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莫辰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袁芷熏开始有做不完的工作,窗户擦了再擦、地抹了再抹、衣服得小心翼翼的洗,反正无论怎么做,总会遭到何莉莉严厉的指责。

  这情形犹如在美国一样,何莉莉对佣人颐指气使,邵仲威从不过问。

  邵仲威关在书房里,他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几天下来,到了十一、二点,看到袁芷熏还在工作,让他有些心疼。

  但他不容许自己对她再有感觉,因而,他故意视而不见。

  袁芷熏默默承受着,惟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邵雪儿总喜欢跟在她身边,她可以陪她讲话、可以看到她,无论她再累、再委屈,她都没有怨言。

  就像此时,邵雪儿就陪在她身边看她洗衣服,袁芷熏则顺便陪她吹泡泡,母女俩玩得不亦乐乎。

  “袁小姐,你这衣服是怎么洗的?都洗破了!”何莉莉走到阳台来,将她的一件丝织上衣往袁芷熏身上丢。

  袁芷熏立刻摊开衣服看清楚,他们的衣服都很高级,她一直都很小心的洗。

  衣服的确是破了一个洞,但她肯定不是自己弄破的。“邵太太,我没有弄破你的衣服。”

  “衣服是你洗的,不是你弄破的,会是谁?这一件衣服要多少钱,你知道吗?你一个月的薪水也买不起。”她的治装费全是邵仲威付的钱。

  “我就是知道我买不起,所以一直都很小心,我确定自己没有弄破你的衣服。”袁芷熏再一次肯定道。

  “你的意思是我自己弄破衣服来诬赖你?”何莉莉火气愈来愈大。是她自己弄破的没错,但袁芷熏的问心无愧,让她的谎有被识破之虞,她恼羞成怒。

  “邵太太,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真的不是我弄破的。”袁芷熏是感觉到何莉莉对她有敌意,但她从没想过她会诬赖她。

  “你还狡辩!”在佣人面前她往往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就算错不在他们,他们也得默认。

  袁芷熏的坚持让何莉莉怒不可遏,她一只玉手便朝袁芷熏的粉颊而去,“啪”的一声,五指红印烙在袁芷熏白晰的脸上。

  袁芷熏突地晕了头,往后踉跄了几步。

  邵雪儿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看到何莉莉打袁芷熏,她觉得很生气,“坏莉莉,你怎么可以打袁小姐?”

  “你说我什么?”何莉莉怒目瞪着邵雪儿。她爸爸把她宠得不象话,现在,她又为了她妈妈说话,她连带也看她不顺眼。

  “你是坏巫婆,爱打人的坏巫婆。”邵雪儿是深受宠爱,但她天性善良,没有恃宠而骄的气息。

  “雪儿,小孩子不可以这么讲话,那是不好的话,不可以讲。”眼看何莉莉正在气头上,袁芷熏怕她遭池鱼之殃,立刻要她住嘴。

  “袁小姐,你不用怕她,我会保护你,我也会叫爹地保护你。”邵雪儿像个小大人似的,双手叉腰。

  “雪儿,你要叫你爹地保护谁?你愈来愈不象话了,我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你。”

  她在邵仲威心里的分量远不如这个小鬼,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她在等,等着和邵仲威结婚以后,她一定会好好修理她。

  “邵太太,孩子还小不懂事,请你不要为难她。”邵雪儿的话温暖了袁芷熏的心,却也挑起了袁芷熏最担心的事——后娘不疼前妻儿。

  “爹地!”邵雪儿第一个看到邵仲威走过来,她立刻扑到他的怀里。“莉莉好坏,她打袁小姐。”

  邵仲威就是听到奇怪的声响才过来,她们的对话,他听到了一些。

  此时,袁芷熏粉颊上的五指红印清晰未退;见状,他浓眉微蹙、眼底酝酿着怒气、胸口微微泛疼。

  “仲威,你看,这件丝织上衣是我最喜欢的,她故意把它洗破。”何莉莉从袁芷熏手上抢过衣服,摊开给邵仲威看,来个恶人先告状。

  “邵先生,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一直都很小心。”袁芷熏急忙解释,不敢哭出来。

  “仲威,人家可是千金大小姐,做不惯这种粗活,今天洗破衣服,明天不知又会弄坏什么,你是找她来当佣人的,可不是找她来找气受的。你看,边洗衣服还边跟雪儿吹泡泡,弄得雪儿满身湿。”何莉莉偎进邵仲威怀里娇嗔道。

  袁芷熏眼睛顿时模糊,她知道邵仲威这次肯定不会再留她了;她违反了他的规定,太亲近邵雪儿。

  “对不起,我只是陪雪儿玩一下……我下次不会了。”袁芷熏试图解释,却又心虚得不知从何说起。

  然而湿的不只是邵雪儿,袁芷熏身上也湿了一大片,婀娜的曲线若隐若现,又加上那份惶然无依以及脸上的红指印,教他怎能不心疼!

