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1页     古灵
  她……她想干嘛?

  扶起他的下巴,她对他撩起一弯挑逗的笑,然後取下他的眼镜,同时另一手五指一收,大胆地包住了他,在他尚未来得及抽气之前,又将自己洋溢著澎湃热情的胴体压向他无助轻颤的身躯,随著音乐煽情地、诱惑地缓缓摆动,摩擦著他炽热的硬挺,摩擦著他心跳急遽的胸膛,摩擦著他因紧张、因欲望而乾渴的唇瓣。

  好过分,居然欺负他这只软弱无助的小羔羊!

  不,她不只想欺负他,还想活生生吞了他,温润柔软的唇开始侵略他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耳後、喉结及锁骨,他晕眩地合上眼,无法自主地喘息,忘了他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看不见,双手叹上她的背,沿著裸露的肩徐徐滑下,最後扶住她的臀部更紧密地贴向他被唤起的情欲。

  於是,在所有人惊愕的注视下,她送上自己火热的唇,他立刻急切地、贪婪地咬住她那份狂野的热情不放,她更热烈地回应他,炽热的气流自他们身上迸射而出盘旋在四周,那许多双既羡慕又嫉妒的眼几乎可以瞧见在他们身上燃烧的激情火焰。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她才退开,急促的喘息,并把自己的手链褪下来戴到他手上,再牵著眼半瞎的人离开会场。

  除了播放至中途的音乐和此起彼落的喘息声,场中没有半点声息,直至良久後……

  「上帝!」

  「你在流口水。」

  「你也是。」

  「宾格,如果她也这样对你……」

  「不用说,我一定会失去我的手链。」那也没关系,只要能和她来上刚刚那一小段,说不定比赛结束後他们还能继续下去,这样失去手链也无所谓。

  「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和她上床?」

  「有啊!刚刚那个男的,莎夏不是主动把手链送给对方了吗?」

  「……那家伙是谁?」

  听著对方SA的对话,这边的SA学生们不禁全都露出得意的笑,看样子对方的准国王还是拚不过这边的准皇后。

  「莎夏的男人。」

  「咦?」

  「他们已经同居四个多月了。」

  「欸?慢著,慢著,这样不是违规吗?」

  双方校长相对一眼,同时举手。

  「好了,你们继续吧!看看到底谁是国王,谁是皇后!」

  耶,居然装作没听到?!

  「等等,校长,他们……」

  「你想弃权吗?」

  「欸?」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似雾般朦胧的床头灯照射下,丹奥趴在莎夏身上喘了好一会儿後才有力量翻过身去,莎夏立刻偎上他的肩窝环住他的腰,满足得想咩咩叫。

  今夜的他有点粗鲁,有点狂野,很符合一个满心妒意的男人的型态。

  片刻後,她以为他睡著了,不意他却冷不防地突然坐起身,自床头柜上摸来香菸点燃。

  「怎么了?」她困惑地也跟著坐起身,端详他郁郁不乐的侧脸。

  「没甚么。」嘴里说没甚么,脸上可是很有甚么,那一团团烟雾更是有甚么。

  莎夏想了一下,「你不喜欢我对那些男SA的所做的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个,舞场上,她早就发现他闷闷不快的态度了。

  「……」埋头猛抽菸。

  无奈地暗暗摇头,「所以说,我才会在最後故意违规找上你,就是想让你看看那些根本不算甚么,跟我对你做的比起来,连十分之一也没有,对吧?」她温声劝慰,仿佛在哄骗赌气的小娃娃。

  「……」继续拚命抽菸。

  「那样也不行吗?」

  「……」呼出更多二手菸给她吸。

  偷偷叹气,「好嘛!那我以後一开始就把手链丢出去,随便看谁要捡,我自己认输,OK?」向他认输。

  「……」烟雾少了一咪咪。

  「也不接必须做这种『工作』的任务?」

  「……」烟雾更少了,可是不过一忽而,突然又大量激增。

  「又怎么了?」

  「……」

  现在是在伦敦吗?

