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莫辰
  “我很抱歉。”除了抱歉,她又能说什么?

  “仲威不会再回台湾了,雪儿自然也不可能再回来,而我是永远的邵太太,你什么都不是。不要以为仲威跟你睡,就认为他对你还有情,你只是他泄欲的工具、要报复的对象,你瞧,你们父女俩现在不是一无所有了吗?”何莉莉语气轻蔑中带着一丝微愠,还有一丝丝得意。

  “我知道,所以我请求你让我陪陪雪儿。”

  “办不到!请你回房去。”终于轮到她何莉莉嚣张了吧!

  “邵太太……”

  “办不到!”

  袁芷熏知道再怎么求也没用,她看了邵雪儿一眼,落寞的走出邵雪儿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拿出心形项链盒看着,以后她又得靠着它活在回忆里。

  何莉莉占了上风,她心想反正就要回美国了,她不趁这时候消消心头之恨,更待何时?

  于是,她紧跟着袁芷熏来到她房里。

  袁芷熏发现何莉莉进了她的房间,立刻收起心形项链盒,放到抽屉里。

  “你鬼鬼祟祟的藏了什么东西?”何莉莉一直认为邵仲威虽让袁耀天破了产,但他一定另外给了袁芷熏什么好处。现在又见她鬼鬼祟祟的,她更加确定自己的看法没错。

  “我的私人物品。”

  “给我看看。”

  “邵太太,这是私人物品。”

  何莉莉走向前去,推开了袁芷熏,径自打开抽屉,抽屉里空空如也,只有一个不值钱的项链盒。

  何莉莉拿起了它。

  “邵太太,请你还给我。”袁芷熏不敢硬抢,惟恐抢坏了。

  何莉莉自是不理会她的打开项链盒,她看到了一只不值钱的银戒,及镶在项链盒里的照片。

  第九章

  照片拍得太温馨,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太刺她的眼,何莉莉用力合上盖子,怒目瞪着袁芷熏,“你拿这个给雪儿看过了?”

  她也怕邵雪儿知道袁芷熏是她的妈妈,怕邵雪儿会闹着要妈妈,而让邵仲威和袁芷熏重修旧好。

  “没有。请你还给我。”袁芷熏向她伸出手。

  “你一定给她看过了,你休想利用雪儿回到仲威身边。”语毕,何莉莉把项链盒从打开的窗户丢了出去。

  袁芷熏惊楞住了。“那是我的东西,你太过分了!”她立刻跑到窗户边,看着项链盒落下的位置。

  天啊!是别墅后面那片树林,林子里一片黑暗。

  袁芷熏立刻冲下楼,跑出别墅冲进树林里,不管现在已是午夜。

  树林里杂草丛生,寸步难行,她不知道该从何找起;但那是她仅剩跟他们父女有关的东西,她一定要找回来!

  想到此,她伤心焦急的哭了起来,泪水模糊了视线,让她更加困难的往里面走;而她也在情急之下,鞋也没穿的就在树林里寻找着。

  没有灯光,她什么也看不到,她必须要有照明器具,所以她只好再跑回别墅。

  她匆匆的进门,翻箱倒柜地找着手电筒或蜡烛。

  何莉莉在一旁冷眼旁观,她不相信她找得到那项链盒。

  邵仲威在这一刻进了门,他看见袁芷熏奇怪的举动,又见她的白色睡衣上沾了泥土和些许草屑。

  “你在找什么?”他问。

  “仲威,她找不到的。”何莉莉走到他身边说道。

  “什么东西找不到?”

  “一条项链,里面有你和她的照片,她居然拿给雪儿看,我把它丢掉了。”何莉莉认为自己做得极对,有一丝得意、有一丝炫耀。

  “我没有!那是我的东西,我仅剩的,你没有权利这么做!”袁芷熏转身面对他们哭喊着。她从没这么生气过。

  说完,她又跑了出去。

  邵仲威这时才发现她脚上没穿鞋子。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丢了她什么东西?”他疾言厉色质问着何莉莉。看到袁芷熏这么激动,就像是一个丢了最心爱东西的小女孩,他会平静才怪!

