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0页     古灵
  丹奥怔了怔。「莎夏会抽菸?」

  「为了任务,我们每个人都会抽菸,只是平时都不抽而已,不过……」杏子又瞟一眼浴室。「三个多月前,她开始没事就抽菸,而且越抽越凶,我不知道她上瘾没有,但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叫她不要抽了,有菸瘾对任务并不好。」

  盯著香菸,丹奥问:「她心情很不好吗?」

  「超郁卒的!」杏子叹道。「她去找了你很多次,又一再碰钉子,虽然她说不会轻易放弃,但思念一个人的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想你应该能了解,而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排解那种痛苦,所以就开始抽起菸来了。」

  丹奥沉思片刻,颔首。「我明白了。」如果他对她的爱有过任何怀疑,现在也不存在了。

  待莎夏洗完澡出来一见到丹奥,立刻兴奋地想要冲过来,丹奥吓得跳起来连退三大步,脸色通红,双手乱摇,眼镜差点掉了。

  「不……不要过来,你……你还没穿衣服……」

  「呃?」莎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仅围著浴巾的身子,又高兴地转了一圈,浴巾角跟著飞扬起来,瞬间露出一丝儿童不宜观赏的部位。「人家都说我的身材很不赖耶!你觉得怎么样?」

  怎样?

  鼻血快喷出来了!

  「我……我先出去,」丹奥胀红著脸想逃命出去。「等你……等你换好衣服之後,我再……」

  莎夏马上跳过去拉住他。「不用啦!我很快就可以穿好了,你等我一下喔!」

  担心他若是坚持要出去,莎夏也会跟著追出去,丹奥只好局促不安地背过身去,满头大汗地心想:要是多来几次这种情况,他真的会短命!

  「好了,你看,我配合你穿的哟!」

  丹奥回身一看,跟他同样的米色套头毛衣和铁灰色长裤,果然够帅气又潇洒,不过……

  「我从来没有看过你穿裙子。」

  「不方便嘛!所以除非必要,否则我是不穿的。」莎夏俏皮地歪著脑袋。「怎么,你想看我穿裙子?」

  丹奥别开眼,拚命推眼镜,脸又红了。「我……我只是在想,你的……你的腿很美,如果穿裙子的话一定很……迷人。」事实上,每次见到她他都会这么想。

  「真的?」莎夏两眼一亮。「好,那我马上穿给你看!」说著,当著他的面,她立刻褪下长裤,骇得丹奥惊呼一声又背过身去。

  「你你你……你应该先通知我一声……」

  莎夏没出声,片刻後——

  「OK!」

  他再次回身,眼前陡然一亮,眼镜掉了一半。

  米色套头毛衣并没变,只不过多了一条淡彩雪纺丝巾作装饰,再换上一条中庸裙,杏子又替她把那头莲蓬松松的大鬈发绑成一条麻花辫,还特意留下几绺飘逸诱人的发丝,最後再点上一抹朱红,莎夏马上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妩媚柔婉的女人,风情万种又高雅迷人。

  「你……好美……真的好美……」他喃喃道,两眼发直,好像中邪了。

  莎夏开心的笑了。

  「为了你这句话,还有你的眼神,我以後一定会常常穿裙子。」

  丹奥一惊,忙收回目光,推好眼镜,「对不起!」并为自己的无礼致歉。

  「对不起甚么?我喜欢你这样看我啊!」脱掉乎底鞋,莎夏熟练地换上另一双雅致的低跟淑女鞋,显见她对淑女打扮也很习惯。「其实我也有很多裙子的,迷你裙、中庸裙、一片裙、篷篷裙、荷叶裙、长裙、窄裙,随你挑。」

  「对,而且除了任务之外,她从来不为任何人穿,」杏子又替莎夏挑了—个米色的淑女包包。「只为你。」

  莎夏只看了一眼便摇摇头放回原位,自己另外挑了一个可以和裙色搭配的淑女包包,再把一些琐碎的东西一一放进去,不过在她摸到香菸之前,丹奥便先一步把菸拿走了。

  「女孩子抽菸不太好,这包还是给我吧!」

  莎夏一怔,看看杏子,再看回丹奥,耸耸肩。「是是是,以後除非任务需要,否则我都不抽了,OK?不过你要让我闻你身上的菸味喔!」

  丹奥脸又红了,杏子一副呕吐的表情,这时,又有人敲门了,是恰卡,他一见到莎夏,下巴就拉到地上去了。

  「老天,莎夏,你要去参加选美吗?」

  「少夸张了你!」莎夏对他吐了一下舌头,背起包包,挽住丹奥的手臂。「好了,我们走吧!」任何人夸奖她她都不痛不痒,她只要丹奥的赞美。

  「走?到哪儿?」他们有说要去哪里吗?

