能学会。”

  听到这儿,卓盛大约听明白了几分,插口说了几句,“太后,出身虽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品性,还有,最重要的是这人是念玦心悦之人。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合意之人呢?念玦已贵为济王,身分尊贵至极,又何须再借着与那些名门世族结亲来锦上添花。”

  闻言,裴念玦朝他看去一眼,深觉卓盛说得极是有理,附和道:“没错,太后,我又没打算要造反,与那些名门贵族攀亲做什么,孙儿这次好不容易大难不死,逃过一劫,您就当这是我此生最后一个愿望,成全孙儿吧。”

  “你胡说些什么!”太后斥责了句,但听他和六皇孙都这么说,她也没再那么坚持,“可哀家懿旨都已下,此时让你退婚,那易家的颜面何存?”

  “这简单,让他们主动提出退亲不就得了。说不得那易家本就不想把闺女嫁给我这个为所欲为、恶名昭彰的济王,是碍于太后您的懿旨才不敢违抗呢。”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