  但他对袁芷熏受到的屈辱,对自己为她的心疼,依旧故意视而不见,他再次提醒自己,不可以对她再有感觉。

  “只是一件衣服,何必这么生气?气坏了我会心疼,不要生气了。”邵仲威当下又亲了何莉莉一记。袁芷熏见了,立刻别过脸去,霎时嫣霞满面,胸口一阵刺疼。

  “好吧!我不生气了!”何莉莉柔媚万千地顺着邵仲威的话说。

  为了刺激袁芷熏,邵仲威在袁芷熏面前,跟她亲热的次数比私底下多,她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袁小姐,请你以后小心一点。”邵仲威冷言说完,便搂着何莉莉、抱着邵雪儿走出阳台。

  袁芷熏刚刚的神情告诉他,她受不了他对别的女人亲热。

  而他只想到多了一个可以折磨她的方法,至于她为何会受不了,他并不想深究其因。

  看着他们走出阳台,袁芷熏沿着墙虚软地坐了下来。

  仲威言下之意是他相信衣服是她弄破的。

  为什么他不相信她?

  第五章

  袁芷熏忙完了所有的工作,又是十二点多了。

  几天下来,她已经有点吃不消了,又加上她生完孩子后,染上了腰酸背疼的毛病,只要天气一变,便酸痛难当。

  天气闷了一下午,雨就是下不来,但她的腰酸背疼显示天气一定会变。

  洗好了最后一块抹布,袁芷熏一手扶着腰,摇摇晃晃的上楼去了。

  她先偷偷摸摸到邵雪儿的房间抱抱她、亲亲她,然后再回房去。

  邵仲威又见她十一、二点还在工作,就一直注意着她,他心疼的看她边弯腰擦着地、边扶着腰,再生气的看着她违反他的规定去偷看邵雪儿。

  他走出房间朝她房间而去,他必须再一次警告她,她不能和雪儿太亲近。

  一到袁芷熏的房门口,发现她的房门半掩着,邵仲威直接推门而入。

  房里没有袁芷熏的踪影,浴室的门也是半掩着,里面传出了水声,蒸气从半掩的门飘了出来。

  邵仲威站了一会儿,浴室里除了水声,没有任何声响,他猜想她不可能在洗澡。

  他推门进入浴室,惊见袁芷熏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趴在浴缸的边缘,像是睡着,又像是昏倒。

  她一只手半垂在浴缸内,浴缸里的热水冒出蒸气,水量逐渐上升,就快烫到她的手了。

  邵仲威低咒了一声,立刻关掉热水,一把抱起她走到床边将她放下。

  袁芷熏轻轻呻吟了一声,侧了个身,手也不经意的贴在腰上;她好累、腰好酸,她好想睡觉。

  “芷熏,你的腰还酸疼吗?”这个老毛病、这个动作,他知道,他心疼的轻揉着她的腰,时光一下跌回了五年前。

  她生完孩子,孩子一开始带不上手,又没任何人可以帮忙,她累了好一阵子,加上台湾湿气重,她就染上了这个毛病。

  “仲威,还要捶捶。”她已经在半昏迷状态,但她太熟悉这个感觉,仲威总会帮她减轻腰的疼痛。

  此刻,她以为自己置身在铁皮屋内。

  “好,捶捶、捶捶。”他没那么狠地拒绝她,他让自己的神智与她一并回到了过去。他让她趴着,帮她轻捶着腰。

  “仲威,我好累,我的衣服好脏,你帮我换衣服,我好像没洗澡……雪儿、雪儿要喂ㄋㄟㄋㄟ……”她把现实和过去混在一块。

  邵仲威心揪得好紧好紧,有痛苦、有心酸、有想拥她入怀的冲动。“芷熏、芷熏,你先休息,明天再洗澡,雪儿睡着了。”

  “那我要抱抱、要亲亲,我明天做糖醋排骨给你吃。”她继续低喃着。

  “我会抱你、会亲你,让你煮糖醋排骨给我吃。”邵仲威翻过她的身子,她的双眼紧闭着,脸颊上的指印已退,仍遗留些许红肿,他轻触着那片红肿,有着想将何莉莉赶出门的冲动。

  “好痛!”

  “好,我不摸。”

  “仲威、仲威,我没有弄破你……太太的衣服,不要赶我走。”脸上的痛楚让她回到了现实。

  而她依旧双眼紧闭,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知道你没有,我不会赶你走。”他本能的低头吻住她。他岂会不知那是何莉莉搞的鬼。

  这个吻深入两个人的潜意识里,是那么的熟悉,却又好像期盼了好久好久。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