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香弥 > 偷来的小媳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2页     香弥
  她噗哧轻笑,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那你可莫要嫌弃我这没见识的小村姑。”

  他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里,嘴上说着,“看久了就不嫌弃了,等以后你嫁给我,你就不再是村姑,而是……妃。”

  他最后的几个字她无法听清楚,接着见他似是睡着了。

  垂目注视着他,袁莱安心头渐渐宁定了下来,一开始他要她跟着一块上京城去时,她心里着实有些不安,京城就在天子的脚下,她从小就听人说京城有多繁华,她曾经以为那样的地方,她一个小小的村姑,这辈子都不可能去。

  没想到他竟要她陪着他一块回他的家乡去,一开始她有些慌,得知他在京城里长大还在那儿横行无阻,她知道他定不是普通人,她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配不上他。

  可他适才的话安抚了她惶然的心,不论他是富贵贫贱,她都跟定他了。

  第8章(2)

  数日后,马车驶进京城。

  袁莱安掀起帘子一角,望向那比沅阳城还要宽阔恢宏数倍的街道,两旁栉比鳞次的矗立着一座座华美高楼。

  来往的行人与车马络绎不绝。

  “这儿是西门,是属于西坊市区,附近一带有许多铺子和商贩,再过去一点就能见到不少酒楼、饭馆和茶肆。”裴念玦一一为她介绍着,“靠近北面那儿是官员们住的区域,东面那儿是一般平民住的,而京城王公贵族的宅邸多半坐落在南面那儿,离皇宫最近。”

  “那你以前住在哪里?”她好奇的问。

  裴念玦指了一个方向,“那儿。”

  她一瞧见,见是南方,他方才说住在那儿的多半是王公贵族,看来她先前猜的没错,他果然是贵族子弟。

  两人一边说着话,过了一阵子,马车在一处客栈前停下来,刀强派来的那两个手下,其中一个名叫郝大通的驱马上前,说道:“姜爷,今晚咱们在这客栈落脚。”

  裴念玦从掀起的车帘子往外瞟了一眼,见只是一间普通的客栈,有些不满,但思及自个儿此时的身分也没再挑剔,点头应了声,和袁莱安一块下马车。

  此时已近日落时分,一名小二领着马夫将车赶往后面的棚子里,那两名刀强派来的手下也把马儿牵去后头,裴念玦领着袁莱安先走进客栈里,瞟见一个跛着脚,长得又黑又瘦的小二过来招呼他们。

  “客官是要打尖还是用饭?”

  裴念玦回答道:“都要,咱们有五个人,你看着准备饭菜,房间待咱们吃饱后,再带咱们过去就成了。”

  “好咧。”那小二领着他们到一张桌子前坐下,先替他们上了壶热茶,再去吩咐厨房准备饭菜。

  袁莱安见裴念玦一直盯着那小二看,有些纳闷的轻声问:“那小二有什么不对吗?”

  “我瞅着他有些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他皱着眉仔细想着,须臾后,霍地想起他是在哪见过那小二,一时之间心情有些难言。

  这约莫十七、八岁年纪的小二,就是他在出事前那日骑马撞翻他们父子送菜的板车,还让人踩烂他们的菜。

  他之所以记得这小二,是因为当时小二被他的马给撞倒,而后爬起来愤怒的骂着他,要他赔偿。

  他不知这小二的脚是原本就跛了,还是那日被他的马给撞伤的,他接着想起在沅阳县城见姜知平被人骑马撞伤那时,他气愤地想宰了那纵马之人的心情。

  当时那对父子只怕也恨不得想杀了他吧。

  袁莱安见他忽然之间有些神思不属,关切的询问:“你怎么了?”

  “我以前很……”坏字还未说完,就听旁边一张桌子传来几人的谈话声。

  “……听说这济王还昏迷不醒,真是老天开眼哪,自他中毒后,没能再横行霸道,欺压咱们这些老百姓,京里百姓的日子可好过许多。”

  “可不是,我这每次到寺庙里拜神,都不忘祈求老天爷别让他有醒来的一天。”

  “要我说这济王仗着身为皇亲国戚就肆意狂为,不将人命当一回事,老天爷就该将他收了才是。”

  “说不得老天爷是觉得让他就这么死去太轻饶他了,所以才让他中毒,要慢慢熬死他。”

  袁莱安也听见了,问他,“这济王是谁呀?听起来似乎作恶多端,不是个好人。”

  裴念玦黑着脸怒横那几人一眼,按他以前的脾性哪里饶得了他们,但此刻的他已不再是那个是非不分、恣意妄为的济王,只能心塞的端起茶来饮着,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不过听见他们的话,至少让裴念玦知晓如今他身子的情况。

  袁莱安觉得有些奇怪,彷佛是从瞧见那跛着脚的小二起,他就有些不对劲了,但她也没在此时多问什么。

  不久,喂好马儿的马夫和郝大通与邰青走进客栈里,与他们坐在同一桌,袁莱安为他们各倒了一杯热茶,这时那名跛着脚的小二也端了几盘菜过来。

  略一犹豫,裴念玦询问那小二,“你这脚是怎么伤的?”

