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3页     古灵
  「等等,莎夏!」

  莎夏回首。「甚么事?」

  杰森急急赶过来。「今天晚上大家要在城里酒吧为华兰庆生,你去不去?」

  「咦?华兰今天生日吗?」莎夏惊讶地反问。「那当然要去!」

  「八点在大家常去的那家酒吧集合。」

  「OK!」

  「杏子不在,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丹奥会陪我。」

  杰森蹙眉望著她匆匆离去。

  他应该放弃了,在亲眼见到莎夏与丹奥重逢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放弃了,他也努力要让自己放弃,但……

  为甚么他就是放弃不了?

  是因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还是因为得不到而不甘心,不想认输?或者是因为这回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超脱过去那种玩世不恭的心态而……

  认真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英国有英国的酒吧文化,德国也有德国的啤酒文化;英国人将上酒吧打发时间视为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德国人则将喝啤酒视为每天的「必修课」,因此德国的酒馆、酒屋,酒吧、酒店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一到夜里便高朋满座、热闹非凡,使人充分领教到德国人洒脱不羁的另一面。

  今夜,莎夏依然穿著裙子,格纹棉制中庸裙,配上法兰绒衬衫、皮背心、宽皮带和短靴,蓬松的长发用一条与长裙同花纹的发带系住,看上去既帅气又妩媚,迷人极了。

  「啧啧啧,莎夏,你一天比一天更漂亮了哟!」

  「那当然!」莎夏当仁不让地顶下「漂亮」的荣衔,一边在人满为患,闹烘烘的酒馆中寻找寿星。「华兰呢……啊,在那里!」

  拉著丹奥,莎夏找到华兰把礼物送给她,又说了一大堆生日快乐、恭喜发财之类的祝福,然後勾著丹奥的手臂到吧台去,那儿有一大堆人聚在那儿观看电视上的足球比赛,就像所有的德国足球迷一样,又吼又叫的。

  「啊,莎夏,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说了会来就会来,让位,让位!」粗鲁地推开一个正在对电视大声喝倒采的家伙,莎夏伴同丹奥一起坐下,再向酒保点酒。「一杯皮尔森,一杯矿泉水。」

  「你不会是要我喝矿泉水吧?」丹奥啼笑皆非地问。

  「没错,你只适合喝矿泉水,」自从那一回和他喝过葡萄酒之後,她就发誓再也不要见到他喝酒了。「反正矿泉水喝久了也满不错喝的呀!」德国的矿泉水很特别,就像汽水一样会冒泡泡,不过起初会有很多人不习惯,因为它是——咸的。

  可是矿泉水一送来,丹奥也没再说甚么,旁边的人却七嘴八舌的鼓噪起来了。

  「哎呀!大家都在喝啤酒,怎么他一个人喝矿泉水?」

  「不会喝酒吗?」

  「男人不会喝酒不算男人喔!」

  「太丢脸了,来,我这杯给你!」

  「你真的不会喝酒?」

  刚刚说话的人都是丹奥不认识的人,所以他仅是微笑以对,但最後这句话是杰森问的,所以他开口回答了。

  「会啊!」

  「那是一喝就倒?」

  「不是。」

  「既然如此,为甚么要喝矿泉水?」这句是尼基问的。

  「莎夏不喜欢我喝酒。」

  每一双眼都很有默契地回过去看了莎夏一下,再转回来。

  「因为你酒量不好吗?」

  「我不这么觉得。」

  「你会闹酒疯?」

  「很抱歉,我从不闹酒疯,因为我从没有喝醉过。」

  这句话一出口,惨了,原本只是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哄过来了。

  「从没喝醉过?真的假的?」

  「没有人敢那么说!」

  「真是大言不惭!」

  「未免太自大了吧!』

  「我不相信!」

  「我也是……」

  最後——

  「来拚一场,输的人负责今天所有的酒钱!」在德国,拚啤酒是常事,不过拚的是谁的肚子大,可以装进最多啤酒。

  丹奥没有回答,却把询问的视线投向莎夏那边。

  莎夏不禁叹气。「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好吧!要拚就去拚个痛快吧!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不要後悔喔!」

