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古灵
  尼基更不爽了,马上变身为火车头冲上前。「莎夏,我饿死了,快走啦!」

  看也不看他一眼,莎夏兀自笑问丹奥,「我们要去吃午餐,要不要一起去?」

  丹奥怔了怔。「我?」

  「对啊!你不吃午餐的吗?」

  看了尼基一下,丹奥颔首。「好。」

  杏子与恰卡不禁愕然相对,尼基更是气得差点当场跳脚。

  「莎夏,你不是很讨……」

  「走吧!」莎夏仍不理会那只火气冲天的大熊,迳自与丹奥并肩走开。「你会喝酒吗?」

  「我喜欢喝葡萄酒。」

  「我也是耶!」

  「我那边有两瓶三百年以上的丽玲丝,人家送我的。」

  「三百年以上的丽玲丝?酷!」

  「想喝?」

  「当然想!」

  「好啊!看你甚么时候有空……」

  「下午,我下午有空!」

  下午?

  下午不是要练狙击枪吗?

  第三章

  德国的冬天,真的很冷!

  走在街道上只见人来人往个个都是圆圆滚滚的雪人,由厚实的大衣、毛线帽、围巾和手套所构成的七彩雪人,脸上也只瞧得见两颗眼珠子,迎面撞上时,不拉下围巾谁也不知道谁是谁,即使哈拉半天,也不一定能肯定对方究竟是哪里的哪位。

  也许你以为是女友一号,结果是女友二号,讲了半天该讲的没讲,不该讲的全讲了,好戏更在後头。

  可是莎夏一见到丹奥就知道是他了,因为——

  莎夏不可思议地瞪著那个孤伶伶伫立在葡萄园中的大白痴,不敢相信那家伙居然只穿了一件套头毛衣就敢跑出来发呆。

  他看起来瘦弱,其实身体很健壮吗?

  「哈啾!哈啾!哈啾!」

  不,他一点也不健壮!

  不再迟疑,莎夏立刻边脱外套边跑过去,丹奥甫惊觉她的出现,她已经把外套穿在他身上,再拉下围巾围住他的脖子,然後一声不吭硬扯著他回堡。

  「莎……莎夏,你……」

  他不吭声还好,一出声便宛如电子点火器般,瞬间点燃她的天然瓦斯气,轰一声爆炸了。

  「你是白痴吗?居然穿这样出门?请问你有没有看见地上白白的那一层是甚么?是雪耶!先生,不是痱子粉,也不是面粉,更不是糖霜,是会活活冻死你的雪耶!昨天晚上才下过雪,你竟然一大早就穿这样跑出来作冰柱,请问你是脑袋秀逗了还是神经线松了?」

  「因……因为昨天晚上是第一场雪,所以……」特别有感触,一股莫名的愁绪油然而生,忍不住就这样走出来踏入一片白茫茫中,在这片恍若与世隔绝般的气氲里痴立到忘我……

  「阿达!你真是阿达!」

  不是看落叶就是看落雪,真不知道那种东西究竟有甚么好看的,看了会有奖品吗?如果不是轮到她去买早餐,这种天气谁会一大早就爬起来出门,然後这家伙被人发现时,恐怕早就变成冰人一号了!

  越想越气,简直是气到快没力了,莎夏不再理会他,兀自拉住他疾行在绵延不尽的葡萄园里。

  小小的山坡上竖著成千上万枝的葡萄树与木棍,为了让每一株葡萄树都能吸收到阳光,不辞辛劳的农夫们为每一株葡萄树架设一根木棍,好让它们都能长得又直又美。但此刻,葡萄树的树枝都是光秃秃的,再加上一根根的木棍,远远望去好像是插花用的剑山似的,而他们是两只在剑山上爬行的笨蚂蚁。

  「麻烦你,先去泡泡热水让自己暖和一点,OK?」

  一将他送回堡里,莎夏便收回自己的外套围巾,即刻离开了。如果她不赶紧去买早餐,待会儿就得去铲雪了。

  刚刚在葡萄园里不觉得冷,一回到堡里,丹奥反而开始打起哆嗦来,连忙依照莎夏的话去泡热水,直到不再发抖後才起来。正想到楼下厨房煮咖啡,不意一下楼就瞧见莎夏在大门口探头探脑。

