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4页     古灵
  「杏子,现在已经不是他为你而死这么简单的事了,而是你要替他选择哪一条路走,快速轻松的死,但你会很痛苦?或者受尽折磨而死,但你可以逃脱愧疚的痛苦?换句话说,是你要牺牲自己为他痛苦?还是要牺牲他为你痛苦?或者……」

  丹奥深深凝住杏子。

  「你们谁也不需要痛苦,只要明白这是注定的事,而非任何人的错?」

  「注定的事……」杏子怔愣地望定丹奥,似乎正在设法了解他所说的话。「而非任何人的错?」

  「是的,他注定要现在死,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任何人,这是他必须走的路。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你懂吗?」

  「不是为了任何人?注定要走的路?」杏子拧层苦思。「我想……或许我是有一点了解了。」

  「那我再换个方式说,」丹奥的脸突然显得非常僵硬、非常冷漠,冷漠得近乎冷酷。「如果你看见他被倒塌的房子压碎了半个身子,注定救不活了,但他还没死,非常非常痛苦,痛苦得只想快点死,你会如何?」

  「我……」杏子握紧拳头,吸了口气,表情也突然变得跟丹奥一样冷漠。「会给他一枪,免除他的痛苦。」即使那会使她非常痛苦,可是她也明白那是不得已,并不是她的错。

  「你了解了。」

  「是,我……」杏子转望恰卡。「了解了,如果是为了他好,有些事不能不这么做。」

  「你了解就好,」丹奥勉强勾起一抹笑,抚慰地拍拍杏子的手,「这件事就是得……咦?」他突然愣住,诧异地眨了眨眼,然後往下瞪住他放在杏子手臂上的手。「恰卡……」

  「嗄?」怎么突然点他的名?

  「你……是不是有个哥哥或弟弟?」

  「咦?你怎么知道?」恰卡讶异地问,随又拍拍自己的额头。「唉!这还用问吗?对,我是有个弟弟,不过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

  「耶?!」

  「……他被人救了,而且……」说著,丹奥慢慢抬起眼眸,望住杏子。「杏子,恰卡的弟弟就是你未来的丈夫。」

  呆了呆,「欸?骗人!」杏子与恰卡和莎夏异口同声惊呼。

  丹奥绽出真正的笑容。「他就跟恰卡一样,是个活蹦乱跳的乐天派,他将会很爱你,而且很能够谅解恰卡为救你而死这件事,你们会幸福的。」

  三人张口结舌半晌,蓦地,恰卡很高兴的把手重重地放在杏子肩上。

  「杏子,除了你之外,恰比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我把他交给你,请你让他幸福!」

  杏子与恰卡相对片刻,蓦而漾出笑容。

  「我发誓我会让他幸福,如果他真的跟你很像的话。」

  「那没问题,」一旁,丹奥又插拨进来。「因为他跟恰卡是双胞胎兄弟,不但个性相似,而且长得一模一样,对吧,恰卡?」

  「欸?!!!」

  「下对,他在额头上多了一颗痣。」

  「红痣?」

  「黑痣。」

  「那就没差,反正都黑漆巴拉的看不见。」

  「去!」

  一阵笑声,大家开始热烈讨论起恰卡的弟弟恰比,一个多钟头後,杏子和恰卡才告辞离去,莎夏单独送他们到主堡大门口,又聊了一会儿後才分开,一回到办公室,发现刚刚还跟大家一起有说有笑的丹奥抱著自己的脑袋饮泣不已。

  默默将他的脑袋揽入自己怀里,莎夏暗暗叹息。

  那样令人羡慕嫉妒的天赋,对丹奥而言却是一种恶毒的诅咒,沉重的负担,因为他太多愁善感,纤细的感情禁不起如此残酷的试炼,脆弱的神经受不了这般无情的打击,莫怪他会残害自己,无关秋瑟,只是太痛苦。

  「丹奥,我的神经粗得很,不似你这般脆弱,往後,你就把一切交给我来替你承担吧!」

  「莎……莎夏……」

  唉!真是丢脸,居然越哭越大声了。

  「好好好,我在这儿,想哭就尽情哭吧!」

  真是,到现在她还是搞不太清楚,为甚么会爱上这种纤细到不行的男人呢?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再几天就要结婚的人,居然还有闲情逸致看小说?」

  「少罗唆,到底借不借?」

  「借借借,不过看完後要还我喔!」

  「是是是,一看完马上就还你,OK?」

  拿著一本爱丽丝·葛兰特最新出版的小说,莎夏匆匆离开宿舍走向主堡,准备花三个小时K完它。

  听说爱丽丝·葛兰特的罗曼史小说越来越畅销了,供不应求,常常一出书三天之内就卖光,总是要再版又再版才能应付所需,美国交换来的女SA至少有七成都在看,一般女孩子们就更别提了。

  「莎夏!」主堡大门前,有人喊住她。「这份文件拿去签名,丹奥也要签,明天交给我。」

  「哦!」自教务主任手里接过来一份文件,莎夏直叹气。

  结婚真麻烦!

