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5页     莫辰
  袁芷熏利用冰箱有的东西,在一个小时后,做出了四菜一汤,她希望仲威还会喜欢她做的菜。

  将菜端上桌,邵仲威刚好带着邵雪儿进门,看到袁芷熏、看到桌上的菜,他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袁芷熏看到邵雪儿,身为一个母亲应有的爱怜之色在脸上自然流露,她蹲下身拉着她的小手。“嗨!雪儿。”

  “嗨!爹地说,你要帮我们做事。”那稚嫩之音犹如天籁。

  “是啊!我还可以陪你玩、可以陪你睡觉、可以陪你洗澡,我还会讲故事,你喜不喜欢听故事?”

  “这些我会陪她,你是来当佣人,不是来当保母的。”邵仲威一语打破了袁芷熏的梦想。

  她的真情流露,他看得出来,却看不下去,雪儿不需要这份迟来的母爱;不过,他会利用这点来折磨她。

  “仲……邵先生,我会把事情都做好后再陪她,求求你给我这个机会。”

  “能让你看见她,这已经是最大的尺度了,我不希望你跟雪儿太亲近,若是你办不到,只好请你走人。”

  袁芷熏一听,立刻猛摇着头,“不要叫我走,我不跟她太亲近就是了。”

  成功的抓住袁芷熏的弱点,邵仲威露出了一抹诡谲的冷笑。

  “你叫什么名字?你真的会讲故事给我听吗?”邵雪儿听不懂中文,感觉不出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

  “雪儿,你跟爹地一样,就叫她袁小姐。”他已逐步的在折磨袁芷熏。

  邵雪儿小小的头点了点。

  袁芷熏听得是心痛如绞,但她还是觉得满足,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看得到女儿就好。

  “仲威,你回来了!”何莉莉从二楼下来,直奔进邵仲威怀里。

  邵仲威当着袁芷熏的面,在何莉莉脸上落下一记亲吻。

  这一幕,袁芷熏再也熟悉不过了,以前,只要仲威一下班,她一定会这么做,仲威也会抱着她、亲着她。

  如今,这一幕看在袁芷熏的眼里,无疑是拿根针直接刺到她的心里。

  “邵先生、邵太太,可以用餐了。”袁芷熏迅速走进厨房里,藉扶着冰箱支撑着被连番折磨、差点晕倒的身子。

  看着袁芷熏的纤弱,邵仲威刚毅的面容微微动容,却无人能得知他内心的想法与感觉。

  何莉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不寻常,也注意到袁芷熏的容貌与邵雪儿的相似,她真的是那个袁芷熏。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这别墅精致却不大,里头只有四房和一间书房。

  邵仲威睡一房、何莉莉睡一房、邵雪儿睡一房、袁芷熏睡一房。

  房子说大不大,可要一个人负责一楼到三楼的清洁工作却足以累死人。

  袁芷熏做完了所有的清洁工作,已是十二点多了;她腰酸背痛、手脚无力、昏昏欲睡。

  匆匆洗好了澡,她溜到邵雪儿房里偷看了她一眼、偷亲了她一下,这种真实的感觉竟让她心痛莫名。

  她惟恐邵仲威发现了她,不敢多作逗留,轻轻关上邵雪儿的房门,回到她三楼的房间。

  她应该要回医院陪父亲的;白天,医生、护士来得频繁,夜晚就不同了。

  她想邵仲威或许还没睡,她该去跟他说一声,然后到医院一趟。

  何莉莉憋了一个晚上,洗完澡后的她来到邵仲威的房间。“仲威,你怎么能让袁芷熏住进来?你是要报复他们父女,不是要来救助他们的。”

  “我让她住进来是为了要她当佣人,我故意让她来当佣人就是要挫挫她千金大小姐的威风。”

  “你不怕雪儿知道她是她妈?”

  邵雪儿常常问起她母亲一事,而邵仲威总是告诉她妈妈已经死了。

  “我已经警告过她,她不会说,也不会太亲近雪儿。”

  “仲威,我认为这个方法不好。”

  “莉莉,我决定的事,希望你不要过问。”他最不喜欢何莉莉以邵太太自居,凡事皆要过问,虽然他已决定要和她结婚。

  何莉莉不敢再多说什么,邵仲威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凡事得她开口才愿意回答个一、两句的态度,是她不安的因素之一。

