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辰 > 下堂情妇 >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莫辰
  楔子

  静夜孤灯  莫辰

  就在夜深人静时,独坐书桌前,孤灯一盏相伴,惟一的声响是墙上时钟的滴答声。

  手握一枝秃笔,(写得最流畅的那一枝)笔随意走,在纸上不受格式、行数的限制,龙飞凤舞起来。

  这是我的习惯,也许是在放松自己的情况下,也许是在思绪纷乱的情况下,借着宁静的氛围,借着毫无头绪的涂鸦,解放心灵。

  或许是几天后,或许是几周后,再回首这张纸时,从潦草不羁的字里,(有的自己还得猜测一下)从一段段前后不接的字意里,或是诗词、或是撩人短语,寻找回味当时的心情,才发现那是心中最真实的感受。

  写这篇序时,就是在这种习惯不改的情况下。结果可想而知,今天一早起床,面对的是一张随意涂鸦的纸。

  我的序呢?无可奈何的,我只得把当时的情绪,重新回味拼凑起来,完成了这篇序。

  相信有很多人都喜欢夜,它是心灵最容易抒发的时刻,也是洗涤心灵最佳的时机。只是夜愈深,愈违反人体机能的修养,这虽扫兴却不容忽视。所以,若想不眠伴夜,也只能在你真的、真的了无睡意时。

  夜,真的很美,独处时更美,当心灵与之融合时,那更是美得令人赞叹。

  把这经验与你分享。

  第一章

  圣婴现象让炎热的六、七月更加酷热难当。

  七、八坪大的顶楼铁皮屋内没有冷气,只有一台与人膝盖同高的电风扇,微低着头、左右旋转着。

  如置身在烤箱内的温度,连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感觉神经还不怎么敏锐,都难耐这种高温而哇哇大哭了。

  袁芷熏在女儿粉雕玉琢的小脸蛋旁,忍住手酸轻挥着扇子,口中轻声细语的哄着:“雪儿乖,不哭。”

  她初为人母,什么都不懂,还在学习中。

  婴儿的哭声,依旧响亮悦耳,袁芷熏愈听愈是感到手足无措,她只得将女儿抱在手里继续哄:“雪儿乖,不哭、不哭。”

  奶也喝过了,尿片也换过了,该做的、该注意的,她全无遗落,天气太热,她也没办法。

  “雪儿,爸爸很辛苦,我们只能住在这里,你一定要体谅。”她当然知道她听不懂,但还是将内心的话说出口哄着。

  她是个千金大小姐,也没吃过这种苦,她的房间都比这里大。

  邵雪儿显然无法体会父亲的辛苦,和母亲的无奈,仍不停哇哇大哭。

  袁芷熏本是温室中的小花,加上天生柔弱无力,抱着三个月大的婴孩对她来说,着实非常吃力。

  “雪儿,妈妈求求你,不要再哭了,嗓子都哭哑了!”袁芷熏提起仅存的力量,左右晃动着邵雪儿,边唱着儿歌、边摇她入睡。

  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袁芷熏的方法奏效,邵雪儿渐渐缓了哭声,小嘴巴似在吸吮着东西般动了几下,终于睡着了。

  袁芷熏将女儿轻轻放回床上,甩了甩发酸的细白藕臂,蓦然想起浴室里还有几件衣服还没洗,她迅速走进浴室。

  二十岁以前,她何曾动手洗过衣物、何曾吃过苦?

  她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刷着邵仲威的牛仔裤,额上的汗珠滴落在牛仔裤上,但她无怨无悔。

  她的父亲袁耀天禁止她跟邵仲威交往,还逼她拿掉腹中的小孩,她只好跟着邵仲威私奔。

  两人生活虽苦,浓烈的爱情让他们甘之如饴。

  用手臂拭去额上的汗珠,袁芷熏端起装着湿衣物的脸盆走出铁皮屋,铁皮屋外有一小块连接楼梯的空地,她利用这里种花、晾衣服。

  晾好了衣服,她又将房里整理了一下;看看时间,仲威差不多快回来了。

  邵仲威一出门上班,她便盼着他快回来,她好想时时刻刻跟他在一起,没有他在身边,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如今,生活所逼,他早上上班,晚上还兼开出租车,一心只想给她们母女俩好一点的生活,也牺牲了她跟他在一起的时间。