  “不就是一个不值钱的项链盒。”何莉莉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邵仲威没有理由凶她,她也生气了。

  项链盒?“东西最好找得回来,否则我不会原谅你。”他紧跟着出去。

  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袁芷熏只好蹲着用手摸索,她边摸索边前进,渺茫的希望让她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

  “芷熏。”邵仲威来到树林的入口喊她,他看不到她。

  袁芷熏不想回答,心想他一定跟何莉莉一样,希望她找不到。

  邵仲威得不到响应,便回车库将车开了出来,让车子的大灯朝着树林照,然后他迅速进入树林里。

  哪来的灯光?袁芷熏惊讶的站起身,邵仲威此时也来到她身后。

  “芷熏,明天再找。”他知道那个项链盒,那是雪儿满月时,他们在士林夜市里买的。

  他没想到她还留着它,还为它哭成这个样子,找成这个样子;那东西的确不值钱,几百块就买得到。

  “你走,那是我的东西,你们没有权利把它丢掉,我说我没有拿给雪儿看,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我?”她愈哭愈厉害。

  “我相信你,我们明天再找,这么暗根本找不到。”他不是安抚她,他是真的相信她。

  “不,我一定要找到它,那是我仅剩的了,如果我找到了,你不能再把它丢掉,我求求你。”她认为他跟何莉莉是一样的。

  “我不会把它丢掉,如果找不到,我再买一个给你。”邵仲威拉她入怀。

  “不一样,那不一样!”她哭倒在他怀里。

  “我帮你找,告诉我你如何确定它掉在这里?”她很少跟他要东西,因为当时的他也给不起。

  看到那个项链盒时,他知道她喜欢,便以雪儿满月为由买下它,实则是要送给她的。

  “它从那个窗户掉下来的。”袁芷熏伸手指着她三楼房间的窗户。

  邵仲威顺着她的手指看上去,再以抛物线原理测量可能落下的地点。“芷熏,它可能掉在树上,被树枝勾到了,我们朝树上找。”

  袁芷熏点点头。

  两人手牵着手找过每一棵树。

  果然如邵仲威所料,他们在其中一棵树上发现了。

  “我看到了!仲威,我看到了!”银色的链子在车灯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帮我拿着,我上去拿。”邵仲威脱下西装外套交给她。

  邵仲威身手尚称敏捷,爬树难不倒他,他爬到一半就拿到项链了。

  “还给我!”邵仲威一到树下,袁芷熏立刻伸手跟他要。她眼底有着惧意,她似乎不太相信邵仲威曾答应不把东西丢掉的承诺。

  邵仲威没有马上还给她,他轻轻打开了盒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只结婚戒指,再来是他们的全家福相片。

  他压抑住的情潮顿时翻涌而来,她为了他们的定情之物打着赤脚摸黑寻找。

  “求求你还给我,我不会让雪儿看到,那是我惟一仅剩的,我求求你!”她急得又哭出来了。

  她认为邵仲威在看到东西后,一定会跟何莉莉一样。

  邵仲威轻轻盒上盖子,这结婚戒指跟项链盒一样不值钱,一样在夜市买的,他的早在签完离婚协议书后,就被他丢在袁氏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外的垃圾桶里。

  “求求你还给我!”袁芷熏再次恳求道。

  邵仲威把项链盒挂到她的脖子上,接着覆上她的唇。

  “芷熏,为何还留着它?”他不明白她为何视这些东西如珍宝?难道她是真的还爱着他?无怨无悔的爱着?

  袁芷熏紧握住项链盒,哽咽着讲着同样一句话:“我什么都没有了,这是我惟一仅剩的。”

  “你本来可以拥有的,我的一切本来就只属于你,是你自己放弃的。”邵仲威第一次在她面前面对心中的痛。

  “我当初若不放弃,只怕没有今日的你。”

  “把话讲清楚。”

  “我父亲在你上班的时候找到了我,他骗我说他生病,愿意接受你,我才跟他回家,哪知他骗了我,他要我签离婚协议书,我若不签他就要毁了你,谁知他还是骗了我,他怕我们藕断丝连,就逼得你走投无路,他怕你不签离婚协议书,又对你说了另一套话,才会让你如此恨我,也因此造成我们之间的误会。”她一口气把当年的情况讲了出来。

  “仲威,你不能轻易相信她的话,她的理由太牵强。”何莉莉也来到这树林里,刚好听到袁芷熏的话。

  她就是怕在他们回美国前夕又出了意外,觉得不妥才跟了出来,还好她及时赶上关键时刻。

  “我说的都是真的!”袁芷熏辩驳。

  “仲威,不要忘了他们是怎么逼迫你的,不要忘了你回来的目的,他们父女如今一无所有,什么话、什么借口都编得出来,目的还不是看上你的地位要巴上你,你千万不要相信她。”何莉莉的每句话都讲到邵仲威的痛处与疑虑。

  “我从没想过要贪图仲威什么。”为什么她总是能无中生有,而她却不知从何解释起?

  “你也没资格贪图什么。仲威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在哪里?雪儿需要妈妈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