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人前躲你人后盼你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0页     古灵
  丹奥抽了口气,恐惧的哀嚎险些冲口而出。

  「它它它……它想干甚么?」

  「黑犀牛的脾气很火爆,而且视力十分差,所有的行动都仅凭听觉和嗅觉。」赫伦吃吃笑著。「刚刚巴士恰好从它和一头母犀牛之间通过,它以为是另一头公犀牛向它挑衅,所以抢先攻击过来了。」

  果然是怀疑老婆偷腥的男人!

  「那那那……」

  「放心……」赫伦回转方向盘绕了几圈。「哪!你再看。」

  丹奥再回首一瞧,不禁愕然,刚刚那头黑犀牛已然改变目标冲向另一条满头问号的公犀牛,然後用粗大的前角没命地攻击它、砍劈它,状似打算给对方来个全面大翻修。

  「怎……怎么……」

  「我说过,黑犀牛的视力很差,而且……」赫伦又吃吃笑起来了。「你听过一个笑话吗?」

  「嗄?」笑话?现在是说笑话的时候吗?

  「世界上比一头犀牛更天生智障的是甚么?」

  「呃?」犀牛很智障吗?

  「哈哈哈,就是两头犀牛!」

  好冷的笑话!

  大家都在哈哈大笑,但丹奥实在笑不出来,因为他看见那头无辜的黑犀牛身上多了两个窟窿;另一边还有两只雄羚羊在角斗,看谁可以一举赢得一大群雌羚羊的芳心,来个左拥右抱上压下躺。

  原来动物也跟人类一样性爱争斗……或者是人类像动物?

  「黑犀牛不但眼睛不好,而且真的很蠢,」恰卡笑道。「它们只懂得一个道理:挡路者死。只要听到一点点声响,就会勃然大怒的全速冲刺过来。」

  「别瞧它们身躯庞大好像很笨拙,其实它们动起来甚至比猫鼬更灵活!」赫伦接著说。「如果不想被它追上,最好赶紧扔出外套甚么的给它戮,有武器就射它的角,倘若这样都不行,那你最好尽快找棵方便的树……」他又笑了。「爬上去!」

  话刚说完,又见杏子突然指住前方不远处的猴面包树大叫。

  「啊,你们看!」

  众人转眸望去,原来是两头躺卧在树下的狮子,其他草食性动物一见到巴士就马上跑得跟飞一样,那两头狮子却对他们不理不睬,继续睡它们的大头觉。

  果然有王者之风!

  巴士继续往前行,更多吃草的野生动物散布在辽阔的草原上,最後,他们来到一处深绿色的茂密树林,因为天快黑了,赫伦决定在那儿宿营。

  非洲的黑夜是比白天更凶恶的。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太阳迅速滑落,树影越拉越长,不一怱而橘色的火球便悄无声息地沉入地平线下,漫无尽头的平原在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中,白日间苍翠鲜绿的榄仁树、苹婆树,以及漆黑而雄壮的鹿蹄草剠槐树,在此刻,在这黑漆漆令人毛骨悚然的夜里,显得特别狰狞。

  火堆点燃了,四周围也开始鸣唱起真正代表非洲的声音。

  不是自远方传来狮子如雷的闷吼,也不是大公象宛若号角回荡的鸣嗥,如果说非洲有自己的声音,那必然是——

  「那是……」食不下咽地舀著一匙匙的罐头牛肉,丹奥两眼紧张地随著嗥叫声左右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会被摆在餐桌上,任由一张张血盆大口挑选什么部位比较鲜嫩好吃。「野狼?」

  「不,是鬣狗。」赫伦若无其事地朝四周阴森森的合影瞟去一眼。「那种人们总说它们是靠其他掠食动物的残羹剩肴为生的腐食动物,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它们捕杀猎物的本领才高明呢!」

  「没错,没错,」恰卡兴奋地附和道。「如果你亲眼看过它们作战的实况就能够了解了,那种沉著深远,一丝不苟又锐不可当的气势,简直就像绿扁帽突击队那般勇猛,酷毙了!」

  简直不敢相信,他不是在说他很钦佩它们吧?

  丹奥不可思议地望住恰卡好一会儿,而後徐徐收回目光,改而瞪住罐头里的牛肉,完全失去了胃口。「我吃不下,给你吧!」把罐头交给赫伦,双眸益发忐忑不安地在黑暗中来回游移。

  在深邃的黑暗中,那忽高忽低、忽尖锐忽沉吼、充满野蛮兽性的嗥声仿佛游魂般钻过灌木林,窜过长草丛,不知由何而来,又似来自四面八方,让人在飘摇的营火边,感到直透肺腑的恐怖,那早已遗忘的原始紧张本能,引起全身不寒而栗的鸡皮疙瘩。

  从鬣狗群开始聚集,远处此起彼落传来「胡呜呜~~」的战斗呼号声,掀起夜行性掠食机器即将展开杀戮的前奏起,直至擒杀猎物後叽叽喳喳的争相啃噬「晚餐」声,残酷地述说著草原中的生与死,鬣狗由始至终不断地提醒著你一件不愿想起的事实——

  你毕竟也只是一块肉,总有一天也会轮到你,慢慢等著吧!

