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莫辰
  “把衣服全部脱掉,动作快!”邵仲威命令着,同时也动起手来。

  “仲威,让我来帮袁小姐,我们都是女人。”何莉莉跟进了浴室。她怎能让袁芷熏在邵仲威面前一丝不挂?

  “出去!”心中的焦急让他对何莉莉不耐烦到了极点。

  何莉莉咬着牙、忍着气踱出邵仲威的房间,同时在心里诅咒:最好烫得皮开肉绽,让人见到就怕……

  袁芷熏痛得无法动作,冷水虽减轻她的痛楚,却也教她冷得直打哆嗦,她身上的衣服全是邵仲威脱的,脱得一件不剩。

  “我泡着水就好,你先出去好不好?”她羞涩的低下头,双脚合膝并拢,双手横在胸前挡住那对雪白玉峰。

  邵仲威抬头看着她因疼痛而蹙眉的娇容,脸上虽无任何表情,眼底却是忧心忡忡;他心疼那片赛雪肌肤、心疼她受这种如火烧的痛楚。

  “我必须检查你烫伤的程度,好决定要不要送医。”他当然知道她怕羞,孩子都生了,她还是羞于在灯光明亮之下与他裸裎相见。

  “应该、应该不用。”她烫到的地方从胸部以下一直到大腿以上,虽然他们曾是夫妻,可在他面前赤身裸体,她仍会羞涩不已。况且,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他未婚妻人就在外头。

  “应该不用?那我直接送医,你应该不会拒绝医生。”邵仲威就要往外走。

  “不要,不要去医院,我让你检查就是。”到医院一样得脱光衣服,可能还不只一个人看。

  邵仲威靠回浴缸,让她顺着浴缸躺下,目光开始审视着她身上那一大片红肿,大手轻轻抚触过,浓眉紧蹙。

  “我已经不那么痛了,应该擦擦药就好。”他的目光、他的手,让她全身起了异样且熟悉的感觉。

  “那条围裙救了你,那条围裙内层是帆布,挡去了大部分的汤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从浴缸里抱起她,走到他的床将她放下。

  袁芷熏拉过旁边的被子盖在身上。“你借我一条浴巾,我回房穿衣服。”

  “擦完药再穿。”他拿来一条药膏。这药膏他随身携带,是预防雪儿受伤用的,任何伤口都适用且不留疤痕,这是一个美国外科权威给他的,他们俩是非常好的朋友。

  “谢谢你,我自己擦。”她伸手准备接过药膏。

  “我帮你擦。”他一把翻开她身上的棉被。

  “仲威……”她该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觉?再见面之后,他不曾对她如此呵护过,她好想完全承受这份感觉;可是他们已不再是夫妻,他又有未婚妻,她岂能贪求?

  邵仲威将目光由她的胸前挪至她的脸蛋,与她的明眸秋波相对;此刻他们之间没有仇恨,只有她被烫伤而他真心关心的事实。

  他拉回视线,迅速在她身上抹起了药膏,怕耽搁太久会起水泡留下疤痕,仿佛这副躯体还属于他。

  第六章

  药膏所产生的凉意,让微微的灼痛消失无踪,邵仲威的大手带着这股凉意在袁芷熏身上游移着,从胸前往下直到大腿。

  灼痛不再,另一种酥麻的感觉取而代之,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因邵仲威的触摸而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现在觉得如何?这药膏会减轻你的疼痛。”他受伤时曾经用过。

