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古灵
  「我又不是没见过。」她满不在乎地说。「你要是真在意被人看,那我背过身去好了。」

  她见过谁的?

  他差点脱口问出这种问出来保证会被人K的问题,幸好及时咬住自己的舌头,但心中那股子疑问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直至夜晚在基胡湖的公用露营地燃起营火进食,莎夏依然紧伴在他身边,而且强迫他吃下有生以来最「丰盛」的一餐。

  「原来你……」见他小口小口斯文的进食,莎夏即回想到过去数天来他几乎没吃进甚么东西,立刻联想到这会不会是他在慢性摧残自己?下一刻,她马上把一大堆食物全堆到丹奥的盘子上。「这些统统给我吃完,没吃完不准睡觉!」

  「欸?!」丹奥差点被嘴里的食物呛死。「这……这么多,我一辈子也吃不完呀!」

  「那你就吃一辈子!」

  丹奥那张脸顿时拉得比马脸更长,「怎么这样?」他低低嘟囔,很委屈。

  「你少罗唆,给我吃!」话落,莎夏再对赫伦提出要求。「赫伦,以後让我跟丹奥一起睡同一个帐篷。」

  话刚说完,骤闻一声「噗!」,丹奥喷出满嘴食物。

  尼基则在愕然三秒後大吼一声,「不可以!」

  莎夏马上横过去一眼。「为甚么?」

  「那还用问吗?他是男的呀!」尼基振振有词地声辩。

  「那又如何?我又不怕他侵犯我,他要是真有那种本事,我才佩服他盼!」莎夏反驳。「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和男人共睡一个帐篷,你也有过啊!再说男人女人对我而言根本没甚么差别,你忘了吗?在十四岁之前,所有的训练生无论男女都要一起淋浴洗澡换衣服,不是吗?」

  原来她是这样见过的,丹奥恍然大悟地暗付。

  尼基窒了一下。「你又为甚么一定要和他睡同一个帐篷?」

  「我要盯紧他!」

  这算甚么理由?「为甚么?」

  「因为……」莎夏瞄了丹奥一眼。「呃,理由不方便说,总之,为了任务,我觉得有这个必要。」

  「为了任务?」尼基很显然的一点也不相信这个理由。「赫伦,是这样吗?」

  「这个嘛……」赫伦若有所思地望住埋头进食的丹奥。「唔,或许的确有这个需要。」

  「那……」尼基还是不甘心。「一直是赫伦跟他同一帐篷的,为甚么不能由赫伦来盯住他?」事实上,谁都可以,就是莎夏不行!

  「因为只有我知道该盯住他甚么。」莎夏更是理直气壮。

  「你可以告诉我们呀!」

  「我说过不方便嘛!」

  「既然是为了任务,有甚么不方便的?」

  「那……跟私人也有点关系嘛!」

  「到底是跟任务有关,还是私人有关?」

  「这……跟私人……跟任务……都有关!」

  「你在胡扯些甚么?」听她私人私人的说,好像跟丹奥有甚么特别关系似的,尼基心里著实不舒服,不由自主越吼越大声。「现在我们正在进行任务,你居然牵扯上私人关系,到底……」

  「喂喂喂,有没有搞错啊?」莎夏也不爽了。「赫伦都没说话,你跟我吼甚么吼?我说跟任务有关就是跟任务有关,我说跟私人也有点关系就是跟私人也有点关系,你是有甚么不满?那就老实说嘛!是不是跟我搭档不愉快?好啊,那就拆夥嘛!你以为我……」

  「慢著,慢著,慢著!」眼看两人再吵就要翻脸了,赫伦连忙插进去打圆场。「莎夏,尼基是你的搭档,关心你是理所当然的事,你怎么能因此发火呢?不过,尼基,你也应该要相信你的搭档,否则两人如何合作下去,对吧?所以说……」

  「是她先不相信我,所以才不肯把理由告诉我,这怎能怪我?」尼基辩驳。

  「错,是你先不相信我的!」莎夏低吼。「如果你相信我,根本不会提出任何疑问,但是你怀疑了,所以才会这样追根究柢,对不对?」

  「如果你相信我,你就会主动先告诉我!」

  「如果你相信我,你根本不会对我的行事出现任何疑问!」

  「明明是你……」

  「她怕我自杀。」

  现场突然陷入一片死寂,除了莎夏,其他五人五双惊愕的眼全数落在丹奥身上,後者却眼也不抬,依然埋头苦吃。

  「你……你刚刚说甚么?」赫伦哑著嗓子问。

  「她怕我自杀。」丹奥慢吞吞地又重复了一遍。「我有这个老毛病,心情一沮丧就想死,所以莎夏才会想紧盯住我。」

  又是片刻沉寂後,杏子呐呐地开口了。

  「可是你只是想一想而已,对不对?你不会真的那么做,对不对?」

  默默地又吃了几口,丹奥突然放下盘子,抬眼,苦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真的那么做,可是……」他慢条斯理地扭开衬衫钮扣,掀开,在摇曳不定的火光中,白皙的正心口处赫然有一道很明显的刀疤,不是割伤,是刺伤。

