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古灵
  「对不起,」丹奥忙道。「我不应该问你这种私事。」

  那种事不重要,死的人已经死了,重要的是活人。

  「你不会真的那么做吧?」

  他?自杀?

  应该不会了吧……呃,好像也很难讲,他在极度沮丧的时候确实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算真的那么做了,他也不会死。

  但这点莎夏并不知道,因此她一听丹奥那种不肯定的回答,不由得情急地猛然揪住他的衣襟,「我警告你,你绝对不能那么做,否则……否则……」她焦急得一时找不到理由。「啊!对了,否则你家人会很伤心的!」

  丹奥不禁笑了。「不,他们不会。」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他的老毛病,很无聊的老毛病,更清楚他的死期还远得很,所以他们不只不会担心,甚至还会取笑他。

  咦?他们不关心他吗?「不会吗?」难不成这就是他之所以如此沮丧的原因?

  「不会。」

  「你确定?」怎么可能,是误会吧?像他这种人最喜欢钻牛角尖胡思乱想,对,一定是这样。

  「非常确定。」丹奥肯定地说。「这是他们亲口告诉我的。」父亲还扬言说如果他再那么做,一定要耻笑到他没脸见人。

  欸?他们亲口说的?!

  这……这就……「总之,你不能那么做,那是懦夫的行为!」总之,这才是最重要的。

  丹奥自嘲地勾起嘴角。「我本来就是懦夫。」

  耶,这样也不行?「可是……」

  「不过,虽然我不能保证我绝对不会那么做,但是我可以保证我绝不会死。」

  他能「保证」他绝不会死?

  除非他能未卜先知!

  「是喔!你的话比狐狸的话更没有信用。」她嗤之以鼻地说。「我妈妈也保证永远不会抛下我,你看结果如何?告诉你,有那种眼神的人说话都不能相信。」

  丹奥抽著菸,沉默了会儿。

  「那你要我如何?」

  那还用问吗?

  「保证你不会那么做!」

  「你相信我的保证?」

  呃?啊,对喔!他的保证能信吗?

  「那……告诉我,要如何才能除去你的沮丧?」

  丹奥耸耸肩。「我不知道,过去在春天来临,天气开始逐渐温暖後不久,我的心情就会自动平复下来。可是在这儿,现在不是秋天,也完全看不见类似秋天的景致,我的心情却莫名其妙越来越沮丧,这种经验我没有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现在他的心情就一点也不沮丧了。

  见鬼,那她该怎么办?扮小丑给他看?

  慢著,他……是从甚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症状的?

  「丹奥。」

  「嗯?」

  「从甚么时候开始的?」莎夏谨慎地问。

  「唔……」丹奥沉吟。「大概是从我六、七岁时就……」

  两眼一翻,「谁问你几百年前的事!」莎夏不耐烦地说。「我是说这趟来到非洲之後!」

  「这个……我也不清楚……」严格说起来,应该是从出发时就开始了,但照经验而言,来到非洲这种温暖到不能再温暖的国度之後,他的心情应该早就恢复正常才对,可是却没有……

  「不会是……」莎夏更谨慎小心地斟酌语气。「因为我吧?」绝不可能是,不过姑且问问也无妨。

  丹奥一怔,尚未及回答,赫伦和尼基回来了。

  令人纳罕的是,往常一见到莎夏和丹奥在一起,尼基总是会立刻摆出七杀浪人准备大开杀戒的姿态,此刻却没有了,看样子赫伦也乘机对他好好做了一番「震撼教育」。

  不过他还是立刻把莎夏叫离开丹奥身边,望著莎夏的身影,丹奥始终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猛抽菸。直到大家开始上渡轮,在经过她身边时,他才以耳语般的音量对她说了一句话。

  「应该是。」

  「呃?」应该是?应该是甚么?……啊!

  因为她?