  匆匆进主堡,再转进丹奥的办公室内,老样子,丹奥又坐在电脑前咬菸敲键盘,因为专注而眉心紧蹙。

  一天起码有一半的时间,丹奥都守在电脑前不晓得在写些甚么东西,她也懒得问,反正猜也猜得出来,不是掰诗就是写词,不是悲愁就是哀怨,八九不离十,错不了。

  「丹奥,又有东西要签名了。」

  可是丹奥太专心了,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进办公室里来,更没有听到某人的「轻言细语」。

  「喂喂喂,我是你亲亲未婚妻耶!多少分给我一点注意力嘛!」十秒过去,见丹奥竟然还是不知不觉,莎夏忍不住白眼一翻,大吼,「娘娘腔,签名啦!」这个字眼她可以叫,别人不可以。

  「嗯?啊?哦,甚么东西?」终於注意到她的存在了,但依然是心不在焉的。

  「我哪知是甚么东西啊!反正人家叫我们签我们签就对了。哪,这个,垫在这个上面签比较不会破洞……啊!慢著,慢著,我帮你翻开,免得你像上次一样给我乱签在……咦?不是那里啦!是这……耶?」

  莎夏惊讶万分地瞧著那本拿来当垫底的小说,丹奥已经在上面签了名,可是他签的是……是……她愕然拿起书翻开底页作者签名来对照丹奥的签名。

  见鬼,居然一模一样!

  这不就表示……

  不会吧!丹奥就是爱丽丝·葛兰特?

  急性子的人立刻想追问到柢,「丹奥,你……」忽而又噤声,眼珠子一转,悄悄欺身到丹奥背後看向电脑萤幕……

  哎呀呀呀,不是小说是甚么?

  这天晚上,睡床上一人一边,莎夏在看小说,丹奥一手扶在脑後一手捧著《金字塔奇闻》看得正专心,莎夏偷觑他一眼,猜测他是在为小说找资料。

  「丹奥。」这是呼唤亲亲未婚夫的轻柔细语。

  「……」

  「丹奥……」这是呼唤石头的声音。

  「……」

  「丹奥!!!」这是差点拿小说敲他脑袋的低吼。

  幸好,在她真的把小说砸下去之前,丹奥终於有了一点反应,非常漫不经心的反应。

  「嗯?」

  「你的薪水是多少?」

  「唔……跟学校其他职员一样。」

  外加每年六颗两百克拉的顶级钻石。

  「有其他……呃,兼差吗?」

  「唔……有啊!」

  「收入多少?」

  丹奥说了一个数字,莎夏不觉吹了一声惊叹的口哨。

  啧啧,当红作家的身价就是不一样!

  不过这家伙也未免太谦虚了吧!老是说自己一无是处,其实用不著利用到他的天赋,他自己也能削到爆呀!

  唉!真是没天理,没想到随便吃吃花、作作梦就能赚到翻!

  「丹奥。」

  「……」

  「丹奥……」

  「……」

  「丹奥!!!」

  「嗯?」

  「明天帮我签名。」

  「唔!」

  「两百本。」

  「……咦?!」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当新娘出现时,除了新郎、新郎的父亲和挽著新娘进教堂里来的校长之外,每个人都掉了下巴。可怜原本要捧婚纱的花童两手空空不知如何是好,捧花的花童只好分一半花给他们,因为……

  新娘穿的是和新郎一模一样的白西装,哪里来的婚纱给花童捧!

  不过这还不算甚么,当婚礼的程序在窃笑声中完成之後,新郎的脸色也开始发黑了,果然,就在他们即将要踏出教堂的前一刻,新娘的脚步毫无预警地突然停了下来。

  新郎不由得暗叫一声:苦也!

  下一秒,他已然被人悬空抱了起来,舒舒服服地躺在某人手臂中,而那某人,正是他的新任妻子。

  由下往上看著新娘得意洋洋的笑容,新郎只想哭,而且一动也不敢动——唯恐新娘一个不小心把他掉到地上去亲吻土地公,虽是满心不愿,但也只能憋著一肚子窝囊任由新娘抱著他走出教堂,迎向全符兹堡大学师生,还有数不清的摄影机、照相机。

  在众人的惊愕狂笑声中,新娘更是得意非凡。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