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古灵
  他早八百年前就已经不再躲她了呀!

  「莎夏?莎夏?」

  「嗯?啊!我想到了,我要去向卡莱借小花。」

  「你还是不肯放弃呀?」杏子无奈摇头。「可是你要小心啊!小花可是卡莱的宝贝,要是它也被压死了怎么办?」直到现在,她每天临睡前都还要为之前冤死的小白默哀三分钟呢!

  莎夏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笨,再去抓一条还给他嘛!」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沉沉的天,郁郁的空气,闷得丹奥几乎不能呼吸,他放弃地把手从键盘上移开,两眼瞪在电脑萤幕上,沮丧得几近抓狂。

  他到底在写甚么?

  蓦地,他恨恨地甩掉虽仍咬在嘴里,其实早已熄灭多时的菸屁股,再转动椅子背过身去颓然地俯下上身,双臂绝望地抱住自己的脑袋,口中逸出痛苦的低吟,对自己感到彻底的失望。

  完了!他果真是个废物,一个一身无是处的废物,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他甚么也不会,只会浪费粮食、浪费空气、浪费地球的生存空间,搞不好连做花草肥料的资格都没有,真是太悲惨了,他到底还活著干甚么?

  想到这里,他开始考虑要去撞墙,就在这当儿,他突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很诡异,令人寒毛直竖的嘶嘶声。

  他猛然抬眸直视前方,立刻,他发现自己正对著一双眼。

  一双三角眼——眼神看起来实在不太友善,嵌在一颗三角头上,还有一条血红色,分岔的舌头……不,那应该叫蛇信,而且它还穿著一身花花绿绿,色彩鲜艳的皮衣——真花俏。

  根据动物百科全书上记载,三角头的蛇大部分都有毒,特别是色彩越鲜艳其毒性越猛烈,所以……所以……

  毒?!

  天哪,他还在这里研究甚么?

  毒蛇耶!

  猛然倒吸一口冷气,下一秒,他已然扯开嗓门尖叫著拚命滑动椅子往後退,由於退势太猛,滑不到两寸椅子便翻倒,连带著人也跌在地上,不假思索,他立刻划动四肢死命往前爬——一时忘了人类是用两条腿走路的。

  直至一头撞上角落的文件柜,他才龇牙咧嘴地捂住额头回过身来,旋即更惊骇的发现那条毒蛇竟然也跟过来了。

  我们来作朋友相亲相爱嘛!

  不,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他正待拉开喉咙展开第二波的声声尖叫,倏地,办公室门打开,史提夫慌慌张张地闯进来。

  「甚么事?甚么事?发生甚么事了?」

  「那……那……」丹奥颤抖著手指向前方。「蛇……毒……毒蛇……」

  「蛇?这里怎么会有蛇?」史提夫疑惑地转眸一瞧,眉峰即皱,「原来是小花。」随即过去将那条犹不知死活,仍在嘶嘶鬼叫的花蛇撩起来挽在手上,「别担心,这是学生养的蛇,毒牙已经被拔掉了。不过……」他冷笑。「正好,该是让他们复习一下野外求生时要如何剥蛇皮的时候了!」

  窗外突然传来两声若有似无的低呼和呻吟。

  史提夫装作没听见,丹奥则往空荡荡的窗外瞟去一眼,再收回眼来心有余悸地与那双仿佛正在嘲笑他的三角眼大眼瞪小眼。

  真是不想活了,竟敢嘲笑他!

  也不想想自己即将被扒掉「皮外套」了,这种冷天看它不冻死才怪!

  不过……

  「我想……那个……算了吧!」待狂跳的心脉稍稍镇定下来後,丹奥始慢吞吞地爬起来,扶起椅子坐回去,继续揉搓著额头。「我只是吓了一跳,也没有受伤,为了这种事杀死学生的宠物不太好吧?」

  它的亲戚朋友诸公同类们大概都在准备要过冬了,起码在这个冬天,它最好也学学冬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就是这样才会老是被学生们欺负,况且……」史提夫突然把蛇往窗外一扔……又是两声惊呼。「我早就警告过他们了,如果连这点小事都约束不了自己,还有甚么资格担任SA?不过……」

  若无其事地靠在窗台上,他继续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再饶过他们一回。可是下回若是再有这种事发生,我会直接报告校长,也不必刻意去找出罪魁祸首了,全校学生都必须接受连带惩罚,全体降一级!」