  「莎夏,你在干甚么?」

  「啊!丹奥,一般学生不能随便进主堡里来,所以……」

  「没关系,进来嘛!我会跟史提夫说一声的。」

  闻言,莎夏立刻钻进来了,丹奥注意到她还提著一个保温壶和一个纸袋。

  「我顺便帮你买来早餐,再出去买很冷的!」

  「谢谢,不过……」丹奥领著她走向後面厨房。「这里也有厨房,我通常都在这里弄早餐吃,不必出去买。」

  「咦,这里的厨房可以用吗?」

  「可以啊!」

  「哇,好大喔!」一进入厨房,莎夏便东张西望地惊叹不已。「整座主堡里只有你和史提夫住,还有这么大的厨房,我们宿舍那么多人,实在也应该弄间厨房才对嘛!」

  「你们的宿舍没有厨房?」端来两个杯子,丹奥把保温壶里的咖啡倒进去。「不能向学校提出建议吗?」

  「有啊!提过了,可是学校说甚么厨房会造成我们怠惰的习惯,那种不良建议不予采纳。」莎夏有气没力地叹了口气。「真是见鬼,到厨房煮个东西就算怠惰,为甚么不乾脆叫我们自己种田、收割、制面粉、作面包,而且自己养猪养丰、杀猪宰牛,自己作火腿香肠,这样就够勤奋了吧?」

  「既然学校反对,那……那就……」硬憋住失笑的冲动,丹奥呐呐道。「咳咳,没办法了。」

  「你在偷笑对不对?」莎夏不高兴地嘟囔,拿超丹奥放在盘子上的香肠面包咬了一大口。「没关系,尽管笑,一想到你在葡萄园里的蠢样,我也很想笑,大家扯平!」

  「我没……没有笑。」

  「那你是干嘛?喉咙不舒服?」

  「呃,有……有一点。」

  「听你鬼扯!」

  「我……没有。」

  「那你的嘴又是怎么一回事,抽筋了?」

  「我……在吃东西。」

  「啧啧,你吃东西的样子还真瘸呀!」

  他们就这样边聊边吃早餐,中间丹奥又另外煮了一壶咖啡,然後,一个钟头过去了——

  「老天,快八点了!」莎夏蓦然惊跳起来。「该死,我一定会来不及!」

  丹奥追在她後面。「要不要我借你脚踏车?」

  「不行,学校规定本校学生上下学一律不准利用任何交通工具,只能靠两条腿走路,走路来不及就用跑的,用跑的来不及就用冲的……」

  「要是冲的也来不及呢?」丹奥脱口问。

  莎夏回眸一笑。「还有两条手臂啊!」

  「呃?」丹奥正感疑惑,却见莎夏倩笑嫣然地挥动两条手臂,仿佛跳芭蕾舞似的「飞」出主堡大门外去了。

  当莎夏听到丹奥的大笑声时,不觉惊愕地回头看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原来他也能发出这种大笑声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外面正在下雪,而今天的课程是——

  「快,大家动作快,先作暖身操,快快快!」

  是是是,暖身操,暖身操!

  大家一边发抖一边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好,谁要先下去?」

  大家面面相觑,然後……

  「我是男人,我先下去!」

  於是扑通一声,伟大的男人只穿著一条泳裤,带著水肺、水枪和短刀跳进冷冰冰的训练池里头去了。

  没关系,他不能冷,大家替他冷。

  整个上午,大家忙著在水里学鲨鱼,水中战斗并不是常碰到的状况,可是一旦碰上了,就得如同鲨鱼一般勇猛——管你是在夏天、冬天或者南极、北极,这是活命要诀。

  到了下午,一手冲锋枪一手短枪,大家又跑到後山去进行实地野战训练。

  细雪绵绵的飘,没有暖暖帽、毛衣、大衣或手套,只有一身寒酸牌紧身衣和头套,全身黑漆漆的趴在白惨惨的雪地上,足以麻痹心脏的冰冷立刻沁入骨子里,学生们个个抖著唇差点没喊天。

  「好,快,前进!」

  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还能前进到哪里去?

  所以,当课程终於结束时,每个人都以奥运短跑夺魁的决心拚命住宿舍里冲——跑第一名的就可以先泡到热水。

  很不幸的,天底下最悲惨的事发生了——

  「很抱歉,热水器坏了!」舍监郑而重之地宣布「好消息」,但在那张裂到耳後的笑脸下,那句抱歉实在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甚么?!」众人惊叫,同时努力压抑一脚踢掉那家伙脸上笑容的冲动。

  「因为要换零件,零件又恰好缺货,所以恐怕这两天你们都要洗冷水澡了。」

  宿舍里顿时充满一片凄惨叫声,仿佛屠宰场似的。

  「我们去城里洗。」有人说。

  「不行,你们这样一窝蜂全跑去跟人家借浴室洗澡,这是扰民,」舍监依然笑咪咪。「SA学生手则第三十一条,非任务期间,骚扰百姓的事不能做。」

  「那我们可以一、两天不洗澡吧?」

  「还是不行,SA学生手则第六十七条,非任务期间,不得因任何理由怠惰生活中的日常用事。」

  「干!」

  「这更不行,SA学生手则第一百四十九条,非任务期间,不得嫖妓。」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