  “好,我会帮你挫挫她千金大小姐的威风,解你心头之恨。”邵仲威对袁芷熏有恨,她也有。

  大学四年,她就一直在追求邵仲威,就在她移民前夕,她想对他再一次表白,他却跟袁芷熏私奔。

  袁芷熏来到邵仲威房门口,房门下透出的灯光证明他尚未就寝。

  她举手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何莉莉。

  “袁小姐,这么晚有事吗?”愈看她,何莉莉心中愈不是滋味。邵仲威太疼邵雪儿,她认为跟袁芷熏这张容貌有关。

  “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们,邵先生睡了吗?”何莉莉身上的睡衣透明暴露,让袁芷熏不敢直视。

  他们不是分房睡吗?她怎会在这里?她又想他们是未婚夫妻,就算同房也是很正常的,她随即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

  “什么事?”邵仲威来到房门口,一把将何莉莉搂进怀里。

  何莉莉更加贴紧邵仲威,邵仲威从不曾对她如此,今天却一连两次对她又亲又抱,他们发生关系的次数不超过五次,而且每次都是她主动、极力诱惑,才得以爬上他的床。

  她猜邵仲威应该是要刺激袁芷熏,才主动亲近自己。

  袁芷熏迅速低下头,不愿也不应看见他们亲密的样子。“我想出去一趟,天亮以前我会回来。”

  “这么晚要去哪里?”邵仲威问道。

  “我想回家一趟。”她不想让他知道父亲住院的事,她知道,那不会得到同情,只会换来讥讽。

  “这里是山区,你这么晚出去,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是雇主,难免惹来麻烦,我不准你出去。”他发现自己是在担心她的安危。

  “是啊,袁小姐,我们可不想为了个佣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何莉莉顺着邵仲威的话说,话锋犀利。

  “邵太太,我不会制造麻烦的,清洁工作我都做好了,我只是回家一趟。”袁芷熏低头轻语。

  “明天早上再回去。”邵仲威丢下这句话,就要关上房门。

  “邵先生,我求你!”袁芷熏试图在门关起来之前能取得他的同意。

  “袁小姐,我们是请你来当全天候佣人的,你看过哪个全天候佣人晚上可以回家的。”何莉莉靠在邵仲威怀里说道。

  “袁小姐,你听到我未婚妻讲的话了,请你回房,否则,我可能会认为你不适任。”他知道她怕什么,怕他要她离开,那等于是离开雪儿。

  袁芷熏识相的住了口,顿时热泪盈眶,她知道自己的苦苦哀求绝敌不过枕边佳人的亲密耳语。

  “对不起,我不出去了。”她立刻转身跑回三楼。

  为什么她总得在两难的情感中徘徊、抉择?为什么她不能同时拥有?

  亲情是难能可贵,却也唾手可得;谁无父亲、谁无儿女、谁无丈夫妻子?偏偏她不能同时拥有。

  她哭倒在床上。

  “为什么哭?”邵仲威推开袁芷熏没关好的房门问着。见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跟了上来。

  以前,他最怕她哭,只要她掉一滴泪,都会牵动他的每根神经,显然现在也是。

  听到邵仲威的声音,袁芷熏立刻起身面对他。

  “为什么哭?为什么非得回家去?在这里当佣人,回家当大小姐?”他绝对会逮住任何一个可以讽刺她以及折磨她的机会。

  但他却见不得她哭。

  “我……我爸爸住院,我一定得去照顾他,我无意造成你们的不便,我一定会在天亮前赶回来。”她不得不实话实说。

  “白天工作、晚上照顾病人,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你可是堂堂的千金大小姐,你吃不了这种苦的,或许,你该专心的去照顾令尊。”

  邵仲威摆明了是在刻意制造一个两难的局面,让她左右为难。

  “我不会离开这里的,我不去医院就是了。”她的泪水又滑落了。她跟雪儿相处的时间有限,她必须先把握这个机会,毋需犹豫。

  “不准在我面前掉泪,否则,我一样叫你离开。”邵仲威命令道。他仍被她的泪水牵动着,而既然管不住自己,就只好限制她。

  袁芷熏慌乱又迅速的拭去泪水,立刻停止哭泣,瞠大一双含着怯意的晶莹水眸看着他,证明自己没哭了。

  邵仲威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尽她眼底的怯意,他没有折磨她的快感,反而勾起了对她的浓情深意及保护欲。

  这几年,他利用工作、利用他们父女给的耻辱,成功的转移对她的爱,他以为这段情烟消云散了,原来仍是蛰伏在他内心深处。

  他不容许自己再有这样的感觉和情愫。

  “记住我的话及我的规定,你若违反了其中一项,我会马上请你走人。”武装起无情面貌,他转身离去。

  袁芷熏锁上房门,立刻躲到棉被里哭了起来,藉此隐藏住哭声,她现在是连哭的自由都不能拥有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