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莫辰
  (事情查到了吗?)邵仲威问。他要黄信华查的是袁芷熏在树林里讲的话是否属实。

  “查到了,事实如她所言。”他话中所指的“她”,是指袁芷熏。

  (详细情况等你到美国再跟我说,我要你带袁芷熏和袁耀天来我这里。)

  “仲威,这你恐怕要自己跟她讲,这趟去刚好遇上你的结婚典礼,这样做太惨忍了。”邵仲威的作法让他为袁芷熏心疼。

  (好,让我跟她讲。)

  黄信华把手机递给袁芷熏,“袁小姐,仲威有话跟你讲。”

  袁芷熏从刚刚黄信华的话中已听出一二,邵仲威还是想继续折磨她,故意让她参加他的婚礼。她接过电话,怯怯的说了声:“喂!”

  (芷熏,我要你跟你父亲和信华一起到美国来。)

  “我恐怕没办法去,我刚找到工作不能请假。”她丢了原来的教职。

  (把工作辞掉。)他命令道。

  “现在工作很难找,我真的没办法。”再不工作,她和父亲会付不起房租,没钱吃饭。

  (你不想见雪儿?)

  “我当然想,可是我不能丢了工作,白天的工作我才上班两个星期,晚上的工作才一个星期,真的不能请假。”

  (你兼两份工作?)他在心里低咒了一声,骂的是自己。

  “你能让我以后再看雪儿吗?我会尽量存钱去美国一趟,或是让我跟她讲电话?”等她存够了钱,他的结婚典礼也结束了。

  (不,你若不跟信华一起来,你将永远见不到雪儿。)他狠心的收了线。

  袁芷熏愕然的看着电话,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黄信华看了也不禁要骂邵仲威无情,袁耀天则自责不已。

  “芷熏,邵仲威他是不是对你提出什么要求?”袁耀天担心的问着。

  “他要我们跟黄先生一起到美国去,如果不去,我就永远见不到雪儿。”她咬着唇、含着泪。

  “那就去吧!芷熏,是爸爸害你得受这种折磨,参加他的婚礼,你承受得住吗?要不,我自己去一趟,我会跟他道歉、认错,请他以后不要如此待你。”

  “爸,我们一起去吧!我承受得住。黄先生,那就请你安排一下。”她怎么可能让父亲独自面对。

  “明天的飞机,我会来接你们。”

  他本就预定明天搭机前往美国参加邵仲威的婚礼,没想到他反倒临时派给他这个不人道的任务。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当袁芷熏一行人到美国时已是晚上。

  他们乘着高级轿车进入邵仲威私人的宅邸,眼前是如梦幻般的美丽王国,沐浴在一片昏黄的灯光下,袁芷熏被深深吸引住了;但纯粹是吸引,她不敢有任何奢想。

  下车后,他们并没有见到邵仲威、邵雪儿或是何莉莉,仆人将他们的行李分别提到客房,并请他们就寝休息。

  黄信华是识途老马,他直接到书房找邵仲威,见袁芷熏在飞机上落落寡欢、心事重重,一、二十个小时没合眼的模样,他愈看愈是为她不平,他认为自己得说说邵仲威。

  “请进。”

  黄信华敲门声甫落,邵仲威立刻请他进门。

  他一进门,邵仲威立刻说道:“信华,把你查到的告诉我。”

  黄信华只得先忍住要说的话,将查到的事告诉邵仲威。

  “公司里的吴经理跟了袁耀天十几年了,当初就是他去带袁芷熏回家的,他说有个女人打电话跟袁耀天告密,他们才找得到你们,还说袁芷熏为了你,跟所有上门提亲的豪门子弟坦诚她曾结婚生女的事实以拒绝再婚。”

  “有个女人打电话跟袁耀天告密?”女人?邵仲威思索着。这个女人竟让他误会芷熏这么久,还如此折磨自己及芷熏。

  “仲威,袁芷熏够可怜了,事情现在都查清楚了,不是她要抛夫弃女,你何苦千里迢迢的让她来参加你的婚礼折磨她?她现在又丢了工作,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不景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黄信华逮住机会,说了邵仲威一顿。

  黄信华见邵仲威不语,继续说道:“仲威,袁耀天也很后悔,他这趟来想跟你认错道歉,事情就算了吧!”