  骗人,真的是因为她?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在非洲水域里,最危险的非鳄鱼莫属,但是非洲以外的民众大都听信旅行社天花乱坠又不负责任的广告宣传,误以为非洲鳄鱼早已濒临绝种的边缘,对游客不会造成任何危险,唯一的困扰是你想来看看非洲鳄鱼的凶残真面目却找不到它。

  然而事实真相却是——

  「啊!你们看,你们看,」杏子又在兴奋的鬼叫了,令人搞不清楚她到底是来出任务,还是来游山玩水的?「这边也有小羚羊耶!」

  丹奥几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集至杏子所指之处,只见一群小羚羊踩著悠闲的步伐准备到河边饮水,看上去是那样小巧害羞,温驯善良,可爱得不得了。

  「真想抱一只回去养。」

  「开玩笑,你想害死它们吗?它们是属於这儿的,在这里它们才能够平和安详的生存在……」

  话还没说完,就在那群小羚羊离河岸尚有三十尺之遥时,瞬间,一头鳄鱼仿佛海对空飞弹似的猝然自水里激射而出,哗啦啦啦地冲向距离最近的一头小羚丰,所过之处仅见一团模糊不清的绿影,骇人的大颚一张便咬住了那头逃逸不及的小羚丰,轻而易举地将它拖进深浊的河里,不消片刻工夫,小羚羊消失的地方已然毫无痕迹,连丝涟漪也不见。

  众人张口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震惊地呆了大半天後,杏子始吐出窒息股的低呼。「太过分了,它居然把『我的』小羚羊吃掉了,不是说鳄鱼已经快绝种了吗?」

  而渡轮上其他的非洲上人乘客眼见适才那一幕残酷的景象,却是个个一脸木然无动於衷,仿佛他们对这种事早巳司空见惯了。

  杏子不禁又愕然半晌,蓦而朝恰卡望去,後者两手一摊,

  「没错,非洲鳄鱼从不曾绝种,也永远不会绝种!」

  不远处的莎夏倒没有多吃惊,因为她早就知道非洲的鳄鱼过得比人类更快活,只是一时被那种快如闪电般的杀戮给震撼住了。可是当她听到丹奥一句自言自语似的低喃,这才真的吓了一大眺,

  「其实这种死法也满不错的,起码不会痛苦太久。」

  这是甚么话?!

  一听,莎夏马上跳过去一把揪住他,「我警告你,再也不准有这种想法,再也不准了,知道吗?」她尖著嗓于怒吼。

  周围的上人没被鳄鱼吓到,反倒被她吓到了。

  「嘎?」丹奥也被她骇了一大眺,手上的菸立刻掉进河里去请鳄鱼「饭後」剔牙之余再来根菸了。「啊!那个……那个只是我随口说说的而已呀!」

  「随口说说也不行!」莎夏霸道地命令。「总之,那种想法……不,所有类似、疑似、状似那种想法统统都不准有,也不准说,有了也要立刻甩出去,听懂了没有?」

  丹奥似乎被她凶狠的态度给震住了,可是这种没有把握一定能办得到的事他还是不能随便答应。

  「我……」他为难地想了又想。「尽量。」

  「没有尽量,一定要做到!」

  「可是……」

  「也没有可是!」

  「但……」

  「也没有蛋,你再说,小心我踢爆你的卵蛋!」

  「耶?」没想到她连脏话都骂出来了,丹奥一脸惊讶。

  眼见莎夏越来越嚣张,表明了根本没把他的警告放在心里,赫伦睑扎倏沉,正待上前教训她一下,不料摩拉却拉住了他,并对他摇摇头,再用下巴指指丹奥。

  「看,他不一样了。」

  「呃?」不一样?甚么不一样?

  不过经摩拉这么一提示,赫伦立刻发现丹奥果然是「不一样」了,他的表情不一样,精神也不一样,不再如同过去数天以来那样一副即将坠入地狱底端的模样,精神振奋,不再死气沉沉。

  「啊……原来如此。」这个一必须加上那个一吗?

  赫伦与摩拉相视一笑,很有默契地同时退後一步,倚在船舷兴致勃勃地看好戏;杏子与恰卡同样莫名其妙,搞不清楚莎夏究竟在抓甚么狂;至於尼基,他则是非常高兴,因为莎夏很生气,只要莎夏对丹奥越生气,丹奥对莎夏的痴心妄想便越没有进一步的可能。

  「快,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

  「我已经说了我会尽量嘛!」

  「那样不够!」

  「我只能做到尽量。」

  「你……好,你就尽管去尽量,不过我会盯著你的,你最好不要给我罗唆,因为我会紧紧地盯住你,从头到尾盯住你,盯到你连睡觉都不安心,直到你愿意给我一个肯定的回答为止!」

  是这样吗?

  闻言,丹奥不禁暗喜在心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永远不会给她那种答案!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不过半天而已,丹奥已经开始後悔了。

  他作梦也想像不到莎夏的紧迫盯人法竟然是如此恐怖,她不但时时刻刻纠缠在他身边,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这点倒是相当不错,但连他要嘘嘘时也不肯避开半步,这未免太夸张了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