  邵仲威在铁皮屋外,自行拿了钥匙开门,怕电铃声会吵到、或吓到他的宝贝女儿。

  “仲威!”一见到邵仲威,袁芷熏立刻奔到他怀里。

  邵仲威爱怜的抱紧她,接着就是一阵热吻,从相恋至今,他们之间的炽烈浓情没因袁耀天的嫌贫爱富、没因生活的困苦而冷却,反而更加相知相惜。

  “雪儿还乖吧?”邵仲威搂着袁芷熏走到床边看着爱女。

  “可能是太热了,哭了好一阵子,刚刚才睡着。”袁芷熏放低音量,惟恐吵醒了刚睡着的邵雪儿。

  “真的是太热了,我看还是搬到有冷气的地方。”邵仲威心疼的搂紧袁芷熏。一个千金大小姐,愿意跟着他吃苦,他有着说不出口的感动。

  他本来是想忍痛割舍这段情的,因为他自知高攀不上“袁氏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的千金,但她却把身体给了他,还怀了他的小孩,甚至愿意跟他私奔。

  “我习惯这里了,再两个月夏天就会过去了,没关系的。”他已经够辛苦了,她不能再增加他的负担。

  “芷熏,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目前的收入不仅够使用,还有剩呢!”他知道她在顾虑什么。

  “仲威,那你晚上就不要再去开出租车了,我想要你陪我。”她在他怀里撒娇,希望他能听她的。

  “芷熏,再忍耐一阵子,我想多存一点钱,帮你们换个环境。”他有责任让她们母女衣食无缺,过更好的生活。

  也为了一口气,他会让袁耀天知道,没有祖先及父母的庇荫,他邵仲威一样可以赤手空拳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不要换环境了,有了钱后,你先把硕士学位修完,那是你的理想。”若不是因为她的关系,仲威早拿到硕士学位了。

  “不需要硕士学位,我一样是个计算机天才,我的上司很赏识我。”他的确是个出色的计算机专业人才,除了程序设计,硬件也是他的专长。

  “不,你一定要把硕士学位修完。”她坚持。

  “你也为我休了学,那你也回去把大学念完。”若能力许可,他会坚持她这么做。

  他们是在学校的社团活动认识的,邵仲威担任助教,袁芷熏是个大二的学生。

  “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把硕士学位修完,否则,我就不理你。”人家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是一皮、二耍赖、三威胁。

  而邵仲威偏吃她这一套,于是这一套便成了她的武器。

  “你不理我要理谁?除了我,你不能理别人。”他会吃醋。

  “那你得答应我,把硕士学位修完。”

  “好,等我们稳定了,我一定把硕士学位修完。”他将她一生产完即恢复的纤腰往上一提,覆住她的唇。

  接着,他一把抱起她,邵仲威不敢将袁芷熏放在床上,怕吵醒了沉睡中的邵雪儿。于是,他拉了一条毛巾被,铺在袁芷熏擦得很干净的地上,将她轻轻的放在上面。

  “芷熏,我爱你。”他边说着撩人爱语,边褪去她的衣衫。

  “仲威,我也爱你。”虽为他生下一女,袁芷熏仍羞涩于邵仲威的炽热眸光、热情挑逗。

  暮色渐浓,太阳的威猛稍减,一阵晚风从窗户飘了进来,吹抚过两具相爱无悔的躯体。

  时间缓缓流逝,秋末冬初,秋老虎偶尔发威,天气却已不再那么炙热了。

  邵仲威和袁芷熏适应了一成不变的生活,但彼此间的爱恋却未曾递减。

  邵雪儿十个月大了,袁芷熏愈带愈上手,家事也做得很顺手;邵仲威的上班时间固定,收入也固定。

  这日,袁芷熏推着娃娃车,带着邵雪儿到超市买菜,铁皮屋里本来就没有厨房,都是邵仲威下班顺便带便当回来。

  袁芷熏想让自己更像一个做老婆的,于是她花了些钱,买了一个电子锅、一个电磁炉、几个锅碗瓢盆、几本食谱,学着做起饭来。

  邵仲威竟也习惯了她的手艺,愈来愈排斥外面的便当。

  走出超市,袁芷熏被两个男人挡住了去路。

  “你们……”

  来人是她父亲袁耀天的属下。

  “小姐,我们来接你回家。”

  “我不回去。”袁芷熏推着娃娃车就要走。

  “小姐,袁董很想你,他生病了!”

  袁芷熏楞了一下,随即红了眼眶,“我爸爸他还好吧?”毕竟是父女,有斩不断的父女亲情。

  “你跟我们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不能回去。”她怕一回去,就出不来了。

  “小姐,难道你要弃你父亲于不顾?”

  “我怎么会不要爸爸呢!只是,我已经结婚了,有丈夫、有女儿,我也不能弃他们于不顾。”

  “袁董愿意接受邵先生了。”

  “真的吗?”她噙在眼眶中的泪水流了下来。

  “是真的,你先跟我们回去看看袁董吧!”

  “我打个电话给仲威。”

  “回家再打吧!袁董在等着你呢!”

  “不好吧?”她觉得不妥。

  “袁董想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晚上回家陪他吃饭,顺便聊聊。”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