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香弥 > 偷来的小媳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香弥
  “我没偷没抢,光明正大的挣来的。”

  “我是问你到底怎么挣来的?”这件衣裙和银簪怕是要花上好几两,袁莱安担心他是不是走了什么歪路得来的银子,不放心的追根究柢。

  听她那语气彷佛是在怀疑他去偷去抢了,他气恼的吼了一句,“凭我的本领挣来的。”

  “你若不说个清楚,这衣裳和发簪我不能收。”不弄明白他的银子是怎么来的,她无法安心。

  “你不要?”他兴匆匆给她买了衣裳和发簪,她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还这般怀疑他,裴念玦怒了,抢回她手上的衣裳和簪子,负气道:“你既然不要,我拿去送给别人。”

  一旁的姜薇薇见他们两人说着说着,大哥就发脾气了,她有些害怕,可见大哥似是真要把衣裳和发簪给拿出去,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出声劝道:“大哥,莱安姊不是那个意思,她不是不要,她是担心你被人给骗了。”这话她只是随口编的,是不是这样她压根就不知道。

  裴念玦停下脚步,“我有那么傻能被人骗吗?”

  姜知平在一旁附和,“大哥不傻,大哥最神勇了。”他一直记得那天在集市上,大哥大发神威赶跑无赖的事。

  裴念玦被他这稚气的话给说得稍稍消了气,看向袁莱安。

  袁莱安轻叹一声,解释道:“我是怕你受了别人的蛊惑,做了不该做的事。”

  “爷才没那么笨!你这蠢女人,实话告诉你,这些银子是刀强给我的,他是谢我今天救了他一个手下的一只手。”因为这件事他还得了一点的功德,如今他的功德加起来已有十几点。

  他把衣裳和发簪重新塞回她怀里,摆着手命令道:“去把衣裳和发簪换上,给我瞧瞧。”

  “莱安姊,你快去换上。”姜薇薇兴致勃勃的推着她往她们俩住的房里走。留在堂屋的姜知平拉了拉裴念玦的衣袖,仰起小脸说了句,“大哥,以后你再挣了银子,可以买些好吃的给我吃吗?”

  裴念玦揉揉他的小脑袋,一口答应,“那有什么问题,以后我就送你一个厨子,让他专门给你做各式各样的佳肴,让你尝遍各地的美食。”

  听他这么一说,姜知平那双小眼睛亮得惊人,“真的吗?”

  “只要我能回去,绝不食言。”

  姜知平没听懂他的话,不明白他说的回去是什么意思,兴奋地拉着他的手指打勾勾,一脸期待的说:“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唷。”

  须臾,袁莱安簪上那支银质雕着桃花的发簪,身上换上那袭粉色绣着花蝶的丝绸衣裙,有些羞涩的走出来。

  姜知平一见,张大嘴惊呼一声,“莱安姊好美啊!”

  袁莱安被他这一句话给逗得笑了出声,她瞅向裴念玦,她平生头一遭穿这么漂亮的衣裙,都有些不会走路了。

  他也正望着她,品头论足的说了句,“果然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换上这身衣裳果然像点人样了。”换下那身粗布麻衣后,她这打扮可好看多了,且适才一零五六号竟告诉他,他因此得了一个功德点。

  袁莱安娇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以前不像个人样吗?”

  裴念玦走过去抬手往她的腮颊捏了捏,露出一抹可恶的笑说:“以前像个村姑,这会儿像城里小户人家的闺女,稍微能上台面了。”看来他得多挣点银子才够给她买更多更好的衣料,做些衣裳和头面首饰,好好装扮装扮。

  被他这么嫌弃,她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我就是一个村姑,平日里要下田干活、还要烧饭、种菜、绣花,哪能天天穿成这样。”

  觑见她那双因常干农活而显得粗糙的手,和那晒成蜜色的肌肤,他心里莫名生起一抹不舍,脱口而出,“以后你不要下田了,我来想办法挣银子。”他决定在县城找些能赚钱的买卖做,这样赚钱才快。

  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也从未有人给她买过新衣裳。她打从懂事起,穿的就是上头几个姊姊留下的旧衣裳,每日有忙不完的农活和家务要干。

  在自个儿的亲生爹娘家时,她做得比牛多、吃得却比鸡少,她也不知为何娘亲就是不喜欢她,不管她做多少事、干了多少活,她每天还是少不了要挨亲娘的打骂。

  后来被卖到姜家来,姜家夫妇待她比亲生爹娘好多了,在姜家,她才终于能吃到一顿热腾腾的饱饭,所以她一直都很感激姜家夫妇,把他们当成亲生爹娘孝敬着。

  即使在姜家,她同样有做不完的事,还要帮忙照顾当时仍年幼的知进、薇薇和知平,但她甘之如饴。

  因此在姜氏夫妇遭逢意外身故后,她义无反顾地一肩挑起姜家的担子来,尽心尽力照顾着知乐哥和知进、知平与薇薇他们四兄妹。

  打小没被人疼爱的她,一时之间诸般情绪涌上心间,袁莱安忍不住热泪盈眶。见状,姜知平和姜薇薇都吓了一跳,不知她怎么忽然哭了。

  裴念玦也莫名所以,“你干么哭呀?”