  「喝酒!」

  咦?她心情又不好了吗?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每个人都在吹口哨,莎夏也对他们每个人装鬼脸吐舌头。

  「莎夏,劲爆喔!今天是想到甚么了,居然穿得这么淑女?」以色列语。

  「小姐我高兴!」莎夏跩跩地呛回去。

  「啧啧,穿裙子高跟鞋喔!」乌拉圭语。

  「小姐我爽!」莎夏下巴拾得更高。

  「瞧,连头发都……」墨西哥语。

  「你们全都给我等一下!」莎夏蓦然大吼。「不记得本校的规炬了吗?在丹奥面前,大家只能说英文或中文!」

  「咦?有这种规矩吗?」印度语。

  「有啊!啊,对了,你是半年多前才来的,难怪不知道。」埃及语。

  「他又是谁?」菲律宾语。

  「历史文物馆副馆长。」法文。

  「很了不起吗?」印尼语。

  「完全不,不过他是特权分子。」希腊语。

  「原来如此。」比利时语。

  「喂喂喂!你们……」

  「好好好,说英文,说英文!」异口同声的英语。

  「莎夏,」丹奥倒是没注意到大家在说甚么,只注意到尼基的大便脸和跛脚。「你没有阻止尼基去参与阿富汗的任务吗?」他低声问。

  莎夏也看过去一眼。「有啊,可是他不听我的嘛!」

  「那他……」

  「断了一手一脚,虽然装了义肢,但要使用到如同自己的手脚那般灵活还需要一段时间,他自己又很消极,说不定以後再也不能出任务,只能坐办公室或担任教练之类的工作了。」

  「唉!如果他肯听你的就好了。」丹奥似乎颇为惋惜。「不过,这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要他能够振作起来。」

  奇怪的眼神立刻瞄过来,莎夏张口似欲询问甚么,好死不死的眼角瞥见杰森过来了,只好把问题硬吞回去。

  「丹奥,他是杰森,我的新搭档。」亲昵的抱住丹奥的手臂,莎夏毫不掩饰对他的爱意,更不吝於大方的说出来。「杰森,这就是丹奥,虽然我们还没有机会说清楚,不过我爱他,他也爱我,所以他可以算是我的男朋友了。对吧,丹奥?」

  丹奥尔雅的笑,斯文的颔首,「丹奥·查士敦,你好。」语声更是温和。

  「杰森·泰佛。」原来这就是莎夏的丹奥,果然跟他们都不一样。

  两人握了一下手,丹奥忽而蹙了蹙眉,深深凝视杰森一眼。待杰森离去後,他即对莎夏说:「有没有地方让我跟你单独谈一下?」

  毫不犹豫地,莎夏牵著丹奥的手往联谊大厅的另一个出口走去,虽然沿路有不少人和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因此停下来不少回喝杯酒吃块蛋糕甚么的,但闻讯而来的同学也越来越多,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两个人的离去。

  出了联谊大厅後,莎夏直接走出宿舍,穿过王子花园,不久,他们即并肩漫步於下山的步道上。

  「你就这样离开,可以吗?」

  「我原本就不想去,只是答应过他们,所以不能不去。」莎夏侧过来一眼。「你想跟我说甚么呢?我不应该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吗?」

  「不,当然不是,呃,我是说,我很高兴你说我是你的男朋友。」

  莎夏立刻绽出甜美的笑靥。「那你是要跟我说甚么?」

  「我是想告诉你……」丹奥的神情有点沉重。「你最好不要再跟杰森搭档下去了,事实上,这件事我会直接跟校长说,无论你同不同意都必须如此。我只是觉得应该先跟你说一声,希望你不会在意,甚至……生气。」

  「为甚么?」莎夏并不在意,只是好奇。

  丹奥迟疑了下。「因为一年後,他会为了你而背叛SA组织。」

  「原来如此。」莎夏依然很平静。「那么,既然是一年後的事,你又怎么会先知道呢?」

  丹奥沉默了。

  莎夏盯住眼前的石板道。「就像你预先知道阿富汗那件任务很危险一样吗?」

  「那……那是我爸爸告诉我的。」丹奥呐呐道。

  「哦!那么是你跟你爸爸一样……」莎夏悄悄瞄过眼角来。「都能够预知某些未来?」

  丹奥又静默片刻。

  「不是某些未来,而是所有的未来,还有……」他看著自己的手。「过去。」

  莎夏恍然大悟。「所以你才能够看到那个死人所设定的密码?」

  「是。」

  「酷!」睁大双眸,莎夏惊讶又崇敬地望住他。「好厉害的能力,你真的能看到所有的过去和未来?」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