  「你看过?」望著恰卡,杏子问。

  「看过好几次罗!」恰卡大口咬著玉米与马铃薯做的大饼。「每一回都精采得教人赞叹不已,特别是它们合作扑杀斑马时,那更是刺激,斑马跑得飞快,但它们更不容易死心,只要斑马稍微慢一点点,它们便不约而同扑上去一口……」

  实在听不下去了,丹奥蓦然起身。「我去抽根菸。」

  「不要离开营火太远!」赫伦忙大声交代。「你身上佩戴的草药包是可以避蚊子、苍蝇、黄蜂、蝎子之类的昆虫,也可以避小蛇,可避不了大型掠食动物啊!」

  「我不会走太远的。」

  但赫伦依然不放心,瞳眸一扫,相中已经吃饱的莎夏,朝她示意地点了一下头,後者虽不情愿,但任务第一,私人纠纷只好暂时撇一边。不过满肚子怨火归满肚子怨火,瞧见丹奥倚在木棉树吐菸的模样,她仍是暗自赞赏不已。

  这么差劲的人怎会有如此帅的时候呢?

  真是太没天理了!

  突然,丹奥回过视线来,澄蓝的眸子在暗影下闪烁著奇异的光芒。

  「你……」

  莎夏立刻别开脸去。「请不要跟我说话!」免得她忍不住先用口水淹他。

  丹奥窒住了,欲言又止半晌後,叹了口气,继续抽菸。

  漆黑的草原上继续传来各种各样的怪声,掠食性动物的低嗥,小动物临死前的凄厉哀鸣,猫头鹰的嘲笑,静悄悄的夜行杀手——蛇类沙沙地爬过草丛间,虽然看不见,但已可以充分感受到夜里的原野宛如白天一样热闹。

  唯有他们俩之间是死样的沉寂。

  但抽完一根菸後,当丹奥发现莎夏在偷颅他时,他还是忍不住又开口了。

  「请告诉我,我究竟是哪里做错了?」他一口气把话说完,免得莎夏又不让他讲话。

  莎夏惊异地打量他片刻。

  「你居然敢这样问我?」她发出一声轻蔑的嗤笑。「你不是愚蠢的白痴,就是打算继续捉弄我,我不认为你是白痴,所以你必定是打算继续捉弄我。告诉你,上一次当学一次乖,我可没有你想像中那样迟钝,所以你最好收回那种卑劣的想法,少来惹我,懂吗?」

  捉弄她?他捉弄过她吗?

  「我……我不懂……」丹奥听得满头雾水。「我一直以为我们起码可以算是朋友了,可是自从那天之後,你……请告诉我,我那天到底对你做了甚么?」

  「你说错了!」莎夏恨恨道。「是你没有对我做甚么!」

  这话听起来真暧昧,不过丹奥完全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对不起,我还是不懂,我没有对你做……呃,不管是甚么事,为何会让你这么生气?」

  太可恶了,居然还在装傻!

  「因为你对每个人都那么做,独独不对我那么做!」莎夏怒吼。

  「嗄?」对每个人都那么做,独独不对她那么做?到底是……啊!

  见丹奥一脸恍然,莎夏更是怒火炽然。

  真会装,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我想你现在说不定已经编织好一套完美的解释了吧?好,那就来吧!既然你都编好了,不说出来也很可惜,那就说吧!反正闲著也是闲著,我就姑且听听看你的编故事能力如何。」下意识里,莎夏仍是免费奉送了一个机会给他。

  问题是丹奥根本无法说出真正的理由,又不想欺骗她。

  「我……我……」他能说吗?

  「怎么?」莎夏浓眉一挑。「连编故事都懒?」

  丹奥不禁深深苦笑。

  是的,他的确做错了,大大的错了,错在没有顾虑周全,忽略了对自己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做法,看在别人眼里却极有可能是别有用意的举动。

  「对不起。」在这种状况下,他只能道歉。

  「对不起?」莎夏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圆得像龙眼似的。「这就是你编的故事?对不起?」他连随便掰个理由来应付她都觉得麻烦吗?「真是好理由,可惜我不接受!」她的声音更尖锐,语气更愤怒。「所以麻烦你,以後少接近我!」

  「但我是……」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