  她扑上前去,粉拳轻捶着他的胸口,又笑又哭的骂着,“你干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买那么好的新衣裳和发簪给她,还叫她不要下田干活了,即使是她的亲人也从没有人这般怜惜过她,以前的知乐哥也不曾。

  他对她这么好,叫她要怎么报答他?

  裴念玦被她哭得有些手足无措,“你这个傻瓜,我对你好你还哭,你不是该高兴才是?”

  她摇着头,噙着泪说:“我长这么大,没人对我这么好过。”她从来不曾穿过新衣裳,这是她有生以来头一次,更不曾戴过如此美丽的发簪,她穿的都是别人留下的旧衣改的,发簪更是用木头随意雕的。

  想到这几日待在姜家,见她镇日里有做不完的事,裴念玦不知怎地心疼起来,握住她粗糙的手,一时意动,脱口而出,“以后有我,不会再让你吃苦,我来养你。”

  袁莱安泪眼怔然的望住他,他这话彷佛一颗巨石抛进她的心湖,震荡起了一片涟漪。

  即使以后他兑现不了这番承诺,可这句话在这一刻,确确实实煨得她的心一片暖烫。

  “谢谢。”她凝视着他轻声启口,谢谢他对她说了这样暖心的一句话,说了从来没人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她会永远记住这句话。

  裴念玦注视着她脸上含泪绽放的微笑,心弦宛如被什么给拨动,悸动得移不开眼。

  第5章(2)

  翌日。

  在听完裴念玦说的话后,刀强神色复杂的搭上他的肩,语重心长的表示,“兄弟,不是哥哥我藏私不告诉你办法,而是哥哥我也不知道什么正当买卖能来钱快。”接着他语气一转,那满脸横肉的脸上扯开一笑,爽快的说道:“你要是缺钱,要不我先借你,不算你利钱,你说吧,要多少?”他十分欣赏姜知乐的才干和脾性,有心想拉拢他成为自己人,因此刻意与他称兄道弟。

  听见他也没什么来钱快的门路,裴念玦拨开他搭在肩上的那只沉重大手,直言道:“我没要借钱,我是想做买卖。”

  “没什么正规的买卖能来钱快,除非你干的是黑心买卖。”他当初年少时也曾干过几次无本买卖,但在两个兄弟因此死于非命后就金盆洗手,带着剩下的兄弟们老老实实卖起力气干起漕运来。

  “黑心的买卖我可不干。”他现在可是要积累功德呢,要是做了什么恶事使得功德被倒扣,岂不得不偿失。

  刀强想了想说道:“你要真想挣银子,要不我帮你再介绍几份记帐的活儿做。”

  裴念玦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的法子,便颔首道:“也好。”昨夜他当着袁莱安的面都亲口说了要养她的话,可不能自打嘴巴食言了。

  换了旁人早就对他千恩万谢,刀强见他把自己的帮忙视为理所当然,连声谢都没有,一时又好气又好笑,但让自己欣赏的也是他这分傲骨,所以也就没当回事了。

  接下来,裴念玦依凭着自个儿的算术能力再接了两分记帐的活,每个月能再多挣三两银子。

  本来不该给这么多,但谁让他是刀强介绍的,对方给刀强面子,所以月银也就给得多,否则一般记帐可没这么多月银。

  但之后他们发现裴念玦那帐做得既快又好,还把以前他们没留意到的错帐都找出来了,帮他们讨回不少银子,令他们大呼那钱没白花。

  发月银那日,裴念玦拿着八两银子回来塞到袁莱安的手上,满脸掩不住的驴傲。“给你。”他现在也是能挣钱养家的男人了。

  数了数钱袋里的银子,袁莱安惊诧道:“这么这么多?”

  “刀强给我每月五两的月银,另外那两家每月给一两半,算起来就有八两了。”那两家的帐,他每两天去记一次,一次又只待半日,所以给得比较少。他挺了挺胸,像个一家之主般说道:“有了这些银子,以后田里的粗活你就不要去干了,雇人去做就成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