  「当我沮丧到极点时,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所有人都震惊得连抽气都抽不出来了。

  「可……可是那……那伤是在……在……」

  合上衬衫,丹奥耸耸肩。「那次之後,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心脏是在右边。」

  「咦?!」也就是说,他原就是有意要刺杀自己的心脏,却发现好巧不巧的,自己的心脏居然早就逃到隔壁去住了?

  慢条斯理地扭回钮扣,「那年我十六岁。」丹奥再做补充说明。

  「天哪!」

  「你……」莎夏两眼惊骇地瞪住他。「为甚么要那么做?」究竟是甚么样的悲惨境遇会刺激得他去做出那样绝望的举动?

  其他人附和著拚命点头,他们也想知道。

  「为甚么啊?」丹奥扶了扶眼镜,很认真地仔细想了一下。「嗯!我想是因为那年的秋天特别萧瑟凄凉吧!」

  「欸?!」异口同声的惊呼,无法置信又不可思议。

  那年的秋天特别凄凉?

  这是哪一国的惨事?

  「真的,」丹奥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那年秋天真的好凄凉,风好冷,落叶好多,老是在我的窗外飘呀飘的落下去……」说著,他还摆动著修长的手表演落叶飘零下来的模样,还满有那份味道的。「至今想到依然会令我无限感伤……」

  「那就别想!」大家再次异口同声的大吼,惊恐又紧张。

  丹奥眨了眨眼,蓦而笑了。

  「你们不必太紧张,我看了整整八年的心理医生,已经不会……」

  「不会想自杀?」异口同声的追问,充满期待。

  「不,是不会那么轻易让自己陷入那种绝望的境界了。」

  「呿!」

  丹奥再次耸耸肩,拿起盘子继续奋战,心里仍在怀疑他究竟吃不吃得完?

  而其他六人则面面相觑好半天,每一张脸都不是普通的难看,每一双眼也都在询问其他人: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赫伦终於决定了。「暂时就由莎夏负责……呃,照顾丹奥,没问题吧?」

  莎夏没有回答他,转而直接向丹奥劈出一道雷鸣。

  「我先警告你,丹奥,在你归我负责期间,你最好不要给我凸槌!」

  丹奥瞄过眼来,笑了。

  好极了,他在笑,不是沮丧,真是上帝保佑!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他们很顺利地在一日後来到基山加尼,如果他们能够就这样通畅无阻的顺行下去,那就甚么事都不会发生,但是很不幸的,就在基山加尼,他们碰上了料想不到的状况。

  「OK,我找到车子了,只要开车到蒙巴萨之後,大概就没有问题了。」

  说完,赫伦正待领大家前去坐车于,却被丹奥一把扯回餐店里去。

  「赫伦,我想你最好先让恰卡改装一下到地方书记处看看。」

  虽觉狐疑,赫伦仍按照他的话做,不到十五分钟,恰卡回来了。

  「有人拿照片到地方书记处找我们,我想,现在只要我们踏出这间餐店一步便会遭遇到危险。」

  「他们已经追到这儿来了?」尼基不可思议地问。

  「不,我想是他们到处都有人,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会碰上。」

  「那现在怎么办?」

  「已经到这儿了,还不能通知对方来支援我们吗?」

  「不行!」赫伦斩钉截铁地否决了。「事实上,刚果政府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所以我们不能冀望他们的援手,只能靠我们自己。」

  「为甚么?」

  「因为追剿伊斯兰团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联合国很难对刚果政府解释为甚么他们还留在这儿,但这还不算甚么,更糟糕的情况是,刚果政府将可以名正言顺地没收我们护送的东西,如此一来,我们的任务就彻底的失败了。」

  「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我想……」赫伦沉吟。「唯今之计,只能走回老方法,尽量避开人烟。」

  「怎么做?」

  「一个是自维仑加山区过去,一个是越过伊都里森林过去。」

  「伊都里森林?」恰卡喃喃道。「如果没有人带路,我们统统都会迷路在里面,也许刚果大猩猩会看上尼基作女婿,然後我们都会变成大猩猩的亲戚!」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