  “如果我说告密的是何莉莉,那要不要算了?”当年只有何莉莉这个女人知道他的下落。

  “开什么玩笑,那当然不能算!”这种女人该受点教训,而他一点也不讶异何莉莉会做出这种事。

  “那我需要你的帮忙。”

  “绝对没问题。”他乐在其中。

  “想办法让她在我的婚礼上消失。”

  “那有什么问题!”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袁芷熏睡不着,她趁着四下无人之际来到大厅,享受这种如置身在皇宫里的感觉——满室的鲜花、浓郁的芬芳气味、气球朵朵如染了色的白云。

  尽管这种感觉里带着痛,尽管心将遭到无比的折磨。就当自己是来观光的吧!

  “这样的布置你还喜欢吗?”

  邵仲威的声音赫然在她背后响起。

  她心一震,猛然回头面对他,“很、很漂亮。”

  “有没有需要再加点什么?”他伸手摩挲着她的唇,语气柔和。

  “我不知道,你不该问我。”她想说的是:你不该如此折磨我。

  “我明天让他们也在我的房间里摆满鲜花。”他知道她喜欢鲜花。

  “你喜欢就好。”这一点都不关她的事。

  “跟我来。”邵仲威拉着她的手来到他的房间。

  进门后,他拿了两本礼服图样本给她。

  “挑两套你最喜欢的。”他说。

  袁芷熏接过东西的手微微颤抖着,他非得这样折磨她吗?“仲威,你要怎样对我都没关系,我求你不要刺激我父亲。”

  “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刺激你父亲。”他拉着她一起坐下,为她翻开第一页。当年他们公证结婚时,她没披嫁纱,每次经过礼服公司门口,她总会驻足流连。

  披婚纱是每个少女都有的梦。

  “我会乖乖听话,可是我的眼光肯定跟邵太太不一样,你不该问我。”她合上了礼服图样本。

  “你这样一点都不听话。”邵仲威搂紧她,在她耳边磨蹭着。

  “我挑就是了。”她只能言听计从。

  几分钟后,她挑了两套她最喜欢的样式。

  邵仲威做下记号后,一把抱起她走到他的大床。

  “仲威,我想回房休息,在机上我都没合过眼。”她知道邵仲威意欲何为。

  “在这里睡,我想要你,好想要你。”没见到她,他想她;一见到她,他便想要她。

  “不可以。”她断然拒绝。

  “你不想要我?你不爱我了?”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他从没被她拒绝过。

  “不是的,我爱你,可是你就要结婚了,我怕邵太太她……而且我没吃避孕药。”

  她虽有一箩筐的理由可以拒绝他,但她也真的想要他。

  “不要吃了。”吻,毅然决然的落下。

  灯熄灭了,情复燃了。

  ***  www.fmx.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许久没合眼,加上激情的缠绵,睡了一天一夜的袁芷熏,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世纪那么久。

  她一坐起身,眼前的景象让她惊愕不已。

  她仿佛置身在一片花海中,房间里真如邵仲威所说,摆满了鲜花,身边还放着两套白纱。

  她立刻下床,因为时差和睡了长长的一觉的关系,让她不敢确定今天是几号,是他们结婚的日子吗?

  她得赶快离开仲威的房间,万一被何莉莉看到……

  她还没走到房门口,房门就被人打开了,走进来两个女人。

  “袁小姐,你醒了!要麻烦你赶快穿上婚纱。”礼服设计师笑着说道。

  “还有麻烦你梳洗一下。”说话的是美容师。

  “你们搞错了,这不是我要穿的,新娘并不是我。”她在邵仲威房里,难怪会引起误会。

  “不会搞错的。”设计师和美容师开始为她忙碌起来。

  见状,她只好任由她们摆布。邵仲威狠心的要她当女傧相,她想。

  袁芷熏从设计师和美容师的笑容和眼神中,看到了她们对她的赞赏,以及对自己作品和技巧的满意。

  “你好美,邵先生会非常满意的。”设计师说着。

  袁芷熏露出一抹苦笑,酸楚的想着:他会满意如此折磨我。

  她们带她走出房间,袁耀天在门口等着她。

  “爸,仲威有没有对你说什么?他答应我不刺激你。”一见到袁耀天,袁芷熏立即担心的问。

  袁耀天牵起袁芷熏的手缓缓步下楼梯。“你放心,仲威对我很客气,他还让我管理伯特计算机台湾分公司。”

  他与邵仲威不但尽释前嫌,还在谈话中找到契合点。

  大厅里满是人潮,衣香鬓影,镁光灯闪个不停。

  袁耀天牵着袁芷熏,沿着红色地毯一路走到邵仲威和邵雪儿身边,把袁芷熏的手交到邵仲威的手里。

  袁芷熏开始觉得不对劲,牧师的声音扬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