  两声抽气。

  警告完毕,史提夫离开窗台定向门口。「好了,既然你没事,那么你继续忙你的,我走了。」

  待门关上後,丹奥才自言自语似的说:「抱歉,下一回我恐怕帮不上忙了。」

  好似在呼应他的话语似的,窗外忽地传来一阵树丛摇曳声,片刻後,又只剩下冷冷的风声。

  丹奥耸耸肩,再次面对电脑萤幕,这回,他很有信心地将两手置放於键盘上,有力又迅速地挥动双手十指。

  他的沮丧绝望全被吓跑了。

  第二章

  位於凉爽西风带的德国气温本就不高,冬天又特别长,约有五、六个月左右,相对的,其他季节也就缩短了,所以当台湾那边还在怀疑夏天究竟过去了没有,德国这边早已面临深秋的寒冷——那种不穿厚外套会感冒、发烧,肺炎,然後死翘翘的寒冷。

  装满一壶热滚滚的咖啡,套上外套,莎夏走向门口。

  趴在床上看书的杏子见状,顺口问:「这么冷,你要上哪儿?」

  「安东尼他们今天要请客,他说我可以去拿一些德国泡菜和猪蹄膀回来。」

  「安东尼?啊,那个酒园主人,那边要走好一段路耶!」

  「所以我才会带这个,」莎夏举起保温壶给她看。「免得冷死在半路!」

  「他请甚么客?」

  「他儿子订婚。」

  「哦,那如果有自制腊肠,顺便拿一点!」杏子说完,又埋回书里去了。

  在春夏两季,美茵河谷确实是如诗如画充满醉人风情,但秋天可就萧瑟得很,叶枯,草黄,满眼的飘零落寞,平添人无限欷吁感叹。

  真是无趣!

  自觉没有那种欣赏沧桑气氲的资质,莎夏兀自埋头往前大步行进,只想尽快去拿些好吃的食物,好回去在宿舍里请大家来开个小小的派对热闹一下。

  然而在行经那条肥鱼最丰盛的溪边时,她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有点惊讶地发现那个白痴娘娘腔又跑到溪边来,目注前方那片早已采收完毕多时的葡萄园,两指夹著一根菸倚在树干上沉思。

  她知道他在办公室里常常抽菸,却很少见他在外面抽菸。

  老实说,她实在不明白那一片荒凉萧条究竟有甚么好看的,但他抽菸的模样却使她感到一阵难以理解的心悸。

  其实他的五官长相真的很不错,气质更佳,而且人高腿又长,如果让她来打分数的话,起码也会批出去九十五分以上。

  只可惜他那种娘娘腔个性委实令人无法忍受,又是吃花又是掉眼泪,没事哀声又叹气,平时说话轻飘飘的好像饿了一辈子从没吃饱过,鸡飞狗跳时却又跟女人一样扯嗓门尖叫得几乎要震破玻璃,一经想到这些种种,她就忍不住想要去整他一整,看看能不能「教化」得他男性化一点。

  但此刻,见他指夹香菸随意靠在树干上,那姿态竟是有型得很,特别是在他合眼吞云吐雾之际,更有说不出的魅力,信手一拨刘海,又是那样潇洒,过去总让她唾弃到极点的忧郁神情,这时反倒显得如此撩人。

  不可思议,这家伙居然有如此男性的一面!

  但,这个念头不过浮现一秒钟,又见一阵寒风吹来,他立刻瑟缩著抱住自己的手臂,看似弱不禁寒,其实是没想到要多穿两件衣服就莽莽撞撞跑出来神游太虚的家伙太愚蠢。

  真是窝囊!

  莎夏忍不住两眼往上一翻,未经思索即悄然上前在他背後放下咖啡保温壶,随即迅速离去。

  半晌过後,丹奥终於禁受不住沁骨寒风的侵袭,转身欲待回去,却赫然发现身後不知何时乡了一支保温壶,纳闷地拿起来一看,居然还是热呼呼的,他更是诧异,继而又在壶匠找到一个简写:SS。

  SS……不会是她吧?·

  果然是她!

  为甚么?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典雅堂皇的建筑,充满青春活力的校园,一样的年轻人,一样的活泼顽皮,一样灿烂的笑声,在外人眼里,这不过是一所普通的大学,普通的大学生,谁也料想不到这竟然是一所SA培训大学,而那些看上去与一般大学生没两样的年轻人竟然是久经严格训练,不时与危险为伍的联合国特别行动组的队员。

  既然是如此特别的大学,如此特别的大学生,即使他们极力隐藏,但在某些时候仍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异於常人的举止,譬如此刻,六十个学生鱼贯走出符兹堡大学校区,浩浩荡荡地穿过街道步向旧美茵桥——

  「历史文物课很无聊的,要不要跷头去打保龄球?」墨西哥语。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