  「绝不後悔!」尼基叫著。「好,谁要来?」

  「等等,先让我离远点!」说著,莎夏端著自己的啤酒和一碟犹太面包避到吧台尾端去,自顾自看足球比赛。

  这样过了半个钟头後——

  「天哪,莎夏,他那样真的没问题吗?」

  那些抢著跟丹奥拚酒的人全跑过来了,每一张红通通的脸都不是普通的惶恐,莎夏懒洋洋地自电视萤幕上收回视线。

  「他呢?」

  「上洗手间。」

  莎夏耸耸肩。「早叫你们不要让他喝酒了。」

  「我们怎么知道他会变成那样,真的好可怕!」

  「对,那可比喝醉酒的人更恐怖!」

  「他喝成那那个样子真的没有关系吗?」

  「需不需要有个人到洗手间去看看?」

  「对,对,说不定他已经倒在洗手间里了,我们最好……」

  才说到这里,大家又同时噤声,眼看丹奥若无其事地从洗手间出来,瞧见大家都聚集在莎夏那儿,感到有点好奇。

  「不喝了吗?」

  大家不约而同地抽了口气。

  「不,以後再……不不不,以後你喝酒都不要找我,我……我认输了,啤酒钱我负责!」

  「我也是!」

  「我投降!」

  「算你厉害!」

  突然间,大家一哄做鸟兽散,散得丹奥满头雾水,莫名其妙。

  「为甚么每一次都这样?」他喃喃道,疑惑地来到莎夏身边坐下。「他们是怎么了?」

  莎夏看他的脸一眼,摇头,叹气。

  「你又怎么了?」

  「你真的都不知道吗?」

  「知道甚么?」

  「人家喝酒是愈喝脸愈红,但你喝酒却是愈喝脸愈白,就像此刻……」她又瞄他一下。「你的脸色简直比死人更恐怖,要是现在让你走出去,我敢担保人家一定会以为你是死人复活起来走路,吓都被你吓死了!」

  「会吗?」丹奥摸著自己的脸颊。

  「没有人这样告诉过你吗?」

  「有啊!每个跟我喝过酒的人都这么说,」丹奥掏出菸来,点燃。「讲完就没命地逃走了,跟刚刚那些人一样。」

  白眼一翻,「那你还问!」莎夏咕哝。「你喝醉过吗?」

  「没有。」

  「看你这种脸色,必定是没有人胆敢去探究你的酒量到底如何,也就是说,没有人敢跟你拚到底?」

  「大概吧!』

  两眼盯在他脸上仔细端详,「你真的没有甚么不舒服吗?」莎夏担忧地问。「你的脸色真的真的很可怕耶!」她现在才知道甚么叫做「比惨白更惨白」。

  「不会啊!」丹奥慢条斯理地吸一口菸,徐徐吐出。「而且我还觉得精神特别好呢!」

  莎夏呆了呆,不禁又摇头,「怪胎!」她喃喃道。「那你干嘛抽菸?」

  「你的香阳面包里夹不夹香肠?」

  「嘎?」现在是讲到哪里去了?

  「你的香阳面包里一定会夹香肠的吧?」

  丹奥耐心地解释,同时看看啤酒,再看看自己手上的菸,莎夏也跟著看看啤酒,再看看他的菸,随即恍然大悟。

  「啊!你是说暍啤酒一定要抽菸,就好像香肠面包里一定要夹香肠?」

  丹奥微笑颔首。

  「喂!你的抽菸理论可真多耶!」莎夏哭笑不得地说。

  吁奥胆笑不语,抽菸。

  装个鬼脸,莎夏突然亲热地挽住他的手臂,依恋地靠在他身上。「可是我就是喜欢看你抽菸的样子,迷死人了,而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身上的菸味真的好香啊!」

  「你的癖好真的很奇怪。」

  「没有人跟你这么说过吗?」

  「有啊!」

  片刻的静默,冷不防地,莎夏骤然弹离丹奥身边——仿佛强力弹簧被松开似的,柳眉倒竖,两眼恶狠狠地瞪住他。

  「谁?是谁跟你那么说的?」

  丹奥显得很困惑,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变脸。「很久了,四、五年前吧!那时候我还在美国念书,有个同系女同学一直缠著我,说她很喜欢我身上的菸味,後来我实在被她缠得受不了,只好放弃硕士学位逃回英国了。」

  「她喜欢你?」听起来是问句,语气却像是肯定的指控句。

  丹奥瑟缩了下。「我……我又不喜欢她。」

  「她没有追你到英国?」

  丹奥惊讶地睁大了眼,差点以为她也有探知过去的能力。

  「是有,所以我才会接受这边的工作,主要目的也是为了躲她。」

  「这样啊……」眉毛放平了,杀人目光也收回口袋里。「好吧!看在是她把你『赶』到我身边来的份上,饶了她一回!」

  饶了她甚么?

  听得心惊胆战,「你……你原来想如何?」丹奥忐忑地问,

  「送她一颗子弹!」

  丹奥惊喘。「你疯了!」

  莎夏满不在乎地喝一口啤酒。「所以你最好小心一点,我的占有欲是非常强烈的,只要你跟其他女人多说一句话,我就……」

  「杀了我?」

  「不,杀了那女人!」

  「欸?!」没有再喝酒,但是丹奥的脸色更白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