  “是被济王骑的马给撞伤了,因为家里没钱,没能及时治好就跛了。”小二神色淡然说道。事情已过去大半年,他此时已能心平气和的提起这事,不像刚开始那段时日,他每次提及这事总难免心生怨恨。

  裴念玦心头罕见的生起一抹内疚,再追问:“那现下倘若有银子,能治好你的脚吗?”

  小二耸着肩,“我也不知。”

  裴念玦不由分说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塞到他手上。

  那小二愣住,“客官您这是?”

  “赏你的,你拿去治脚伤,若是不够再来找我要,我这阵子都会住在这客栈里。”

  小二看清银票上头的金额,吓得不敢收,“不、不,这太多了,小的不能拿。”

  不只他吓到,就连袁莱安也很惊诧,不明白他为何要无缘无故给一个小二这么多银子。

  郝大通和邰青虽没看见那银票上的金额,但对他突然拿钱要给这小二治脚伤的事先是一讶,不过接着想起他先前在沅阳城施粥赈药、修建河堤,又时常四处帮助人的种种善举,连前来京城的途中,只要有机会他也尽量行善,只当他是心善,可怜这小二才会拿银票给他治脚伤。

  裴念玦将银票再塞回给他,霸道的说了句,“爷给你,你收下就是,记得爷刚说的话,拿这些银子去把脚伤给治好,不够再来找我要。”他这是想弥补自个儿以前的过失,若非身上的现银不够多,他都想拿几千两的银子赔偿他了。

  那小二捏着手上的银票,觉得自个儿今日遇上贵人了,眼眶一红,屈膝要朝他跪下磕头,“小的……”

  本就是自个儿害了他,裴念玦哪肯受他这礼,在小二跪下时连忙扶他起来,“你别同我客套,记得明日就赶紧去把脚伤治好。”

  “客官的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小二只好朝他腰弯拜下。

  裴念玦心中五味杂陈,再嘱咐了他几句。

  那小二离开后,郝大通钦佩的朝他说道:“姜爷真是菩萨心肠,时时不忘助人行善。”

  其他两人也附和了几句,裴念玦皆闷头吃菜没答腔。

  郝大通三人也不以为意,几人一块吃完饭,那跛足的小二便来领他们去了厢房。

  五人订了三间房,邰青与马夫住一间,郝大通与和裴念玦住一间,袁莱安自个儿住一间。

  领裴念玦进了房,那小二仍不停向他千恩万谢。

  裴念玦特意问了他姓名、家住何处后,接着再叮咛让他明日一早就去治伤,别再拖了,那小二应了声,这才退下。

  客栈里另外备有澡房,郝大通去澡房洗浴时,一零五六号忽然出声对裴念玦说了句,“宿主能知过改过,得功德点一点。”这一点功德虽不多,但他能开始知过,便意味着此次改造任务已快完成。

  裴念玦没在意那一点,询问一零五六号,“那小二的脚伤能治好吗?”倘若治不好,他决定要兑换回春散给那小二。

  “只要打断,再重新接上断骨就能痊癒。”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心思,一零五六号的声音彷佛透着欣慰之意。

  裴念玦发现一零五六号的声音似乎没先前那般冷冰冰,不过他现在没心情关注这件事,一心只盼着那小二的脚能早日恢复如初。

  进了京城,接下来几日,裴念玦开始办正事,与郝大通、邰青暗中打探刀强交代的事,调查吕昌是否私吞了那些货银。

  吕昌在京城开设了一家万珍斋,本来只贩售一些字画,在数月前开始与刀强合作后,从南方运来一批又一批珍稀逸品,他将那些珍品卖进王公贵族家,着实赚了不少银子。

  裴念玦与郝大通和邰青佯作一般的商贾,分别进到万珍斋与里头的掌柜和伙计搭话,套出一些事来。

  花了数日调查完后,这日,裴念玦直接找上吕昌,由同来的郝大通向他挑明了身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