  烟雾弥漫,她几乎看不见他的脸了,只好自己攒眉苦思了好半天,但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

  「丹奥?」

  「……」

  「丹奥,你再这样闷不吭声,我要生气了喔!」坏小孩就得稍微吓一吓他。

  烟雾制造器稍微停顿了一下下。

  「丹奥?」

  「……不接那种任务,就得接其他更危险的任务。」丹奥闷闷地喃喃咕哝,好像小孩子在抱怨爸爸妈妈不够疼爱他。

  「那又如何?你不是说你爸爸告诉过你,我是在退休二十多年後才……」

  「那并不表示你不会受伤!」嗓门拉高了。

  「有你在啊!你可以事先警告我,我保证一定会按照你的话做,OK?」

  沉默了会儿,捻熄了菸屁股,丹奥又点燃另一根。

  「这种事没有一定的,状况随时都会变……」

  「但你不是……」

  「以前我是有把握你只要按照我的话做便可以平安无事,可是……」他停顿了顿。「如果对方也有类似我这种能力的人,不需要太厉害,只要有一点预见能力,一切情况就会整个改变了。」

  「为甚么现在才开始担心?」

  「前两天校长告诉我,最近几个月来在非洲那边的任务频频失利,其中有一组  SA是我们学校的人,在他们出任务之前,我偶尔听到他们说这回任务回来後要同居,所以我特意『看』了一下,他们应该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回来的,结果他们却被抓了,这只有一个可能,对方已经拥有类似我这种能力的人了。所以……」

  他侧过眼来,目光忧郁。

  「除非我跟著你出任务,否则我看见的结果已经不再是最後的结果了。」

  「那也不一定,这只是你的猜测,是吧?也许……」

  「我确认过了。」

  「嗄?」确认?

  「从校长那儿,我看见了,原本他们应该会在一年多以後才发现这件事,但现在……」他抽了一大口菸。「在我告诉校长之後,他们已经开始紧张了,虽然对方只有两个类似我这种人,而且能力并不算太高,但他们只要能预见一个环节,整个未来就会改变了。」

  「两个?!」莎夏惊呼。

  「而且还是被制造出来的。」

  「制造?!」莎夏更是错愕。那是东西吗,还能用制造的?

  「已经有很多人知道我和爸爸的存在,」丹奥沉重地说。「只是不知道我们是谁,在哪里而已。所以那些想拥有却无法拥有我们这种人的野心家,乾脆自己利用生物科学技术来制造,我也不懂他们究竟是如何制造的,但那种人还是被制造出来了,虽然在能力方面不尽理想,而且……」

  他叹息著摇摇头。「每使用一次,那些人的智力就会减退一些,最後,他们会变成白痴。」

  「那未免太不人道了吧!」莎夏脱口道。

  「的确。」丹奥喃喃道。「可是那些野心家怎么可能顾虑到这点呢?对他们来讲,那些人只是某种工具而已。」

  「那些人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吗?」

  「看不见,我说过,他们的能力不算太高,能看见的范围很有限,而我……」眼神悲悯,丹奥满脸的沮丧。「也帮不上他们的忙。」

  「那又跟你无关!」

  「如果不是知道有我们这种人的存在,又怎会有人妄想制造出我们这种人,这怎能说和我无关?」

  莎夏窒了窒。「你……你真是想太多了!」

  「我怎能不想?」丹奥哀愁地喃喃道。

  叹息著,莎夏先把他的菸拿掉,再将他纳入自己怀里,温柔地抚挲他的黑发。

  「别这样,丹奥,春天快来了,你差不多可以抛掉那些悲呀愁的情绪了,我在你身边,不要老是去想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多放一点注意力到我身上来,OK?否则我会嫉妒的哟!」

  「有啊!我就是一直在担心你,所以……」丹奥把脸藏在她怀里。「你能不能退出SA的工作?」

  最担心的就是他提出这个要求,他果然提出来了。

  沉默数秒,「你不再那么爱我了吗?」莎夏平静地问。

  「不是,我……」把脸藏得更深。「我只是害怕。」

  沉默得更久。「让我考虑一下好吗?」

  「考虑?」

  「我总要想想,不作SA以後,我要干甚么吧?」

  丹奥惊喜地仰起脸来。「你真的愿意考虑?」

  除非不适任,否则SA并不是那么容易退出的,不过有丹奥在,当然没甚么问题,只是……

  「我会考虑。」

  丹奥立刻笑开了,而原先在他脸上的忧愁则转移到她脸上肆虐。

  不作SA?

  那她能干嘛?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往常一上完课,莎夏总是立刻冲回美茵堡,但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不同,她不但不急著回去,还慢吞吞的摸去大浴室冲浴,慢吞吞的换衣服,慢吞吞的晃出去,却见尼基若有所思地倚在校门边等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