  “很、很好,我……我不觉得痛了。”她无意中逸出一声娇吟,她自己发觉时,红霞亦瞬间飞染双颊。

  手下柔软的触觉已让邵仲威欲火难耐,袁芷熏的一声娇吟、无限柔媚无非是火上加油。

  他的手继续推着药膏游移着,唇倏然落下吻住她。

  能再度拥有这如置身梦中的感觉,袁芷熏淌下热泪、热切响应,她不管横亘在他们中间的种种爱恨情仇,她只要现在。

  他如一头猛豹般猎食她的芳香、她的甘醇,深深烙印下他的吻;在爱恨情仇的无尽折磨里,夹带着对她的深切渴望。

  蛰伏在两人内心的深情因身体的接触一发不可收拾,如火如荼的索取着对方的热情。

  若非她身上有伤,他会不再克制自己的要了她。

  突地,敲门声响起,是时候亦不是时候。

  邵仲威收起吻,帮袁芷熏盖好棉被后走去开门。

  “爹地,我要看袁小姐。”门一开,邵雪儿立刻闪过邵仲威跑到袁芷熏身边。

  “仲威,袁小姐还好吧?真是太不小心了,还好没淋到雪儿。”何莉莉一起与邵雪儿来到邵仲威的房间。她恨事情不如她所预料。

  “没什么大碍。”他开始怀疑事情不简单。袁芷熏不顾自己的伤痛,只怕雪儿会被烫伤,她不可能会这么不小心。

  他从门口朝房内看了一眼,袁芷熏正跟邵雪儿有说有笑着;那相似的容貌、温馨的画面,差点让他忘了背负的耻辱。他随即撇开目光,撇开那不该有的感觉。

  “仲威,她烫伤了,让她回家去休养吧,总不能还让人家继续工作,怕会落人口实,说我们没良心。”刚刚邵仲威赶她出房门,她就一直在想着因应的对策,总算让她想到了。

  “她得留在这里,一直到我们回美国,我会叫信华另外找个佣人。”他不会放她走的,他要她的欲望已濒临爆发点;而且他会让她知道,他要她只为泄欲。

  除此之外,他不容许自己对她再有多余的感觉。

  “你真的要把她留下来?你真的要让她上你的床?”何莉莉压低嗓音、咬牙切齿的问。

  “莉莉,不要过问我的任何决定,这件事全凭我的兴致,那是我忍了五年该得的乐趣。”

  “但你也不该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种我无法忍受的话。”

  “结婚后,我自然会对我的婚姻忠贞,婚前,你我互不干涉。如果你无法忍受我的作法,你可以取消我们要结婚的计划。”这个婚本来就可结可不结,他不在乎。

  更何况,他不是她第一个男人,他不会在乎她婚前的行为。

  何莉莉虽气绿了脸,却无言以对,她下巴一扬,“我不会取消我们要结婚的计划,我可以忍受。”语毕,她维持着高傲的姿态离开邵仲威的视线范围。

  她会再继续找机会让袁芷熏从邵仲威的生活中完全消失。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那药膏真是神奇,擦了两天红肿全退,袁芷熏身上更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疤痕。

  邵仲威也刻意避了袁芷熏两天,他几乎都躲在书房里,他得先避开袁芷熏带来的感觉,再重新酝酿他对他们父女的恨。

  恨的起因由于爱太浓,他刻意忽略这点,硬要将全部的爱化成恨。

  袁芷熏感受到邵仲威对她的关心并不少于五年前,她以为他们之间的恩怨会因相处而渐渐的消弭于无形,但邵仲威的刻意回避,让她知道她是奢想了。

  烫伤已无大碍,袁芷熏便依旧工作着,工作量已不复以往。

  今夜邵仲威和黄信华出去了,袁芷熏便在邵雪儿的房里多逗留了一会儿,贪看着她可爱的睡相。

  “雪儿、雪儿,妈咪好爱你。”袁芷熏轻抚着她的头发、粉颊。

  惟有无人时,惟有自言自语时,她才敢将“妈咪”这两个字说出口。

  邵雪儿倏地睁开眼,看了袁芷熏一眼,抱着她的手臂,又缓缓垂下眼睑。“袁小姐,你当我妈咪好不好?”

  “你喜欢我当你的妈咪吗?”袁芷熏又感动又兴奋的将她抱入怀中。

  “我喜欢你,我不喜欢莉莉,你当我妈咪好不好?”邵雪儿再次问道。

  “爹地知道你不喜欢莉莉吗?”她深知何莉莉不会疼爱雪儿,但仲威对雪儿的疼爱足以抵过一切。“爹地说我的妈咪死了,莉莉要做我的新妈咪,可是我不喜欢她,你当我的妈咪好不好?”没得到袁芷熏的回答,邵雪儿显然不死心。

  妈咪死了?袁芷熏一听无法抑制的流下了泪。

  她不怪仲威这样对雪儿说,只希望自己在他心中也如同一个死人,虽没有未来,尚有过去可以缅怀。

  “不要哭,我知道坏莉莉欺负你,我会叫爹地保护你,叫爹地让你当我的妈咪。”邵雪儿小小的手擦去袁芷熏的泪水安慰道。

  “雪儿,不要跟爹地说,我不能当你的妈咪。”袁芷熏抓住邵雪儿小小的手在脸上摩挲着。她的心好痛啊!

  “你不要哭,我不跟爹地说就是,我们勾勾手指头。”她抓住袁芷熏的手掌,小手困难的勾着她的大手,最终还是盖了章。

  “雪儿,赶快睡觉了!”袁芷熏将她放回床上。她怕邵仲威随时会回来。

  “你讲故事给我听。”

  “好,我讲故事给你听。”

  “你可以每天讲故事给我听吗?”

  “可以,但这是我们的秘密,不可以让别人知道。”

  “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勾勾手指头。”她们又勾了一次手指头。

  “我要开始讲了,你的眼睛要闭起来喔!”

  邵雪儿紧闭起双眼,小小脸蛋微微扭曲。“我闭起来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